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美、派系出身、關心港人處境,江啟臣會把國民黨帶去哪裡?

親美、派系出身、關心港人處境,江啟臣會把國民黨帶去哪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史上最年輕的黨主席,以及有歷經年任期的立法委員,江作為領導人,究竟會把國民黨帶往何處,本文認為必須由其過去的經歷、以及實際作為分析,以破除種種猜測的迷霧與錯誤認知。

文:陳賀煦(臺大政治系學士、臺大政治研究所國際關係組)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在3月7日正式落幕,由中生代、學者出身的江啟臣委員獲得壓倒性多數,成為新一任的國民黨黨主席。此任黨主席任期不長,而國民甫經敗選、黨內百廢待興,加諸在民進黨強勢政府強勢領導防疫工作、舉國一致的情況下,外界對國民黨黨主席的改選關注度低落,甚至黨員自己的投票率又創新低,國民黨的聲勢可謂處在「歷史低點」。

儘管江啟臣年輕、學歷優、資歷完整,且具備親美的背景,但卻被外界指稱為「派系出身」,加上高雄市罷韓行動方興未艾、國民黨團在立法表現不彰,江等於沉沉地背負著其出身與整個國民黨的沉重包袱。然而,作為史上最年輕的黨主席,以及歷經八年任期的立法委員,江作為領導人,究竟會把國民黨帶往何處,本文認為必須透過檢視其過去的經歷、以及實際作為依據,以破除種種猜測的迷霧與錯誤認知,才能比較清晰地了解其心中對於黨的藍圖。

台中紅派少主? 重新審視江與地方派系的關聯

坊間多稱江啟臣是所謂的「紅派少主」,蓋因其出身豐原的地方望族,橫跨藍綠、家族政治人物橫跨藍綠,如曾任多屆立委的客籍大老劉盛良、現任新北市議員的妻舅劉哲彰,以及最受注目、曾任綠營國安會副秘書長的知名作家/評論家江春男(司馬文武)。

但事實上,江最初入仕的軌跡,是在政大畢業,赴美留學取得匹茲堡大學國際事務碩士、南卡羅萊納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後返國任教,才被前總統馬英九拔擢出任行政院新聞局局長──馬英九一向被認為愛任用學者、教授,一連幾位新聞局局長,蘇俊賓、江啟臣、楊永明都符合這樣的高學歷清新形象。

因此,儘管江本人出身台中豐原,操著一口流利的台語、有地緣上的關係,但咸信當初江在返鄉投入地方立委選舉時「尚完全不認識紅派的地方頭人們」,依然需要從頭開始耕耘打拼。實際上,江能夠在地方上紮根,除了當時資深立委徐中雄的禮讓,也有國民黨中央刻意栽培的共同作用。這樣的出身、境遇,與所謂「紅派少主」,或是刻板的地方派系形象,有很大的落差。而講完了其初出政壇的背景,接下來要進一步檢視其進來的作為。

背負黨內壓力,與香港民主人士黃之鋒、朱凱迪等會面

2019年,台灣乃至於全世界最關心的一個議題,非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莫屬。由於對「反送中」議題的不知所措與處理失能,國民黨幾乎失去整個世代年輕人的支持。國民黨人對於香港事件的不關心,加諸於韓國瑜進入中聯辦卻無法澄清外界質疑的引信,幾乎引爆台灣年輕世代的怒火。

從學理上,可以理解主張兩岸和解、議會政治路線的國民黨,會因為香港爭取民主、反抗中共壓迫的街頭運動而進退失據。甚至毫不諱言,以國民黨選民群體中主流的保守性格,許多人不僅並不支持香港反送中的示威者,甚至認同北京對於「暴徒」的定調。

然而,當其他黨內政治人物多只扭捏作態,呼籲「群眾理性」、「北京應傾聽民意」等不痛不癢的言論時,江啟臣卻敢於第一個以公開方式與來訪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等一行人會面——而民進黨是整個黨團與他們會面。

儘管最終台灣未能修改《難民法》予港人實際幫助,縱只關注「反送中」對台灣內部的衝擊,當台灣人都透過電視、社群軟體,看見香港人民在街頭的慘狀而心繫香港時,哪個黨能更多的關心港人處境、提供幫助,毫無疑問能獲取更多的信賴。

江啟臣與香港來訪的一行人會面,關心港人處境及訴求的舉動,不但會斲傷與北京的關係,在注重與北京關係的國民黨內,也勢必面臨黨內保守選民群體與政治人物們的巨大的批判與不諒解壓力,但江的選擇代表他不但能夠正視台灣社會主流與年輕世代的民意,更能勇敢踏出這一步的行動,以國民黨的標準來說是相當進步、值得肯定的。

70402273_2544989628855274_87175823128222
Photo Credit:江啟臣
國民黨立委江啟臣(右二)、台北市議員徐弘庭(右一)與訪台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左二)、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社運人士岑敖暉等人會面

多次訪美,國民黨國會外交的要角

「親美、友日、和中」,是國民黨在馬英九擔任總統時對於美中台三角關係的重要戰略綱領——即嘗試在與華盛頓和北京的關係間取得平衡的同時,改善兩岸關係、維持和平。

然而,遠程因素上,隨著兩岸交流進入政治深水區、太陽花學運的衝擊以及中國大陸在國際上的諸多擴張舉動,台灣人漸漸對於崛起的中國感到排斥、懼怕;短程因素上,習近平修憲解除任期限制、「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講話」改變了「九二共識」的定義、以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都持續地提醒台灣人中共的專制本質與對台威脅。然而,國民黨對於上述國際、兩岸乃至於台灣內部三個層次的情勢改變,完全無法給予有力的論述或政策回應,也被質疑在新形勢下無法善守「等距外交」的綱領。

過往,國民黨與美國的溝通管道十分暢通,2000年至2008年在野時,有資深外交官擔任國親聯盟駐美代表,代表國民黨與美方交流政治訊息、表達政策立場。不過,2008年重返執政後,國民黨人馬轉進外交部駐美代表處,卻就此關閉政黨的駐美代表處。在2016年敗選交出執政權以後,國民黨主席更迭頻繁、黨務混亂,面對世界大勢的改變,國民黨不僅沒有積極加強與美國的政策溝通,更在華府喪失話語權「形同噤聲」;反觀綠營透過民進黨駐美代表處、外圍智庫、同鄉會及FAPA等組織多管齊下,藍綠在華府的經營態勢十多年來此消彼長,態勢完全反轉。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