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讀懂50冊經濟學名著》:《財富大逃亡》——「新落差」如何影響人們的幸福度?

《一本讀懂50冊經濟學名著》:《財富大逃亡》——「新落差」如何影響人們的幸福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世界上有許多阻礙自由的因素,諸如「貧窮、匱乏、病痛」等等。人類大多數都因為這些原因,長期受到「缺乏自由」的狀況折磨。《財富大逃亡》這本書論述的正是人類為何從這座牢獄中脫逃?如何脫逃?後來怎麼了?以及被留在原地的人該怎麼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蔭山克秀

安格斯.斯圖爾特.迪頓(Angus Stewart Deaton),《財富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 2013)

「貧窮、匱乏、病痛」阻礙了人們的自由,但即使人類能夠逃離它們,也仍會不斷產生出新的「落差」。到底要怎麼做,我們才能逃出各種「落差」呢?

從社會進步的過程中產生的「新落差」是什麼?

《財富大逃亡》是二○一五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者迪頓的著作。書的主題就是「落差」。話雖如此,寫的可不是「今日全球化經濟擴大了南北的經濟落差。來吧!讓我們脫離現狀!」這類簡單的內容。迪頓認為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不管是已開發先進國家或是開發中國家,人類都已經從金錢及健康問題中「成功逃脫」。

那問題是出在哪裡呢?──他主張問題在於「逃脫之後」該怎麼辦。

確實單看數字的話,全世界各地的國民所得或平均壽命,都提高到以前所無法比擬的程度。就算只看開發中國家,情況也大致相同。但只要命運有所不平等,那麼在逃脫的人之外,陰影處必定還是有「被落在原處的人」。於是就產生了新的落差。本書就是從健康面和所得面切入,探討「由進步而生的新落差」會如何影響人們的「幸福度」

本書內容和皮凱提的著作一樣,相當「重視統計數據」。也就是先列出某個問題相關的圖表或數據資料,再針對這個問題在世界各處是「如何顯現出來」,進行一連串流暢的解說。不過還好,比起來這本書算是很薄了(約三五○頁),能以輕鬆的心情看完它。──迪頓的《財富大逃亡》給人從山腳下能穩穩地看到山頂的安心感,沒有皮凱提《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那種驚人的「立體度」,或是讓讀者感到遙不可及、心冷了半截的「超高標高」。

而且這本書還很有趣。不但設定在「金錢、健康、壽命」這幾個任何人都關心的主題,講述的口氣幽默且不枯燥。迪頓的口吻並不刁鑽,但還是不時有驚人之語。特別嚇到我的是「平均下來個子矮的人智力比身高高的人低」這個段落(※我在讀書筆記上寫著:「『什麼情形?!』才沒有好嗎。瞧不起日本人喔?!」細節大家可以自己去讀讀 )。

此外這個人對於想傳達的主題相當熱血,心情一激動就會表現在文章裡。尤其是第七章的「外資援助(ODA等)弊病」,寫得超級有意思。當時我只剩三十頁就看完了,原本打算一口氣快速掃過,但因為內容太有趣,忍不住仔細讀了又讀,最後光這部分就看了兩個小時。

那麼開頭介紹就說到這裡,一起來看看《財富大逃亡》吧。

從健康和營養狀態就能看出「幸福」的落差

落差經常都是以「發展的副產品」誕生。也就是既然不可能所有人同時變有錢,那麼也就不可能讓所有人都立刻變健康。

本書把焦點放在能使人感到幸福的原動力──「財富與健康」。

財富與健康不僅能讓人類幸福,還和人類的「自由」息息相關。因為迪頓所定義的自由,是能夠「生活富足的自由」以及「實現追尋生命意義的自由」。換句話說,想要得到自由,就必須先擁有「財富與健康」,有了財富與健康做原動力,人類才能夠抬腳邁向幸福之路。

但世界上有許多阻礙自由的因素,諸如「貧窮、匱乏、病痛」等等。人類大多數都因為這些原因,長期受到「缺乏自由」的狀況折磨。這本書論述的正是人類為何從這座牢獄中脫逃?如何脫逃?後來怎麼了?以及被留在原地的人該怎麼辦?……。

始於十八世紀中葉的工業革命,形成了今日世界上我們所見的大部分落差。從那時開始,已開發先進國家就持續保有長期的優勢,而開發中國家卻跨不上去。這是為什麼?──事實上很多開發中國家那時就在「行之有年的全球化」中成了帝國主義的犧牲品了。

帝國主義是先進諸國為了獲得新市場及資源所進行的搶佔殖民地比賽。因此,當時的先進國家無不以開發中國家做為跳板,躍上堆疊到異常高度的跳箱,那股跳躍力就是自己的發展原動力。然後從中而生的落差,也沒有被填補起來,成了今日社會落差的地基。

就算各先進國家做了自我反省,開口承諾「一直以來很抱歉,下次我們一起跳上去吧」,也還是沒用。這樣填補不了已經形成的落差。如果真心想消除落差,就必須由已開發先進國家擔任跳板,「就踩著我們跳上去吧!」才有可能。只要沒這樣做,兩者間的差距就不可能縮小。

而對這落差更進一步窮追猛打的,就是「二十一世紀的全球化」。全球化對開發中國家來說,只是換了個形式的殖民地政策。把存在巨大落差的世界捲入自由競爭中,只是在欺凌後起的弱者,不斷地拉大差距。

其中,仍然有藉著整體的成長勢頭,成功脫穎而出的國家。那就是中國和印度。但同樣地,有些國家還是沒跟上。就是非洲諸國。在這之間,非洲各國的國內發展落差擴大,又增加了許多因「落差生出的新落差」而苦的人。

另一方面,如果建構幸福的要素是「財富與健康」,不考量健康條件,就無法測定幸福的落差。如果能過著富足的生活,也能把金錢和時間花在人生意義上,那麼活得長久一些,也會成為絕對想要達到的目標了。

開發中國家和已開發先進國家的壽命落差,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有顯著的縮短。對此做出莫大貢獻的是「公共衛生」。也就是指乾淨水源、防蟲措施、抗生素、各種疫苗等,大幅減少了開發中國家的幼兒死亡率,在這方面與先進國家之間縮短了落差。

但是,先進國家的平均壽命也延長了,整體落差還是沒有太大的消減。開發中國家下降的是幼兒死亡率,而先進國家克服了成人慢性病使壽命延長,因此就人類「平均壽命」來說,開發中國家大大地延長了。確實,比起本來只能活到七十五歲的人現在能活到八十歲,原本不到一歲就可能死掉的孩子現在能活到六十歲,的確是延長了很多。另外還有昂貴的醫療費用、犧牲掉健康的經濟成長策略等等,形成落差的要因仍然多不勝數。

測量健康的尺標,並不只是壽命的長短,還有營養狀況。也就是,想要幸福還必須「從營養失衡的狀態脫逃」。

在這個部分受到重視的是「身高」。身高雖然無法成為幸福的指標,但卻能成為營養是否足夠的參考。在幼兒期及青春期營養不足的族群,大體來說身高較矮。過去世俗認知是「身高由遺傳決定」,但隨著營養學的普及化,如今身高甚至已成了測量貧窮度的尺標。

然而就算營養獲得改善,要顯現出效果也要經過好幾代,因此迪頓的結論是──平均身高還是不適合用來做為測量幸福的尺標。這是什麼意思!搞半天迪頓只是嫌棄平均身高低的國家而已嗎?!印度人尤其被講得非常慘。喂!起來發火啊,印度的人們!他以為你們都不會看他的書呢!

持續擴大的落差和「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脫逃行動」

這裡開始要說的是所得差距的問題。本書中取兩大地區來做說明。「美國國內的所得差距」以及「中國、印度的躍進」。

首先從美國看起,近三十年來,美國國內的所得差距變得非常大。當然這也跟「社會底層原因」(因為全球化而失業、醫療費增加、勞工工會不振、移民沒有選舉權等)有關,但最大的原因還是在皮凱提那篇也有看到的「超級大老闆」。

前面皮凱提那篇內容就已經夠驚人,看到這邊又更驚嚇了。根據本書,在美國受薪者人口中,「平均年收達到二千四百萬美元(約二十六億日圓)」的人有百分之零點零一。

令人驚訝的不是金額,而是比例。

百分之零點零一簡直小到肉眼無法辨識,美國的受薪者有一億五千萬人,也就是說其中一萬五千人是年收二千四百萬美元的等級。把一萬五千名那種會把七龍珠裡的戰鬥力探測器爆破掉的怪物混進一般人裡,算出收入平均值根本毫無意義。

在經濟學裡有個「柏拉圖判準」(Pareto criterion),是「思考不損及他人效用(滿足度),衡量變化好壞的判斷準則」。用這個準則來看,「某人變得富有,如果沒有損及他人,表示世界變好了(=柏拉圖改善〔Pareto improvement〕)」,但所得差距大到這種程度,能接受這個準則的人,應該連半個都沒有吧。那不是一定的嗎,會在年收入二十億日圓以上的大老闆身邊,拿著四百萬日圓年薪笑咪咪地寒暄「我們都大豐收」的人,絕對有毛病吧。

何況美國人的所得,只有最高階層的成長率異常地高,中間層和低階層的所得完全沒有成長。比較近三十年來的資料,有九成的人所得成長率僅僅只有百分之一點九,而剩下金字塔頂端那一成,所得成長率是他們的二點三五「倍」。這單位根本就不一樣了啊!可惡!所以美國這個地方啊,美好的「美國夢」不是沒有,但能抓住夢想的機會卻徹徹底底不平等。

另一方面在中國與印度,迪頓認為這兩個國家是創造出「史上規模最大脫逃行動」的主角。二○一八年,中國人口達到十三點九億,印度人口有十三點一億,只要這兩國脫離極貧狀態,就等於豐潤了二十七億人口。確實是名副其實的大脫逃。再進一步細想,人口不斷增加的同時,即逐步脫離貧窮,這可是足以震撼馬爾薩斯的事實啊!但實際上,地球在這五十年人口增加了四十億的同時,也實現了比祖父母那代富足許多的生活。

想想看,這可不是平白多了四十億個派不上用場的廢柴。確實如果多出來的全都是繭居啃老族,地球就會像馬爾薩斯預言的那樣,被敗德和貧窮毀得亂七八糟吧。但迪頓也說過(以前毛澤東也是),「每多一個人,就多一張吃飯的嘴,但工作的手卻多了兩隻」,所以生產性會提高是不爭的事實。

因此,迪頓對已開發國家出於多管閒事或非民主政權開發中國家所推動的「人口抑制」風潮,大為批評──就是類似那種「都是開發中國家任憑性慾,生出不受期待的孩子,才會導致人口爆炸,這可是毀滅世界啊」的論調。

但事實上,人口增加別說是毀滅了,根本就是帶來經濟成長。而且為什麼擅自認定是「任憑性慾」,大多數父母應該都是期待孩子誕生的。為了抑制人口而要求女性絕育或推行「一胎化政策」(※已於二○一五年取消),形同侵害人權。

輕易送上門來的援助有危險性?──「ODA道德風險」

但在中國與印度發展之餘,還是有一些「被留下來的國家」。最後就來看看關於如何「援助」這些落後的國家吧。

在本篇一開始有提到,迪頓關於「援助弊病」那章的熱烈論述相當有趣。他認為所謂的援助就是──「美其名為『來自海外的善意』之強權政治」。這句話在書中僅出現過一次,卻深得我心。好厲害!我從來沒碰過能這麼一針見血地凸顯出「外來援助」本質的詞。這個形容,能夠將我心中長久以來對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政府開發協助計畫)所感到的、難以言喻的心情,切中要點真實地傳達出來。

很明顯,迪頓並不認為這種「外來援助」是什麼好東西。應該說他對此恨之入骨。因為這種「外資援助」大多會成為妨礙民主主義的要因。

援助政策最糟糕的地方就在於,稅金以外的巨額收入來源,都將拱手讓給該國的政府。試想看看,政府事業或國防、法律體制等,都是因為有國民(=納稅者)做為贊助人才能夠成立。因此並不需要海外援助。接受外援的情況,也就是使用「非國民共識下所集聚的資金」來成立政府組織。那麼,得到大量援助的政府,就不再需要看國民的臉色了,政治將出現往非民主方向變化的危險。

我們雖然討厭納稅,但反過來看,「不需要向國民課稅的政治」,對民主主義來說是再可怕不過的東西。巨額的ODA就會促成這個狀態。甚至可稱為是一種「ODA道德風險」。這麼下去,ODA就會成為一些擁護非洲小國成立獨裁政權的「蠢而有害的錢財」了。

就算提供援助的國家用條件要脅「必須用於民主!」也不會有效果。受援助國要把已到手的ODA用在別的地方,方法要多少有多少。舉例來說,「就算沒有外援也要建造水壩並已經準備好建造款的某國」,聲稱已將得到的援助用於建造水壩,私底下則把多出來的錢拿去開發核子飛彈,只要簡單地調換帳本就能做到天衣無縫。

冷戰期對地域關係充滿顧忌的觀念淡去,今日援助國大多是抱著單純的善意為開發中國家提供援助。但這筆外援卻會污染當地的政治,對民主主義造成阻礙。施以援手的那方也會滿足於「我已善盡援助的本分」,不會進一步關心資源被用於何種用途。這是極為糟糕的情況。

因此迪頓如此主張──「我們所該做的是避免插手他們的自立過程。為他們開創憑自己力量站起來的道路,並停止各種干擾行為。外資援助正是我們所做過的事中,最為嚴重的干擾之一。我們該做的是『停止去思考』我們該做什麼」。

沒有民主主義的地方就沒有自由,沒有自由的地方就不會有幸福。對於外資援助的弊病,迪頓在書中所提出的觀點,非常深遠且有趣。礙於頁數有限,不能把有趣的部分都寫上來,大家請務必一讀。

Point:不管是已開發國家或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的過程即會不斷地產生新的落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一本讀懂50冊經濟學名著:從經典傑作到現代暢銷書,輕鬆瞭解改變世界的經濟學》,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蔭山克秀
譯者:高品薰

專為想要瞭解經濟學的素人所寫的入門書
從《國富論》、《資本論》到《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經濟學一本就通

讀這本書,就像上一堂詼諧幽默、趣味橫生的經濟學概論,即使初次選修也不用擔心艱澀難懂,反而會驚豔「原來經濟學這麼有趣!」

「用讀一本書的時間,輕鬆讀破50本經濟學名著!」

  • 從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到現代皮凱提的暢銷書《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商業人士需要的知識素養,透過這本書就能一手掌握。
  • 日本補教名師以淺白易懂、抓重點的方式,精準扼要寫出50本經濟學名著的概論和心得,讓讀者很容易快速瞭解每本書的綱要。
  • 文字幽默風趣,用講故事的手法,輔以圖表說明,讓讀者很快理解名詞的意義和學說的前因後果。
  • 解說涵蓋名著作者背景簡介、書寫的特色,以及相關著作、如何切入、為何要讀這本書等個人意見,完全以口語方式撰寫,看文字就像在聽課一樣,十分流暢。

這本書,不只是介紹經濟學名著內容,蔭山老師同時也加入自己的所學,把經濟政治的思想史、演進,都融會貫通到裡面。即使從未接觸過經濟學或社會學的人,也能讀得津津有味,欲罷不能。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