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讓60%的人都染病?英國的「佛系防疫」其實很科學

【關鍵眼中盯】讓60%的人都染病?英國的「佛系防疫」其實很科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和強森兩個難兄難弟的防疫政策不斷受到批評,其中英國「需要60%人染病來達到群體免疫」的說法就是名嘴討論的熱點,但這些政策背後大都是理性考量後的科學判斷;利用誤解讓假訊息將錯就錯的人,才是滿腦只想著政治的那一群。

隨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風暴中心逐漸從亞洲移向歐洲,許多人赫然發現想像中排隊守秩序、不會闖紅燈的歐洲國家,在大難臨頭時反應和我們這些「第三世界」好像差不多,該慌張一樣慌張,該搶衛生紙搶衛生紙,甚至二戰期間都沒缺過的義大利麵,前陣子竟開始在義大利的超市缺貨。

而在台灣和國際相比逐漸成為防疫模範生的當下,也出現許多嘲笑西方國家治理的新聞,其中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兩個金髮難兄難弟更成為最大的箭靶。然而,那些消息在編織的時候常加入許多政治考量,甚至在流傳過程中穿鑿附會,到我們耳裡已經成為面目全非的「假新聞」。

那條「英國政府要讓全國人都感染來『群體免疫』」就是近來討論最熱烈,但也和原意偏差得最多的一則。

先說,我批評強森的資歷可以回溯到他當倫敦市長的時候,這次也沒有要幫他說話的意思,但檢討政策的時候,我們仍該檢視政客真正說過的話,以免錯估了他真正犯下的大錯。

英國政府從來沒要讓英國人「趕快60%都染病」

這一切都源於3月12日,強森在防疫記者會發布了諸如「政府不會再去追蹤各個疑似案例的接觸者」、「只會對送醫的人檢測」等措施,對英國民眾的防疫建議主要也只有多洗手、少與人接觸、老人家多小心、有症狀的人應該待在家等等。雖然這些事在台灣人眼裡看來十分不可思議,但強森當時並未提到「群體免疫」這個概念。

RTS36FT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同一時間,英國首席科學顧問瓦倫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也上了電視台節目,你猜得沒錯,群體免疫就是由他口中說出的。但他的意思真的是要「60%的人都得病,國家才會免疫」嗎?事實上,這位首席顧問在節目裡的意思,是說:

「英國能夠壓制病毒,但基本上無法完全根除,而當醫療體系保護年長者等最脆弱群體時,其他人就有可能因此得病,然而因為年輕人的病狀比較不嚴重,很多人都會康復而免疫,而這樣的群體免疫,就避免確診數在下個冬天再次上升。」

也就是這時候他說了這句話:「Probably about 60 percent of people would need to be infected to achieve herd immunity.」許多人將其翻譯成「大概需要60%的人染病,才可以達到群體免疫」,但如果你看過前後文,就會知道瓦倫斯的意思並非要讓全國60%的人越快染病越好,而是指出英國真能達成群體免疫的一天,大概會有60%的人會得過武漢肺炎,這個區間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十年,但不會是下禮拜。

不久後,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Matt Hancock)也表示「『群體免疫』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政策」,事實上就連英國政府公布的防疫行動計畫,也從來沒提到這四個字。

英國的防疫政策,背後真正目的是什麼?

廣播電台BBC Radio 2在幾周前的節目,訪問到一位第一時間就在武漢中標的英國人李德(Connor Reed,一度瘋傳的「我靠喝威士忌戰勝武漢肺炎」就是他的故事),他說他在肺炎症狀開始之後有前去就診,但回家後決定不吃醫生開給他的抗生素「以免身體產生抗藥性,更病的時候就沒有效了。」

19天後,原本一度要無法呼吸的他逐漸復原到能夠走出家門,照他的說法,因為自己不菸不酒又年輕,所以疾病擊不倒他,52天後武漢的醫生才告訴他得了這個世紀傳染病,但他很開心,因為知道自己已經免疫了。

現在想想,英國當下對武漢肺炎的官方態度,從鼓勵大家在家隔離到優先照顧老年人,應該多少有參考過這個案例。

當然你可以說一個案例不能代表全部,說病毒從去年12月到現在可能已經多次變異,甚至指出英國大部分人都又菸又酒肯定無效,但英國會使用這種外人看來佛系、放生,甚至是擠牙膏式逼大家「Stay Calm」的做法,背後考量其實就是擔心他們的醫療資源崩潰。

20200318_tj_chart
作者繪製

從上表來看,若藍線是一個國家醫療資源的最大極限,綠線和紅線的疫情演進分別呈現出兩種不同的狀況——極力「控制」確診者人數而盡量拖長的綠線,在「最需要看病的人」需要看病時,才能有醫師有病床;讓病人一次全出籠的紅線,在疫情最高峰時,就會產生像這次的義大利一樣,醫生得落入自己決定要救誰、放誰死的可憐處境。

而英國,雖然和台灣一樣有全民健保,但醫療資源其實一年比一年匱乏。以2019年2月的資料來看,英國健保門診的等待時間中位數是6.7週,87%的病人能在18週內看到診(他們政府訂的KPI是18週內92%),這對台灣人實在很難想像。

病床數量也是另個觀察重點,若比較國民每千人的病床數,世界第一的日本是13張,韓國12.27張緊接在後,醫療資源堪稱充足的台灣7張,而英國和美國皆不到3張,而且每年都在微幅的減少;針對重病患者的加護病床床位數,根據2018年的衛福部資料台灣大約有7000張,人口多我們快三倍的英國根據醫師說只有4000張,而且其中80%是滿的。

那些人眼中的「陰謀論」,其實是科學家讓病人總數不「越線」的做法

把數據攤開一看,你就知道為何英國政府這幾天想盡辦法不讓民眾湧入醫院了,因為醫院根本治不了那麼多人,甚至容不下那麼多人。

而這些才是強森和他的保守黨政府犯的最大的錯誤——在十年執政中無視各界呼籲,不斷砍預算、削弱國家的醫療體質,而這股讓他們幾個月前還誇口「奧運可以來倫敦辦」的自信,也讓在疫情前期未有充足準備,這才是造成今天英國會傳出像是小朋友發高燒卻不給檢疫、懷疑自己染病打去疫情中心問,只得到罐頭簡訊回覆要求待在家的種種基層慌亂景象。

RTS34KS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話說回來,就算英國防疫再怎麼「亂」,我們至少能清楚看懂政府背後的心機:我病床就不夠,你沒狀況就不要來。本來也是,國家缺什麼,政府自然會叫大家少用什麼,回想台灣當時要求「沒事不要戴口罩」的說法,其實也是類似的「防疫」哲學。

兩相比較,台灣在疫情初期就用精銳部隊鎮壓武漢肺炎,加上長期培養的醫學優勢(和一般患者最近不敢亂去醫院看病的心態)讓我們的醫療資源至今仍堪稱游刃有餘,但若病患數因為某些意想不到的原因再度激增,醫療資源排擠後的其他病症患者把小病拖成大病,誰也不敢說台灣永遠不會面臨英國人今日的窘境,這也得需防疫單位以最壞的打算來預做因應。

有趣的是,許多親中論述在遇到英美提出這種「停止統計患者數」的策略時,總嘲笑他們是要掩蓋真相,卻不知這些政策其實都是醫學專家評估自身醫療資源後,盡力讓弧線不碰到天花板、讓醫療體系可以穩固、讓最多的人可以保持健康的理性決定,而不像有些國家或群體在進行關係人命的防疫政策時,滿腦子整天想的就只有政治。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