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14年來首次電視演說,喚起病毒下德國人的「理性」

梅克爾14年來首次電視演說,喚起病毒下德國人的「理性」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其總理任期內首次特別電視講話中,梅克爾稱新冠病毒大流行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德國遇到的最大挑戰。德國之聲評論員Martin Muno認為,梅克爾此言並不過分。

文:Martin Muno

「自德國統一以來,不,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我們國家還沒有遇到過如此的挑戰,其結果將取決於我們能否共同團結行動。」聯邦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歷來不喜慷慨陳辭。即使是描述這一最大政治挑戰,她也選擇了理性、分析性的和謹慎的措辭,——與一位有博士學位的自然科學家的身份恰相契合。而且,正如在難民危機時期所表現的那樣,總是持樂觀態度:「我們能行」。

在德國執政超過14年的這位女政治家,首次在例行元旦致辭之外直接經由電視向全國公民發表講話;她還將那場導致全球5500萬人喪生、德國淪為廢墟的戰爭拿來作歷史比較。如果梅克爾這樣說,看來,局面一定是多少有些失控。

急速擴散

我們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學校、幼兒園、商店關閉;整個企業讓員工強制休假或居家工作;囤購;從取消度假旅遊到隔離,種種社會交往限制給我們的日常生活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與家人、朋友、熟人之間的談話中,病毒幾乎成為唯一話題。

威脅有多大,可以從數學家們那裡得知,他們稱新冠病毒的擴散速度是指數級。在德國,3月初時有130人確診感染新冠病毒;今天,數量已逾1.1萬。由此,病毒傳播的速度與科學家們的預測相符。若這一速度繼續下去,那很快就會突破10萬以致百萬大關——且不談無法確切統計的隱性數字。此外:這場全球大流行不是某個國家面對的威脅,而是全球的威脅。

面對這一局面,這位女總理做了唯一正確的事情:她不下指示,而是呼喚我們的理性。她相信,作為成熟理性的公民,我們的行為能因應局勢的變化。「社交距離」便是關鍵詞,——用粗俗些的說法就是「#stayfuckinghome」(你給我待在家裡)。或者,正如這位女總理所說的:「我們絕非只能被動地聽憑病毒傳播。我們擁有一種反制手段:我們必須出於對他人的考慮,相互間保持距離。」

死亡增加自由減少

麻煩在於,——梅克爾也談到了這一點,若干星期的強制休息尚不足以解決問題:「未來數周還會更困難」。會有更多人死亡、經濟損失巨大,甚或發生社會矛盾。

而且,我們需放棄某些自由。不過,這不是自成目的,而是不得不為之。作為一個社會,不管我們在哪裡生活,這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然而,它也可以是一個機會。這個小小的病毒此刻就已彰顯了那些大牌民粹主義者們的愚蠢嘴臉——人們只需看一眼川普(Donald Trump)的視訊。我們現在學到了,也可以通過其它方式溝通,視訊電話成了日常現象。我們感覺到了,不管以什麼方式,我們互依互屬;陌生人之間的團結互助讓人感到欣慰,——即便只是因為考慮到他人,保險起見換到馬路的另一邊去走。

我們將經歷什麼,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Zizek)所言一語中的:「即使最終重返正常,生活都會有別於我們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所習慣的那種方式。」我們正處於一次革命之中——它是否會有一個好結局,取決於我們每個人。

請您保持健康!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