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村保存與多元文化的社會學分析》:台灣國族主義面對外省人命題的兩難

《眷村保存與多元文化的社會學分析》:台灣國族主義面對外省人命題的兩難
台南水交社的將級宿舍|Photo Credit: Pbdragonwang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強調台灣主體性的國族意識型態而言,眷村保存涉及如何處理或是對待眷村住戶的歷史經驗,其中關鍵在於如何看待「外省人 / 1949戰爭移民」的歷史文化,因而出現一種選擇性的歷史保存觀點與操作方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廣均

第五章 哪些人士(沒有)推動眷村保存?
5.4.3 人史分離的選擇性保存

台中港區藝術中心主任洪明正說,展出的眷村文物中,有汪精衛政府(中央儲備銀行)的貨幣、法幣,未統一前的各省通用貨幣,民國二十六年抗戰剛開始發行的救國公債,民國五十八年戰地政務所發行的特殊貨幣等,見證中國金融史上的變遷;這些貨幣跟著眷村的居民輾轉來台,間接見證動亂的中國近代史(陳世宗:2001)。

十八年前(2001年 / 民國90年),台中縣第一次也是全台第一次以官方名義舉辦眷村文化節,該次活動以眷戶戰亂經歷中使用的各種貨幣為主題,見證二次戰後移民輾轉來台的時代動亂與艱苦生活。然而十幾年來,這樣的展示內容可能已經愈來愈不容易看到。取而代之的是,愈來愈多眷村文化活動聚焦社區中令人難忘的鄰里關係,凸顯眷村是一個「沒有血緣的大家庭」。

相對於早先舉辦活動凸顯的中國近代戰亂經驗,近年來眷村文化保存活動則是聚焦守望相助的鄰里關係,許多「含中成分」過高的歷史事件與文化元素因而逐漸被邊緣化。我們該如何理解此一現象?這是台生世代遞演轉換的自然發展,還是執政者國族意識型態的作用?作為一位評審委員,我曾經在2016年一次眷村文化節的籌備會議之中,聽聞會議主持人對於活動內容最後裁示:

為何要辦軍歌比賽?軍裝走秀對老伯伯們會不會太辛苦了……。台灣要的是和平,唱軍歌或是軍裝走秀會不會讓人家以為我們在鼓勵或是歌頌戰爭呢?如果能夠找到許久沒見面的老鄰居回來話家常,這樣不是也很好嗎?希望標案執行團隊可以考慮一下……。

事實上,歷年來諸多縣市非常重視眷村文化節的舉辦,但活動內容則是逐漸轉向,希望朝向社區營造的方向來籌備,「同學會、回娘家、一家一菜、『蚊子』電影院……」等選項逐漸成為優先考慮對象,至於「勳章展、軍歌比賽、軍裝走秀、軍事重演活動……」此類緬懷昔日軍旅、抗日戰爭、國共衝突的活動內容則是逐漸不被考慮,更不用說是否可能再次舉辦民國以來的法幣展覽。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舉辦「軍歌比賽」或是「勳章展」,不論是軍歌歌詞內容或是勳章背後的戰鬥任務,會述說出多少令執政者或是當代台灣國族主義支持者不願面對的人物與歷史。因此,歷年來各地舉辦的諸多眷村文化活動,多半轉而聚焦眷村鄰里的人情溫暖與來台先後世代的落地生根,各種與中國相關的歷史連結與文化元素因此逐漸淡出,這是否可算是一種政治失憶與失語現象?

相較而言,眷村住戶是否會有自己的歷史觀點或是集體記憶(Halbwachs 1992)?一本由眷戶第二代自行編輯出版的專書,主旨與內容明顯不同於一般眷村文化節的刊物編輯與活動內容。其中一位作者的序言可為參考:

當年一身戎裝,呼嘯滄桑,在馬蹄聲忙亂的動盪歲月中,或攜帶家眷、或隨部隊轉進,「城頭鼓聲、江心浪聲、山頂鐘聲、一夜夢難成,三處愁相並」。從大陸到台灣,他們歷經了人世間許許多多的悲歡離合,每一樁的生離死別,都是動人的生命故事。……有感於上一代已逐漸凋零,他們曾有的一切也隨風而逝,為了讓他們曾經留下的雪泥鴻爪,不要在歷史的長河中被湮沒,因此不揣鄙陋,野人獻曝,將二十餘年來所蒐集到的老照片,無條件提供給對保存眷村人生命故事深有使命感的賴台生大哥,請他統籌後付梓,留下一份眷村人的影像記錄,是他和我以及另一批志同道合的眷村友人,共同的心願。……最後,更要感謝先母及先父,以及每一位眷村中的趙錢孫李伯伯、叔叔,周吳鄭王嬸嬸、阿姨,因為你們所經歷的那段飽經憂患流離的歲月,才有了在台灣安家落戶,獨有的眷村文化,並豐富了眷村子女的人生視野,讓我們永遠以父執輩曾經抵抗日寇入侵、保衛過中華民國的眷村子弟身分,而感到光榮,自豪。是為之記(高興華 2013:1)。

又,台南市志開新村 / 水交社 [1] 眷村文化園區的規劃再利用,可以做為我們了解目前眷村保存相關作法,如何淡化兩岸歷史連結的另外一個案例。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水交社宿舍區人滿為患,原本約50餘戶的日式平房無法解決軍眷居住問題。之後,空總部與婦聯會陸續多次興建連棟式眷舍,眷戶數量高達700餘戶。1968年(民國57年),為了紀念空軍抗日英雄周志開烈士,軍方將水交社一帶眷舍命名為志開新村,周志開烈士的母親王倩綺女士即為眷戶之一。

志開新村屬於國防部列管眷村之一,位台南市南區水交社一帶,其中八棟將校級日式官舍於2004年經台南市政府相關文資審議會議程序,以「原水交社宿舍群暨文化景觀」名稱指定為台南市市定古蹟。[2] 2012年,具有文資身分的「原水交社宿舍群暨文化景觀」,又以志開新村之名入選國軍老舊眷村文化園區保存名單。

入選國防部眷村文化園區以來,在歷次國防部召開的審議會議資料之中,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的視覺設計,均是以「雷虎小組的故鄉」作為主要文宣識別符號,園區空間規劃亦曾包括1954年即已成立的雷虎特技小組紀念館,期能呈現水交社 / 志開新村的軍種特色與歷史緣由。但自2016年起,「雷虎小組紀念館」的規劃概念已經捨棄不用,轉而設置「美軍在台南館」。令人好奇的是,為何台南市政府相關規劃單位,選擇捨棄可以凸顯在地眷村軍種特色的雷虎小組紀念館,轉而設置「經費需求較高、資料取得不易」[3] 的「美軍在台南」紀念館呢?

此外,原本入選國防部眷村文化園區保存名單的「志開新村」之名也消失不見,古蹟宿舍群前方的社區公園原為志開新村的重要公共空間(含部分眷舍與克難式籃球場 / 復興球場),目前則是被命名為「水交社工藝聚落」。這不免令人質疑,相較於沿用日治時期的水交社之名,「雷虎小組」、「志開新村」、「復興球場」等可以彰顯眷村住戶生活經驗的命名特色,是否因為「含中成分」過高而遭到除名?[4]

根據台南市政府新聞處發布的新聞稿指出,賴清德市長於2017年2月9日巡視水交社眷村文化園區時提及:

除了美術館、總圖書館,還有已完工的新化大目降文化園區、玉井的噍吧哖事件紀念園區、已經動工的左鎮菜寮化石館文化園區以及目前正在執行的水交社文化園區,與預計明年動土的赤崁文化園區,這五大文化園區完成後,將對本市落實文化首都的目標更有助力。賴市長強調有別於以往仰賴中央經費補助,本市編列了一億5,000萬元預算於水交社文化園區的修復及園區景觀計畫,展現了本市欲落實文化首都的強烈決心,目前也朝著這樣的目標逐步邁進中。最後市長希望文化園區可以納入歷史上的各種元素,如明清時期、美軍時期、日本統治時期,或是民國時期,讓每一位參觀文化園區的遊客都能尋回那一段時光,對歷史進一步產生感情。

不可否認,二次戰後陸續來台的國軍生活與生命經驗,與中日抗戰、國共內戰有著密不可分的歷史關連,卻也因此成為不同國族意識型態支持者與建構者必須審慎處理的主題。對於強調台灣主體性的國族意識型態而言,眷村保存涉及如何處理或是對待眷村住戶的歷史經驗,其中關鍵在於如何看待「外省人 / 1949戰爭移民」的歷史文化,因而出現一種選擇性的歷史保存觀點與操作方式。

台灣國族主義面對外省人命題的兩難在於,一方面必須表示友善、接納,另一方面則是必須淡化眷村內部的黨國意識與歷史連結。面對此一兩難,我們在既有的保存作法之中,觀察到一種人史分離的選擇性處理原則。亦即,一方面表現出對於眷村保存的重視,強調相濡以沫、相互取暖的鄰里關係,另一方面則是淡化眷村住戶與中國有關的歷史關連,代之以「日治時期」或是「美軍在台」的歷史文化元素,發展出一種人史二分的選擇性切割,成為我們觀察台灣多元文化主義時,不可忽略的一種特殊現象。

如此一來,眷村保存不僅出現以日式建物修復和靜態文物展示為主的作法,對於眷戶的歷史經驗與生命歷程則是採取一種選擇性的排除與保存,與第一代眷戶或是台生世代的集體記憶明顯不同。不同於自然科學看待時間的線性觀點與因果方向,我們可以如此表示,人類社會的「過去」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並不全然是決定於過去,而是可能決定於現在或是未來的政治想像。此一作法讓眷村保存或是社區營造出現一種部分歷史留白下的文物保存,在淡化兩岸歷史與文化連結的前提下,轉而重視眷村生活中的細節點滴或溫暖人情,強調「眷村是個沒有血緣的大家庭」,成為一種本質性強烈的文化保存模式,卻也因此忽略眷村之所以形成的歷史脈絡與時代背景。

註解

[1] 根據台南市府歷年來提案計畫書的說明,水交社是台南市南區的一處地名,目前並無一手史料證明其名稱源由。透過日治時期地籍資料的比對,以及其與台南機場之地緣關係,可知此地原為日本海軍航空隊所屬之官舍區與交誼社,又因其以海軍為主體,故以水交社稱之。日本海軍社交聯誼社團——東京水交社——最早創於1876 年,其名「水交」取於《禮記》與《莊子》的部分段落,以君子之交淡如水之意,取水交二字為名。

[2] 三棟將級宿舍、五棟校級宿舍。

[3] 此為台南市府業務簡報人員的說法,2017年12月6日。

[4] 根據筆者私下了解,此一轉變也可能是來自於志開新村原眷戶之間的意見,反映老中青不同世代成員對於未來眷村文化園區看法不同所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眷村保存與多元文化的社會學分析》,遠流出版、中大出版中心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李廣均

本書探討台灣眷村保存的起源、發展與限制,反思台灣作為一個多元文化社會的現在與未來,此一提問又可分為兩個面向來討論。其一,我們該如何理解眷村作為一種文化資產保存對象的出現與盲點,其中有何選擇性與特殊性,又有那些成果與瓶頸?本書採取階級、族群與國族的社會學觀點,以房舍土地、進度成效、參與人士、論述作法為主要觀察對象。其二,我們該如何解析眷村保存的多元文化意義?本書以眷村保存為研究案例,提出一個以多元文化為核心內涵的分析光譜,討論多元文化的概念、類型與爭議,探究台灣作為一個多元文化社會的可能與限制。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