武漢肺炎讓「官民不同調」,「物資送中國」引起星國人不滿

武漢肺炎讓「官民不同調」,「物資送中國」引起星國人不滿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是「在新加坡到處掃貨收集物資」這12個字,被同一群撻伐送口罩去中國的網友,齊聲譴責BY2和孫燕姿的行徑,「討好中國觀眾」的聲音迴響在新加坡網絡空間,認爲她們沒有為新加坡人著想。

自新加坡在1月23日公佈發現首起武漢肺炎病例之後,新加坡看似表面上以人道主義,來看待這場疫情。但是,實際上的民間是否對這場疫情,和官方達成一致的看法呢?

我們先看頭幾日吧。印象中,當獅城官方一宣佈消息,居住在新加坡沒有回國度華人新年假期的中國人,馬上動員起來,去購買口罩與消毒液的店鋪和藥房,大排長龍地購買物資運回中國。社交媒體在1月24日至26日的照片,充滿了在新的中國人,推著手推車在各大售賣醫療物資的超級市場如慕斯塔法(Mustafa Shopping Centre),購買口罩和消毒藥水的照片。

中國社交媒體新浪新聞在1月29日刊登一封,名為〈新加坡民間馳援武漢75000個口罩〉的新聞,講述在新加坡的海外華人,如何地在1月26日把240箱包括7萬5千個N95型口罩在内的醫療物資,通過吉祥航空運抵上海。該報道稱之的海外華人,其實多為在新加坡的中國人,而這群人也準備了4百箱的醫療物資,在另外一趟的航班運去疫區。

我當時看了報道,心裏是難過的。因爲,同一個時期出現的新聞是,新加坡的民衆在各大連鎖藥房和超市都買不到口罩以及和消毒有關的商品。幾萬的口罩流向中國,是可以為在新加坡有需要的老人、其他疾病的病患和其家屬提供暫時性的援助。然後……

中國歌唱組合羽·泉中的胡海泉,在其官方微博於2月2日po文,講述他在2月1日被親自托付把最後一批40箱,達8萬個口罩運去「有需要的地區」。在那一篇以文字和照片的短文,胡海泉和在機場的人,開心地用拇指比幾個讚,來宣告任務完成。以文中的「最後一批」來推斷,胡海泉不僅是一次把口罩運回去。《獨立新聞》(The Independent.sg)就撰文指出,胡海泉從新加坡這裡,就運了總計16萬個口罩。

這是一筆數目龐大的醫療物資。

新加坡在疫情暴發初期的1月尾,到政府在2月派發每一戶人家4個口罩之前,每天的社交媒體都登出,新加坡人排長龍買口罩和消毒用品的照片。售賣這些醫療物資的地方,都張貼告示來通知島國民衆,這些貨品已經售罄,不需要花時間排隊,和向店員詢問貨品幾時會補貨、再度上架。

AP_2007729523270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新加坡超市員工正在替肉品區補貨

再接下來,新加坡政府在2月尾運送了重達2千公斤的醫療物資去中國人民解放軍,通過他們下放到有需要的軍區醫院。此擧是爲了報答其八一飛行表演隊,在疫情發生的時候,沒有向其他來新加坡航空展的公司或單位一樣地取消行程。反而,他們提前來新加坡14日隔離,並且在航空展上表演飛行特技。新加坡紅十字會則是向官方、民間和企業籌集了6百萬新幣,來協助中國抗疫。首批超過203萬新元的善款,來購買醫療物資,發放給在中國湖北省6個城市的醫護人員。新加坡中華總商會110萬新幣的捐款,也在6百萬新元的善款裏頭。

新中在這場疫情的友好,不局限於民間和官方,甚至「延燒」到藝能界和運動界。早前在台灣發展的姐妹組合BY2,乘著在中國參加音樂選秀節目休息的空檔,回獅城度假的同時,在2月2日「收集(醫療)物資」。新加坡官方的其中一個華語電台,在某些播音時段播放來自新加坡和中國醫療團隊,為聽衆講解的防疫措施。他們也放送出生地武漢,現在是新加坡國籍的游泳女將陶李,以北京腔調發出對出生地加油的錄音。

打字打到這裡,讀者們以爲新加坡民間和官方一樣,對於中國是有好感的。

其實不然。

疫情暴發的初期,島國民衆買不到物資,呈現出一股的焦慮感。在新加坡居住的中國人,和胡海泉高調地秀出和8萬個口罩的合照,為網民譴責這群人的人道主義,提供了依據。網民們在網絡論壇和社交媒體普遍認爲,當時的市面出現口罩等醫療用品供應緊張的狀態,這一群外國人在自己的社交媒體,還登出他們和一箱箱口罩的合照,是一種要不得的行爲。

歌唱姐妹花BY2在自己官方微博的原po文也有欠周詳。她們的團隊這麽寫道:「說好的 比賽後約起來,在新加坡到處掃貨收集物資,希望能出一份力,一起打敗這場疫戰。」,短文還附上了與孫燕姿的合照。單是「在新加坡到處掃貨收集物資」這12個字,被同一群撻伐送口罩去中國的網友,齊聲譴責BY2和孫燕姿的行徑,「討好中國觀眾」的聲音迴響在新加坡網絡空間,認爲她們沒有為新加坡人著想。事情發生後,孫燕姿的代表澄清,她沒有參與購買口罩,合照是她們三人餐聚之後的留影。而「在新加坡到處掃貨收集物資」也隨之消失,以「留在新加坡收集物資」給取代。

「出事」的兩個人,對新加坡網友的指責,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

心裡不說,島國人民的身體最誠實。

新加坡英語媒體《今日報》(TODAY)在2月19日刊登,一篇關於疫情如何重創新加坡的飲食業,以及新加坡消費者對中國生産的蔬果、乾糧敬而遠之的新聞。那篇文章當中講述,國際旅客常光顧的牛車水旅遊區裡,各家中國特色餐館、有中國籍員工服務的港式點心小店,生意無不遭到疫情波及,有餐館的生意額急挫80%。港式點心店的經理指出,部分顧客一進店裏,看到服務生是中國人就馬上離開。在珍珠大廈(People’s Park Centre)開業的理髮店老闆娘對記者說,她的熟客都不上門,營業額從每日的100新元,下滑至30到50新幣之間。在不知道能否有能力去繳租金的同時,這位中國女士得以番薯果腹過日子。

AP_2007321384094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新加坡蘇丹清真寺外,懸掛「因新冠肺炎而關閉」的布條

撰寫同一篇新聞的兩位記者走訪了兩間連鎖超級市場,訪問到了幾位樂齡(一般在新加坡指65嵗以上的年長人士)人士。一名公衆認爲來自中國的食材,其產地是病毒的來源地,生産的農產品可能不夠「乾淨」,所以暫時不會購買來自中國的食品。另外一名人士就表示,在疫情暴發之前,會選購來自中國的青花菜。現在會購買來自澳洲或者新加坡出產的農產品。有超級市場經理表示,儘管公司盡力地檢測來自中國的食材,以達到給顧客可以安心食用。講究食品的來源地的消費者,一知道產地來自中國,就不購買當地的農產品。

從這場疫情來看,新加坡人和官方,在對待中國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讀者們可以認爲,民間在某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會有在別人眼裏是歧視外國人的舉動。但是,從更廣的層面來看,新加坡人在經濟起飛年代所取得的成果後,建立了相當的自信。這個自信,是可以對某些國家的人與事,採取了看似「狗眼看人低」的處世方針。而就是這份自信,加上從1970年代以降,新加坡社會所形成的文化,讓部分新加坡人在武漢肺炎發生當兒的行徑,令竭盡所能領導抗疫的獅城政府,感到十分頭疼。

下一篇,我們就談新加坡人的不乖與社會文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