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25週年:新南向政策融入性別元素,發揮台灣性平暖實力

「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25週年:新南向政策融入性別元素,發揮台灣性平暖實力
照片為2019年台灣同志遊行|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建議,在下一階段的新南向政策精進計畫中,政府部門或可制定較原則性的性平框架或理念,與性平相關專家學者或民間組織合作,協助各部門推行政策時納入性別角度的思考,並因地制宜規劃出適合各國性別文化脈絡的方案。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是聯合國《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25週年(Beijing +25),對性別平等推動是指標性的一年;1979年聯合國通過《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CEDAW),保障婦女在政治、工作、教育等各方面權利,是聯合國推動性別平等的濫觴;1995年,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通過《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Beijing Declaration and Platform for Action),確立了全球提高婦女地位並實現性別平等的行動藍圖。

2015年,聯合國提出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s),其中第5項即為「達成性別平等及女性賦權」,促進性別平等成為全球各國共同努力的目標。

亞太地區性別不平等仍持續存在

2020年適逢《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25週年(Beijing +25),且距離聯合國設定將在2030年實現永續發展目標的期限只剩10年。然而,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ssion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簡稱ESCAP)指出,雖然亞太地區在性別平等上已有所進步,但進步速度緩慢,性別不平等現象仍持續存在。

聯合國婦女委員會新加坡主席陳俐仙(Georgette Tan)2016年發表於世界經濟論壇東協峰會(World Economic Forum on ASEAN)的文章指出,東協區域仍存在根深蒂固的性別偏見,認為女性應操持家務,扮演妻子與母親等傳統性別角色。因此,社會並不鼓勵女性受教育或追求職業抱負,男性亦比女性更易獲得各種資源,包括營養(糧食分配)、土地所有權或經濟資源等。

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2015年的報告數據顯示,亞洲女性僅占整體勞動力的33%,但卻占所有無償勞動的76%。這代表亞洲女性即使具有知識和能力,也難以將之轉換為經濟所得。亞洲開發銀行即指出,若能縮小性別差距,可在一個世代內使亞洲經濟體的人均收入增加30%。

2019年11月,ESCAP在曼谷召開Beijing +25之亞太區域檢視會議,45個參與國共同檢視促進性別平等的成果與挑戰,列出13項應在未來5年優先採取行動的議題,包括消除針對女性暴力、確保女性工作權、確保女性可獲得良好且負擔得起的健康照顧等。此外,參與國也通過了《促進性別平等與女性賦權之亞太宣言: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二十五周年之檢視》(Asia-Pacific Declaration on Advancing Gender Equality and Women’s Empowerment: Beijing+25 Review),表達各國對促進性別平等和女性賦權的承諾。

台灣經驗有助於改變亞洲的性別不平等現狀

台灣雖非聯合國的一員,亦跟隨國際社會的腳步促進性別平等。台灣在2007年通過CEDAW,2011年將之國內法化;2012年設立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督導中央各部會及地方政府落實性別主流化,使政府整體施政能落實性別平等及納入性別觀點。

近年來,台灣在性別平等的努力也獲得國際重視與肯定。2017年台灣的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 GII)居全球第8名,亞洲第1名。世界銀行(World Bank)《2019年女性、經商與法律》報告依各國法規評估職場中的性別平等,台灣名列亞洲第一、全球第39名。台灣於2016年選出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並於2020年以57%的歷史新高支持率獲得連任。2020年立法委員更有42%為女性,參照國際組織「各國議會聯盟」(IPU)的統計數據,台灣女性國會議員比例是亞洲之冠,相當於全世界第16名,名次超越男女平權普及的瑞士。

2019年,台灣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此項法案的通過除了引起國際社會的矚目,打破「亞洲相對保守」的僵化印象,也對亞洲地區國家種下不少迴響。

台灣相對進步的性別平等推動進程,足以影響並帶動亞洲區域其他國家。日本明治大學教授鈴木賢即表示,台灣同婚合法化是邁向性別平權的里程碑,對日本具有特別意義。亞洲其他國家亦有不少民間團體發出類似的呼籲:台灣經驗有助於改變亞洲的性別不平等現狀。

公民協力推展性平觀念

台灣在性別平等推動有著卓越的成績,並樂於與其他國家分享其發展進程,但因非聯合國的一員,台灣較難在聯合國相關會議與其他國家交流合作。儘管如此,台灣政府與民間單位仍透過各種形式,與其他國家分享及交流性平相關議題的發展經驗。

隨著政府自2016年開始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著重與新南向夥伴國之間的互動,從更具人文關懷、更符合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的方向來發展國際合作。在新南向政策的推動下,台灣也針對性別議題與新南向目標國共同研商,期盼共同促進女性賦權與性別平等,將台灣社會注重的價值觀念進一步與亞洲其他國家共享,拉進彼此在理念和價值觀的距離。

具體策略上,各部門多藉由研討會或工作會議的方式,共同拓展性別議題在亞洲國家的討論。例如,行政院性別平等處與歐盟共同舉辦「台歐盟性別平權與人權系列培訓課程——性別主流化工作坊」,邀集印尼、越南、寮國、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紐西蘭、澳洲等新南向國家,彼此分享性別主流化推動模式與經驗。經濟部、國家發展委員會與美國在台協會辦理「女性創新國際人才交流與展覽(W-Expo)」,邀請東協10國共約30位女力經濟、社會創新代表來台,共同推動女性賦權。

除了政府部門,民間團體亦藉由各項活動與互動機會,與新南向國家分享台灣性平推展經驗。例如,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在2019年底前往曼谷,向泰國的同志運動者分享台灣推動婚姻平權的經驗。勵馨基金會成立「亞洲女孩人權聯盟」,鼓勵亞洲各地年輕女孩採取行動倡議女孩權利,勇於對抗父權體制。台灣防暴聯盟舉辦「亞洲性別暴力高峰論壇」,集結東南亞國家之民間婦女組織,發揮台灣在亞洲性別暴力防治工作的影響力。此外,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主辦的2019年玉山論壇,邀請印度國民大會黨北方邦邦議會議員阿迪蒂・辛格(Aditi Singh)分享年輕女性在公共參政上碰到的挑戰,藉由重要國際會議場合提醒參與國家女性參政的重要性與意義。

新南向政策融入性別元素,發揮性平暖實力

性別平等議題之所以重要,在於性別議題實際上鑲嵌於日常生活中,擴及各種社會面向,包括經濟發展、政治參與、人力資源、醫療服務、產業脈絡等。因此,除了前述針對「性別平等」的各項交流活動,台灣也應藉著新南向政策的推展,在五項旗艦計畫下積極融入性別的觀點與元素,透過經濟、教育、科技、農業發展、公共衛生等合作途徑,進一步發揮性別平等的影響力,在無形或有形中提升亞洲地區國家對性平的重視與落實。

以醫衛合作旗艦計畫為例,筆者建議拓展「一國一中心」計畫同時,亦可將台灣醫衛對於性別意識的重視傳達予合作國家。高雄醫學大學教授成令方在其〈為什麼醫療需要有性別觀點?〉一文中表示,傳統上醫學知識的生產都是以男性觀點思考,較忽略女性經驗,可能使醫生未能了解導致疾病的真正原因,而無法對症下藥。而在印度等新南向國家中,性別歧視也影響女性的就醫權益。新德里非政府組織社會研究中心(Centre for Social Research)主任Ranjana Kumari指出,印度整體社會對女性健康較不重視,且對女性的教養也使女性若健康出現問題,通常僅選擇忍耐與沉默。

有鑑於此,「一國一中心」計畫當中的「醫衛人才培訓」以及「營造文化友善之醫療環境」,便可著重在培訓計畫中納入性別相關課程,加強醫療人員之性別敏感度,包括引導他們思考不同性別或性傾向患者的需求、了解性別與不同社會文化因素的交織會導致不同的罹病率等。另一方面,營造文化友善的醫療環境時,也可考慮當地性別文化的影響,在與當地醫院的合作中,共同推廣女性健康與就醫的重要性。

shutterstock_77023242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圖為緬甸女性移工在泰國北碧府成衣廠工作的畫面。

此外,台灣亦可藉由產業合作與人才發展推廣新南向國家女性勞動力參與程度,同時改善女性就業環境。聯合國婦女署亞太區域辦事處(UN Women Asia-Pacific)2016年發布報告指出,在東南亞,女性大量集中在低薪、低技術工作。即使是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兩性顯著的薪資差距也顯現出女性對這些產業的潛在貢獻受到忽略。他們建議提供女性技術訓練與貸款補貼,並監督企業對促進職場性別平等的承諾,以讓更多女性投入高技術產業。

因應新南向國家女性就業情況,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曾舉辦「婦女創業研習班(東協與南亞國家專班)」,協助新南向政策重點國家培育婦女創業人才。而筆者也建議,新南向政策中的產業人才發展計畫,除了目前著重的產業發展與技術培訓之外,也可藉由合作計畫加強產業界的性別意識,減少職場性別歧視問題。例如在人才培育課程中,可藉由介紹兩性薪資差距(wage gap)、性別隔離(gender segregation)等概念,以及分享台灣在職場性騷擾防治與促進工作平等的相關措施,使這些未來人才了解促進女性經濟參與以及職場性別平等重要性。

除了藉由人才培育推展性平觀念,藉由台灣和新南向的產業合作亦可達成改善女性勞動力的目標;透過「區域農業發展」旗艦計畫提升女性農業參與程度即為一例。在東南亞與南亞一些地區,女性在農業上的貢獻經常受到忽略。儘管她們在農事上投入大量勞動力,卻經常被視為次級勞動力,不易獲得生產工具、資訊、資金及土地所有權,也較無權利決定土地使用方式或新科技的採用(Nguyen, Mortensen, & Pravalprukskul, 2019)。

我國在2019年的「APEC婦女與經濟論壇」中,與智利及菲律賓共同辦理「智慧科技、閃耀女農」研討會,發表共同撰擬之政策知識工具包,提供相關政策建議。我們期待新南向政策下的農業發展相關計畫,持續將上述問題納入考慮,並採取相應措施。例如,與當地協助女性農民的組織合作,使台灣的農業相關資源透過這些組織幫助到基層女性農民。或在培養跨國農業人才上,注意到參與者的性別比例,同時也培養性平觀念,使女性在農業上的投入更受到重視。

透過原則性框架,與亞洲鄰國共同實現性別平等

新南向各國都有各自獨特的文化與社會慣習,性平發展程度也不同。例如,菲律賓的性別平等排名在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WEF)發布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數年來皆為亞洲第一,且在2018年為全球第8名(雖然其在2020年的報告中顯著下滑至第16名,主因是婦女參政比例的大幅減少)。南亞國家的性別差距卻非常嚴峻;印度在性別平等排名中排在第112名。該國參加工作的女性僅占25%,遠低於男性的82%,是世界最低水準之一。而印度女性的收入也只有男性的1/5。

面對情況依然嚴峻的全球性別差距,WEF提供「塑造新經濟和社會的未來」平台、「消除性別差距加速器」項目等,透過國家和國際行業合作來消除經濟領域的性別差距,推動公私部門之間的合作以促進全球性別平等。儘管就現實層面而言,台灣參與相關國際組織仍有難度,但仍能透過新南向政策等大型框架計畫推動理念。

筆者建議,在下一階段的新南向政策精進計畫中,政府部門或可制定較原則性的性平框架或理念,與性平相關專家學者或民間組織合作,協助各部門推行政策時納入性別角度的思考,並因地制宜規劃出適合各國性別文化脈絡的方案。透過更細緻的性別平等意識推廣,可增強台灣新南向政策「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持續與亞洲鄰國共同致力於實現性別平等,而台灣也能藉此在國際社會上扮演推動性別平等的重要角色,展現台灣暖實力。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