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之下,生不起病的美國人

武漢肺炎之下,生不起病的美國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很多人對傾家蕩產的憂慮甚至超過對新冠病毒的恐懼。自主經營者、職員、服務人員、學生以及其他很多人為未來憂心忡忡。

文:Julia Mahncke

在美國,有2500多萬人沒有醫療保險。阿曼達(Amanda,化名)是其中一員。這名德克薩斯女青年在一家床墊廠倉庫工作。她告知,情形很糟,但她的境況已不再讓她感到驚慌,她過去打過類似的工,條件同樣不堪:全年只有3天病休日,其中一天不帶薪。她說,她看不起醫生,不能不幹活。

看一次醫生的費用很可能一下子就是150歐元或更多。來自俄亥俄州的里德爾(Sheldon Riddle)10年前就已無法拿出這筆費用。當時,他在一個呼叫中心工作,50名同事擁擠在一個小空間裡。他患了流感,僱主不付病休薪,並只在有醫生假條的情況下,允許當事人不上崗。

他說,若要得到病假條,他得拿出很多錢,他沒有醫保,所以只能等著,結果是,他病情急轉直下,只能動手術挽救生命,心臟卻從此受損,免疫系統虛弱。因害怕去超市被傳染,目前,他一天只吃一頓。昨天,他從藥店取回了所有日常所需的藥,之所以能去取是因為藥店開設了一個不下車服務窗口。

訊息不明

官方提供的訊息不充分,導致國民恐慌、囤購、不知所措。在俄勒岡工作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護士告訴德國之聲,她所在的那家醫院上週三(3月11日)才得到首批冠狀病毒檢測試劑,「星期四便亂成了一鍋粥。一天內,醫院不斷強化安全要求。大家都喘不過氣來。」不過,她告知,所需的口罩和防護服倒都有。

當俄勒岡州長布朗(Kate Brown)宣佈禁止參加人數超250人的所有公眾活動後,人們對局勢的感覺就更嚴重了。詢問電話次數迅即暴增;而鑑於西雅圖(華盛頓州)已有20多人死於新冠肺炎COVID-19,所有曾前往該州的人,在南部鄰州俄勒岡,都被視為符合接受檢測條件。

無檢測便無病例

在感染病例數字相對較低的俄勒岡,很多當地人不禁發出疑問,這一較低的數字是否可能與檢測數量少有關。在韓國,每天有1萬人檢測,而在美國,直到上週四,總共才1.5萬人。

全球衛生政策與藥物開發專家吉倫(Ethan Guillen)對德國之聲表示,美國的整個局面有可能會像義大利那樣失控,政府迄今顯示的是驚人的無能。這位專家曾在西非埃博拉疫情暴發期間為醫生無疆界等組織工作過。他指出,美國政府最初曾堅持要自己開發冠狀病毒檢測試劑,而不信任其它地方已開發出來的成品。

這是後果極嚴重的一步,浪費了寶貴的時間,而且,首批美國檢測試劑還錯誤百出。吉倫補充說:「首批隔離病例的應對措施考慮不周,並且,阻止病毒傳播的預防手段極不充分。」其結果是,更多人受感染,病毒繼續傳播。

病毒已經在這裡了?

位於尤金市(Eugene)的俄勒岡大學雖仍開著,但已是一片令人不安的肅靜。2萬多名註冊學生中有很多人想方設法遠離校園。有一人在電話裡說,他希望當局不會完全關閉校園。

自位於馬薩諸塞州的哈佛大學數天前宣佈要對校園實施全面封鎖後,美國國內很多大學生擔心,自己會被要求離開學生宿舍而不知未來怎麼辦。一些住宿舍的學生事實上將無家可歸,因為,他們沒錢飛返家鄉;另有一些人來自外國,鑑於入境規定增嚴,他們擔心,一旦返國,以後或不能重回美國。不過,哈佛在網站上表示,將與這樣的學生們一起找到「校園內的」解決辦法。

無家可歸者的危機

和其它眾多美國城市一樣,除大學生外,尤金市還有一大憂慮——那些已經無家可歸的人。去(2019)年秋季,這座西海岸城市曾成為一大新聞熱點,原因是,若按居民數量計算,該市的無家可歸者多於洛杉磯或紐約。

沒有住家的人不能經常洗手,或自願居家隔離,也不能去看醫生。尤金市沒有錢、沒有醫保的人只有一個可以去的地方——新近剛由醫療慈善組織Occupy Medical由一輛巴士改建而成的一家小診所,只在週日開放。診所副經理福斯(Wesley Force)告知,「我們每週平均治療20至30名病人」,但誰要是有新冠肺炎症狀,就沒法提供幫助了。他們不具備檢測及治療手段。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