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腦控戰」最新進化:從武漢肺炎的問題製造者變成解決者

中國「腦控戰」最新進化:從武漢肺炎的問題製造者變成解決者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2月1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訂下「疫情已經得到初步抑制,整體狀況轉好」的估計定性後,中國回報的確診數量隨之出現瞬間「熔跌」,與其復工要求的時間也搭配得這麼剛好,這果然是隻愛中國愛到最高點的病毒。

文:賴怡忠(讀錯書,入錯行,生錯時代的政治邊緣人)

在2月24四日剛上任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3月12日晚上發了一則推特,「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甚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甚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趙立堅認為美國在武漢肺炎病毒一事上欠中國一個解釋,並暗指可能是美軍將武漢肺炎帶到武漢。呼應一周前中國外交部已經出現所謂的武漢肺炎「雖在武漢出現疫情,但該病毒的起源不一定在中國」的說法。

在2月27日號稱中國流行病權威的鍾南山已開始說出這個病毒不一定源自於中國後,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推特,可說是中國官方正式對這種說法予以背書,並開始向外宣講的例證。

由於從去年12月開始零星的案例直到今年2月中,武漢肺炎基本上都是在中國出現,當時在中國以外出現的例子都發現患者有中國的旅遊史,甚至一直為中國說話的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賽,先前主張不應該宣布這是全球流行的理由,就是因為疫情9成以上集中在中國,發生在其他國家的案例也與中國有直接關係,所以不認為出現國際流行。

因此所謂「武漢肺炎非緣起於中國說」在2月底開始出現時,大家多一笑置之。

但孰料半個月過去,中國官方不僅對此背書還大力對外宣講。這麼明目張膽的謊言北京政府可以說得臉不紅氣不喘,其不要臉程度實在是嘆為觀止。但我們不能將這些當成只是一個無賴政權意圖欲蓋彌彰低劣行為。分析中國在武漢肺炎期間對外說法的變化,可以發現這是一系列有策略有系統,以循序漸進方式,透過修改歷史來主導發言權,進而掌握戰略議程的新型腦控戰。

中國有無隱匿疫情兩個月嗎?

有人說趙立堅於3月12日晚上的評論,是在回應美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an)稍早在傳統基金會演講的對中批評。歐布萊恩說中國沒有及早通知,還一拖拖了兩個月。歐布萊恩也稱讚川普總統對從中國入境美國採取禁制措施是正確且大膽的決定。認為這個決定幫美國爭取到6到8週的時間以應對疫情。

可是根據日前《南華早報》宣稱其所取得中國內部的資料顯示,中國高層早在去年11月17日就知道有武漢肺炎案例,只是無法確認這些人是否是零號傳染者。

之後武漢地區持續向上呈報這個怪異肺炎現象。在去年12月15日已經達到27例確診。且從12月27日開始,確診呈報數量是以每天兩位數方式成長。在去年12月31日時,中國高層已經獲得武漢地區該肺炎的案例到達266例,今年1月1日甚至達到381例。但武漢官方在今年1月11日的對外說法,卻是確診案例只有41例。

因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先前曾經表示,中國在去年12月31日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且在今年1月3日也通知美國。因此中國並無隱瞞。如果1月3日通報美方此事為真,則中國從去年11月17日獲得的幾起確診案例後,起碼也隱瞞疫情接近一個半月。

根據習近平在2月23日對中共處級以上幹部開17萬人同步的視訊會議之講話,習本人起碼在1月7日前就對此知情,因為習近平表示在1月7日有對此事提出要求。而從中國的整體回應來看,武漢1月23日封城的決定應與習近平在1月20日的決策有關。而中共在1月25日的中常會,是中共正式對武漢肺炎展開「抗擊疫情」的作戰指導日。

RTS35RN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那個會議除了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指導小組,並由總理李克強擔任防疫小組長,並對武漢派出前方指導組(前指組),以及在國務院成立聯防聯控機制以充分發揮協調作用等決策。與此相關的是,中共自此開始規範與統合有關武漢肺炎的對外溝通與宣傳相關基調,中國外交部更成為中共對外宣傳的關鍵工具。

看一下「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組成,總理李克強是小組長,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是副組長,其他成員包括丁薛祥(中央辦公廳主任)、孫春蘭(國務院副總理)、黃坤明(中宣部部長)、蔡奇(北京市委書記)、王毅(外交部長)、肖捷(國務院秘書長)、趙克志(公安部長)等人。沒有醫療專業人士,但公安、意識形態、對內宣傳與外交體系被納入。這個組成顯示中國在應對疫情時是高度重視對國內外的宣傳工作。

從1月25日到3月4日,中共一共開了五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1月25日、2月3日、2月12日、2月19日、3月4日),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2月21日)。由於習近平主責的國安委在這段期間並未召開會議,因此中共此次的「抗疫阻擊戰」是黨中央主導。並透過國務院的聯防聯控機制以協調各部會的資源與執行。

也因為中央軍委會在這段期間沒有開會,因此與軍方相關的命令與決策,據推測應該是習近平以中央軍委會主席的身分直接下指令(這提供了觀察中國2015軍改後中央軍委會職權與運作的重要側面)。基本上,這五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以及一次中央政治局的決策,規範了中國如何處理武漢肺炎,包括中國對武漢肺炎的對外宣傳。

北京政府針對武漢肺炎在對外宣傳的三階段作為

分析這段期間中國外交部的宣傳期程,可以發現其對外宣傳可粗分為三階段。

第一階段為疫情爆發至二月初的熾烈時期,這時候主要是回覆國外的疑惑,對國內的駐華使領館及其他人士針對疫情進行通報等,以訊息周知為主。並期待可以透過溝通而減少外國的可能誤判。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