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的企業困境,絕不僅是「汰弱留強」這麼簡單

疫情期間的企業困境,絕不僅是「汰弱留強」這麼簡單
Photo Credit:汪志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防疫從閃電戰轉化為持久戰的同時,所有人,包括政府、企業與一般民眾,都應當正視疫情引發的資金流動性危機,避免周轉不靈而產生的破產倒閉潮,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汪志堅(台北大學資管所教授)

「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開始對各國產業造成劇烈影響,且疫情無法在近期紓解,並有愈演愈烈之勢。防疫從閃電戰轉化為持久戰的同時,所有人,包括政府、企業與一般民眾,都應當正視疫情引發的資金流動性危機,避免周轉不靈而產生的破產倒閉潮,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

這波新冠肺炎疫情,總是會平息的。而根據SARS的經驗,疫情緩和之後,經濟會有大爆發期。但我們要讓優質企業撐過這段危機期,才不會對台灣經濟造成永久的傷害。企業如果倒了,什麼都沒了。就好像一個裝潢千萬的餐廳,倒閉後,千萬裝潢只能成為廢物讓資源回收車帶走,心血付之一炬。

防疫期間,不可將企業困境簡化成「汰弱留強」

汰弱留強,具有競爭力的廠商存活下來,這種邏輯只適用於正常經濟競爭,而不適用於疫情環境。因為疫情是非戰之罪,即使超高檔米其林餐廳,也會受到疫情衝擊。這不是用「企業競爭力」一句話就可搪塞。

任何一個企業,如果業績劇幅縮減,很難仍有獲利。但這樣的企業,絕對不是需要被淘汰的企業。因為在承平時期,這樣的企業可能是具有競爭力的。在防疫期間,企業要做的事是設法活下來。正視業績劇幅縮減的事實,設法減少支出,保有現金,撐過這段時間,才是重點中的重點。

設法維持資金的流動性,是企業當務之急

美國聯準會把利息降到幾乎為零,很多人覺得是單純的救股市,其實與其說是救股市,不如說是救美國整體的經濟。因為疫情造成的立即性經濟危機之一,是收入劇減產生的短期資金周轉不靈,這是資金管理議題。維持整個社會的資金流動性,有助於減少因為周轉不靈而造成的倒閉。

衡量短期籌債能力,通常以流動比率或速動比率來估算,簡單來說:

流動比率=「流動資產」除以「流動負債」的比率

速動比率=變現性高的「速動資產」除以「流動負債」的比率

也就是說,流動比率是指目前的流動資產除以流動負債(最近需償還負債),流動比率低意味償債能力不足,需要處理。速動比率意思是短期可變現資產或約當現金,除以短期須償還負債的比率,速動比率低則開始需要軋頭寸、跑銀行三點半。

不要漏掉員工薪資與近期將產生的應付款項

企業的財務部門通常會留意流動比率與速動比率,並提出預警。因此,正常情況下不容易發生償債能力不足的狀況。但新冠肺炎屬於特殊狀況,營收劇幅減少,可是要付出的員工薪資、電信水電費、政府稅金、房屋租金、利息支出等,都沒有減少。且這些支出多屬於現金支出,無法用遠期支票支付。例如員工若收到遠期支票支付的薪資,立刻產生勞資爭議。

而學過會計或財報分析的人,都會記得流動負債包含的範圍,主要是短期借款(銀行信用貸款)、應付票據、應付帳款、預收帳款及其他應付款。從這些科目範圍,可以知道流動負債這個科目在計算的時候,並沒有把每月薪資支出計算在內,還沒開立帳單的費用(例如還沒收到收據的電信水電與各種費用、還沒徵收的稅金)也沒被算入應付帳款。

在財務報表上,薪資支出對應著每月營收,因此並沒有計算在流動比率、速動比率中。但在新冠肺炎防疫期間,營收減少而薪資支出仍在,這種情況如果持續好幾個月或更久,對資金調度的衝擊,超越流動比率與速動比率的日常估算。

立法院通過防疫紓困預算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立法院13日審查「中央政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 紓困振興特別預算案」,由立法院長游錫堃(右)敲槌 宣布三讀通過。
政府應該開辦紓困貸款,維持融資管道的暢通

企業出現資金缺口後,會尋求各種融資管道。但營收降低,使得銀行正常融資管道無法適用。此時,鼓勵銀行開辦紓困貸款,是政府可以著力之處。這些新承做的紓困貸款,一定要做到疫情期間暫免還款、繳息。疫情平息後,才開始攤還本息,這才能緩解企業的資金壓力。而原本銀行已承做的長短期貸款,利息與本金攤還也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處理。

美國聯準會的把利息降到幾乎為零,可以盡力維持市場的資金寬鬆,因為各方都需要資金來週轉。而防疫期間,企業遇到經營上的危機,銀行也因此而暴露於危機之中。此時,如果沒有特別的要求,銀行是會盡量收緊銀根,避免曝險。

至於衍生的風險,可以用政府基金信用擔保的方式,協助分攤銀行承受的風險。

允許稅金、勞健保等費用緩繳,政府的紓困預算要花在刀口上

另外,政府已經開始允許各種稅金、費用的緩繳、緩納。這是正確的方向,應該繼續擴大適用對象,受到影響的個人,也應該要比照辦理。電信水電費等公用事業費用,雖然不一定是公營企業,但政府可以協調幫忙,請其提供方案允許暫緩繳交至疫情舒緩後。

這不是豁免費用,而是疫情發生期間緩繳,產生的利息費用,可由政府用補貼的方式處理。政府稅金徵收的部分,更是應該如此,如果企業營收真的受到衝擊,或者民眾個人受到疫情衝擊,並有資料可以佐證,都應該允許企業申請緩納。

政府應該把焦點放到資金流動性危機的舒緩,主因是流動性危機對於企業的危害最大。而且新冠肺炎對於台灣經濟的影響,遠大於政府紓困預算的規模。台灣國內生產毛額約略是20兆台幣(19兆5000億),若新冠肺炎損及一個百分點,就是2000億的規模。如果疫情再加劇、再延長,衝擊會更大。600億紓困預算的要花在刀口,讓大家一起度過難關,緩解資金的流動性危機。

如果不正視資金的流動性危機,後果難以收拾

如果政府不伸出雙手,會怎麼樣呢?資金需求會轉向錢莊。但利上滾利的利息,只是加劇企業的流動性危機,或讓受影響的民眾陷入生活困境。

企業或民眾為求籌措資金,會在股票市場拋售股票,造成股市狂跌。當短期資產不夠使用時,會緊急變現長期資產,經營者或民眾為了解決問題,會拋售自家的房地產來救急。慌亂拋售會擾亂不動產行情,造成經濟的動盪。這在1998、2008兩次金融海嘯,大家都經歷過,殷鑑不遠。

疫情也對部分民眾造成流動性危機。政府應該對受影響民眾進行紓困。但雨露均霑的發紅包效益不大,對受疫情衝擊而收入劇減的民眾提供紓困貸款、失業津貼、緩繳政府稅金、電信水電費用、房屋貸款暫緩攤還本息等紓困,可以減少民眾資金流動性危機造成的生活困境。

盡量採取緩繳而非豁免,避免影響長期的財政

對於真的需要免稅、豁免或現金補貼的情境,政府確實應該給予豁免或補貼,但要盡量控制減免規模,避免傷及長期的財政健全。因為對於許多產業來說,疫情過後經濟就能恢復,稱過這段期間才是重點。盡量採取疫情期間緩繳的作法,對於政府財政不會造成過大負擔,疫情緩和且經濟活動恢復正常後,再分期繳納。

全面性的減稅、免稅,或是發放補貼,對於政府財政的衝擊極大,必須深思。防疫紓困的重點應是避免資金流動性危機,發揮紓困預算的槓桿作用,讓企業與全民都能順利度過這次的難關。

疫情對於經濟的影響,可能超出SARS規模,影響時間也可能超過原先預期。政府、企業、民眾都應該把焦點放到資金流動性危機的舒緩,避免防疫戰線拉長時,措手不及。雖然通過了600億的預算,但要提醒的是,台灣國內生產毛額約略是20兆台幣,600億紓困預算雖然不少,但如果疫情加劇,這600億也只是杯水車薪。大家要正視這個問題,避免資金週轉產生流動性危機。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