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園停辦,日本高中球兒「被剝奪的春天」還能挽救嗎?

甲子園停辦,日本高中球兒「被剝奪的春天」還能挽救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北端的北海道,這次則是有白樺學園與帶廣農業兩所學校出賽,兩所都是首次參賽,且都是代表地廣人稀的農業區「十勝地方」,具有振興地方相當重要的意義在。白樺學園的總教練戶出直樹感嘆:「人生可能唯一一次的甲子園,十勝與北海道夢的消失了,相當可惜。」

晴天霹靂般停賽

進入3月,正是乍暖還寒,天氣飄忽不定之際。入春時,對於喜好棒球的人來說,可說是久旱逢甘霖,不只是各國的職棒準備在三月底開季,日本高中棒球兩大盛事之一的春季甲子園(簡稱春甲),原先要在3月19日盛大開幕。然而,就在11日的時候,主辦該賽事的日本高等學校野球連盟(簡稱高野連)與每日新聞社,卻以沉痛地心情宣布,2020的賽事因為武漢肺炎肆虐的緣故,正式停賽。

這樣的消息,對於準備許久的球兒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春甲一向是採取選拔制度,跟夏季甲子園(夏甲)的單回合殊死鬥不同的是,夏甲是一個縣市只能有一支代表隊,春甲則是透過選拔制度,一個縣市可能有兩支球隊,也有可能沒有縣市有名額。特別是春甲有所謂「21世紀名額」,給予新學校或是無名的高中一次正式亮相的機會,這一屆出賽的32校中,就有5所學校是首次亮相。

但就在武漢肺炎肆虐後,從中國蔓延的疫情散播到全世界下,至今(18日)已造成全世界超過18萬人確診,死者超過7000人。原先春甲官方想要以無觀眾比賽來因應,只是無觀眾比賽勢必還是要考量各隊從全日本縣市開拔過來的空中與路上交通、住宿等因素,這些都是群聚感染的重要因素。官方最後也因為考量高中體育是以教育為考量而非以盈利作為出發點下,忍痛停辦賽事,高中球兒的夢想就此被吞噬。

「夢幻般的春天」

收到停辦消息後,對於準備參賽的高中棒球人來說,等同他們的春天被「沒收」了,許多高中球兒難掩失落。首次出賽的島根縣平田高校校長坂根昌隆就說「本來無論什麼形式都希望甲子園能開打。但是官方決定了,我們只能遵從,只有無限遺憾。」隊長保科陽太則說「當然心中非常失落,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只能往下次舞台前進,好好努力。」

日本北端的北海道,這次則是有白樺學園與帶廣農業兩所學校出賽,兩所都是首次參賽,且都是代表地廣人稀的農業區「十勝地方」,具有振興地方相當重要的意義在。帶廣市原先特別在出賽前掛上大布條慶賀兩校出賽,在宣布停賽後,依舊掛上大布條寫上「我們會持續歌頌兩校大家的榮光軌跡。」白樺學園的總教練戶出直樹感嘆:「人生可能唯一一次的甲子園,十勝與北海道夢的消失了,相當可惜。」

對於甲子園的常勝軍來說,因為肺炎而停賽,是他們始料未及的。大阪的棒球名校大阪桐蔭,沉澱一天後隨即展開夏季甲子園練球。總教練西谷浩一認為「大家都盡力了,但有時世界局勢不是我們能掌握的。」選手們也說:「希望這個停賽經驗下練習,能在夏天發揮作用。雖然以未來長遠的人生來說,現在是很痛苦的,但這是很好的學習機會,總一天正向力量會回來,我們先朝夏天來拼命。」

90507933_833548997124569_283014347106130
Photo Credit: CHENG CHUNG LAN
球探也感到茫然

但無論如何,球員們可能一生唯一一次的機會消失,許多球兒都不禁潸然淚下。長崎創成館高校的總教練植田龍生表情相當凝重的說:「想不到敗給的是看不見的敵人。」尤其對於許多職業棒球的球探來說,春季甲子園是發覺很多璞玉的好機會,通常球探觀察球員,大多是先從春甲的資歷當作參考,再從夏甲的二次實戰經驗來看選手們的纏鬥力。

也因此很多人預估, 2020年恐怕是日本職業棒球相對「歉收」的一年,加上從2月底開始日本學校就休假、連帶地各大社團、包括棒球隊等也都進入「自肅狀態」,不再公開練習,讓球探也無法掌握很詳盡的數據。不少被視為今年選秀熱門人選,如兵庫縣代表明石商的外野手來田涼斗與投手中森俊介等,也失去了表現機會。然而他們也都認為「我們會調整成迎戰夏天的心情。」

可以看得出來,許多高中球兒縱使不甘願,但還是將這份挫折化為動力,表現出棒球不到最後一刻不放棄的精神。愛知縣的中京大中京總教練高橋源一郎,更是在11日宣布停賽的隔天,將夏季甲子園的愛知大會「倒數114天」布條給掛上去。就如同明星投手松坂大輔說的,與其在春天被決定出場,不如就在夏天靠自己決定出場,現在不能出賽未必就不是壞事,反倒跟其他高中球兒比,有了截然不同的際遇。

能否有救濟案?

倒是,這一次的春季甲子園停辦,是否在未來有任何救濟方式,官方也沒有把話給說死。高野連的八田英二會長也在記者會上表示:「想讓他們再踏上甲子園的土地」,因此讓大家有了不少想空間。許多棒球界紛紛提供自己的「救濟案」,有人主張讓春甲無法比賽的球兒一起參加夏甲的大會開幕式,有人主張夏甲時給春甲各隊各一場表演賽。

甚至近期還有主張可以設置「選拔名額」讓春甲球隊參加,但這一來,參賽日期就會變得冗長無味,因為春甲與夏甲本來就有其各自特色存在。許多提出救濟案,就是要讓這些失去球賽機會的高中球兒,人生不要有遺憾,縱使今年春季甲子園可以無觀眾比賽進行,少了啦啦隊的加油聲、熱血的應援模式、還有在看台上看球許多的老江湖大叔,每一個層面與角度,都構成甲子園豐富的元素。

至今,武漢肺炎在日本造成800人以上感染,從2月26日安倍晉三下令日本全國娛樂與展演「自肅」以來,從各大演唱會到職業棒球、足球、相撲等全數中止,未來全日本經濟的蕭條未來也不難想像。高中球兒「被剝奪的春天」扮演的只是這次肺炎疫情中的一個縮影。期盼這些高中球員,在春甲被停辦流下不甘心的淚水後,能在夏天化作前進的動力,進而嶄放真正的野球健兒笑容。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