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浮宮《聖賽巴斯提昂》:箭矢代表他生前遭受的苦難,也是黑死病的象徵

羅浮宮《聖賽巴斯提昂》:箭矢代表他生前遭受的苦難,也是黑死病的象徵
Photo Credit: 遍路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聖賽巴斯提昂》這幅畫的構圖角度,我們都非常熟悉,因為電影經常會採取這種仰角鏡頭,用來暗示某個角色的崇高地位或主宰性。這種視覺語言,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就出現了,而且這種視角也是畫家曼帖尼亞的風格特色之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淑雅、周明佳

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羅浮宮作品是《聖賽巴斯提昂》。這是一幅關於人類祈求上天憐憫的畫作,作畫者是古羅馬文化的狂粉:曼帖尼亞。

《聖賽巴斯提昂》這幅畫的構圖角度,我們都非常熟悉,因為電影經常會採取這種仰角鏡頭,用來暗示某個角色的崇高地位或主宰性。這種視覺語言,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就出現了,而且這種視角也是畫家曼帖尼亞的風格特色之一。

聖賽巴斯提昂是天主教的聖人。由於他在殉道之前是擔任羅馬皇帝的禁衛軍隊長,因此藝術家都會選擇將他描繪成身材健美的男子。曼帖尼亞更是將他理想化,畫得好像古羅馬時代的雕像一樣,甚至在他的腳下畫了雕像的底座。

事實上,曼帖尼亞在帕度亞(Padua)的工作坊學藝的時候,他的老師對古羅馬藝術非常著迷,收藏了許多古典雕像,而且開放讓他的學生研究。耳濡目染之下,曼帖尼亞對考古學產生興趣,開始嚮往古羅馬時代的藝術造型,筆下的人物因此帶有古典雕刻的輪廓,反而不像人體血肉的線條。

對曼帖尼亞來說,古羅馬雕塑之美,更勝過大自然的一切。表達古典的理想,一直是他在形式和精神上的最高追求,也讓他成了早期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大將。

在這幅畫中,聖賽巴斯提昂從低視角看上去,顯得無比的崇高和堅毅,他的腳下有兩名士兵經過,手上的箭矢在暗示著 他們可能就是殺害聖賽巴斯提昂的凶手,而曼帖尼亞也用這種高低對比的構圖,來傳達聖人和凶手之間的地位有天壤之別。

S__35815437
Photo Credit: 遍路文化提供
約1480年│蛋彩、畫布│255×140公分 曼帖尼亞(Andrea Mantegna) 約1431年生於義大利卡爾圖洛島(Isola di Carturo)|1506年逝於義大利曼圖亞(Mantua) 位置:德農館,1樓,5室

除了宛如古羅馬雕像的身材,聖人背後的柱子 很顯然也是羅馬建築中的科林斯式直柱,連接著一道羅馬式拱門,只是它們都已經是斷垣殘壁,這也是曼帖尼亞畫中很典型的設計。遠方的背景裡,可以看到懸崖峭壁、碎石路和洞窟,這些都是在指出 前往山巔那座城市的路有多麼艱辛,那裡就是《啟示錄》裡提到的聖城-耶路撒冷。

14世紀起,藝術家開始熱中於描繪聖賽巴斯提昂,而且經常把他畫成被綑綁在柱子前或樹幹旁的姿態,身上插著亂箭。聖賽巴斯提昂生前雖然貴為禁衛軍隊長,但是當他身為基督徒的身份被揭穿後,仍然逃不過被皇帝處死的命運,只是他被射了幾十箭後仍然沒有死去,而且被一個名叫Irene的寡婦很戲劇性救了出來,保住一命。但聖賽巴斯提昂命中注定殉教,事後他又毫無畏懼地跑到皇帝面前指責他壓迫教徒的行為,最後是被亂棍打死。

所以,當我們在西方藝術中看到身上插著箭矢的青年(有時候身邊還伴隨著一名女子),他絕對就是聖賽巴斯提昂(以及曾經救他一命的寡婦Irene)。箭矢已經成為他的象徵,因為他曾經被亂箭穿心,箭矢就代表他生前遭受的苦難。但是箭矢也是黑死病的象徵,因為從14世紀的40年代起,這種恐怖的瘟疫在歐洲大肆蔓延,傳染速度就像箭那樣快,而且一旦染上這種傳染病,身上會出現箭傷一樣的斑點,而聖賽巴斯提昂因為曾經在羅馬皇帝的亂箭下奇蹟生還,因此成了保護人們免於黑死病的主保聖人。

黑死病第一次大爆發是在西元541年,一直到西元760年才消失。到了1347年,它又捲土重來。根據羅馬教廷的計算,大約有兩千四百萬名教徒喪命於黑死病,幾乎占了當時歐洲人口的三分之一,在法國、英格蘭和義大利都造成了50%至60%的人口死亡。

S__35815439
Photo Credit: 遍路文化提供
《聖賽巴斯提昂》,曼帖尼亞,1456–1459,蛋彩、木板,68 × 30 cm,收藏於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奧地利維也納

事實上,14世紀後半,黑死病又爆發了三次,而且在那之後的300年間,平均每8到10年就會冒出來,造成各個城市至少10%的人口喪生,讓歐洲人的平均壽命從40歲驟減到20歲。 那是個恐懼的年代,每個人晚上上床就寢,都不能確定自己明天早上能不能再爬起來。黑死病也影響到藝術的發展,造成喬托之後那100多年的空白,直到16世紀才重現曙光,之後終於以一發不可擋的氣勢 以文藝復興的名義改寫西方藝術史。

黑死病在18世紀神祕地消失無蹤,但是歐洲人在幾百年間對它束手無策,也難怪他們當時只能倚賴聖賽巴斯提昂的庇佑。藝術家們不斷描繪這位聖人,光是曼帖尼亞就畫了三幅,羅浮宮收藏的是第二幅。

他的第一幅《聖賽巴斯提昂》現在收藏在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在這幅畫中,人物的表面同樣光滑有如雕像,建築物的細節 同樣展現了考古學式的精準考據,而聖人的姿勢也同樣符合「古典理想美」的優雅。最上面那朵白雲裡可以看到一個騎士的形象,史學家認為他代表羅馬神話中的時間之神(Saturn),他所經之處 一切盡皆消弭。我們可以說,曼帖尼亞是擁有古羅馬靈魂的文藝復興人。古羅馬文化的光輝,因為他的執迷而在文藝復興早期的年代重新綻放。

課程資訊
  • 《羅浮宮大師名作36講》線上音頻課程
  • 講師:林淑雅、周明佳
  • 美感素養=最強大的內建程式 因為在接下來的時代,所有的Business,都將是「美學的business」
  • 詳細資訊搜尋遍路文化.線上課程
  • 漫遊者文化x遍路文化聯合製作

註:此篇並未收錄於正課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