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正經歷一場集體的隔離:14天的居家檢疫,他們/我們該如何度過?

全世界正經歷一場集體的隔離:14天的居家檢疫,他們/我們該如何度過?
武漢肺炎襲擊台灣觀光,台北101附近的LOVE地標只有少數戴口罩遊客經過。|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截至3月24日為止,全台一共有超過8.6萬人因為疫情防範經歷過隔離,《關鍵評論網》採訪了3名剛從歐洲回台的人和心理師,透過他們的故事,更深一層了解被隔離者的心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年,全球因大流行疾病「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武漢肺炎)正經歷一場不斷擴大的隔離。

隔離,英文上稱做「Quarantine」,源自於義大利文「40天」的意思(quaranta giorni),原來是14世紀受黑死病襲擊的威尼斯,為了防止疾病擴散,由世界各地疫區抵達威尼斯港的水手,一律須留在船上40天。隔離雖然造成不便,但無論是對付中世紀的黑死病,或者21世紀的武漢肺炎,都是第一道封鎖線。

面對病毒可能自世界各地襲來,台灣在3月18日宣布,自國外入境者,一律進行14天隔離【註】。截至3月24日,全台一共有超過8.6萬人曾經歷過不同程度的隔離,目前正在隔離中的人超過4萬(包括超過2100人居家隔離中;4萬3000人居家檢疫中),每日增加人數約為300人。

曾經歷過隔離的朋友,這14天的生活如何?面對這場不知何時終止的大流行,我們又該如何自處?

我在台灣的隔離只有14天,義大利的家人卻是無期限

來自義大利的Stefano(陳璽文),最近剛從羅馬探親回來。在他2月離開台灣的時候,義大利還未被列為需要被隔離的國家之一,但後來爆發大量感染案例,成為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在2月27日被台灣正式升到三級警告,入境後一律要居家檢疫14天。當飛機在3月3日抵達台北時,Stefano並不知道,自己接下來將面對14天的隔離。

入境填了表、量了體溫後,檢疫人員告訴他盡快回家、未來14天都不能外出,連下樓都不行。於是他快快的搭上了巴士,回到在台北的住所。而在隔日,交通部在3月4日就組了防疫車隊,11日開始,若居家隔離檢疫者仍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將會受罰。

Stefano在台灣住了10幾年,台灣對他來說並不算陌生,14天不能出門,他就上網到家樂福買東西,或是叫「戶戶送」的無接觸送餐,在台灣的朋友也輪流幫他買東西。連倒垃圾,也有環保局的人專門登門來收。開始檢疫的第一天,區公所的人還送來居家檢疫包,裡面有口罩、也有台灣的零食。

IMG_4641
Photo Credit: Stefano 提供
Stefano收到的居家檢疫包,裡面有米飯、罐頭、還有台灣的零食米果。

「我一開始覺得很棒,終於有時間可以做菜,還可以讀劇本了!」Stefano說。14天的隔離生活,他重拾煮飯、讀書、看電影的興趣,但很快的在一周後,他開始感覺到不便襲來。

和同事視訊開會,進行中的會議有時因收訊不好被打斷,另外,Stefano經營的電影製片公司原預計要接待外國劇組來台灣看點,因他被隔離必須延後行程。沒想到這一延,卻碰上3月18日,台灣拉起邊境封鎖線,全面禁止外國人士入境,跨國合作只能暫時先告停。

只不過,比起生活上的際遇,這些工作遇到的難題,Stefano說都是小事。

「(在義大利的)家人也被關在家14天了」,Stefano說,2月份的義大利疫情剛爆發,但尚未像現在如此嚴峻,他仍能和朋友去餐廳吃飯、去看電影,電影院也都還有人。當時的義大利只有北部一個小城傳出確診,他說大家覺得封了那個小城就沒事,沒想回到台灣沒多久,義大利就全境封鎖了

在義大利民眾雖然可以外出,不過餐廳、酒吧這些「非必要」的場所,現在都暫時關閉了,人們正經歷一場從未看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的封城。「跟他們相比,台灣還好,只有待在家14天,你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Stefano說他在義大利的朋友們,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這像是戰時狀態。」他說。

封關之前,我去剪了頭髮

嫁到法國、定居比利時的A(化名),3月14日從巴黎飛回台北,是歐洲疫情升級為三級警告之前,最後一批飛回台灣的旅客。雖然飛行有一定的風險,但因為是原先就安排好的工作加探親,班機也還沒取消,A決定照常飛回台灣。

3月14日,是一個隔離的關鍵時間點,指揮中心當天將義大利以外、其他歐洲共27個國家與杜拜的疫情建議同時升到三級,入境台灣後一律列入居家檢疫14天,不得出門。不過,正在這些國家旅行的人,如果在台灣時間3月14日下午2點前登機,返國回來只需加強自主健康管理。

但是在台灣確診個案破百的3月18日,指揮中心決定擴大隔離對象,回溯3月5日到3月14日從歐洲回台灣的人,一律改為也要做居家檢疫,要求他們盡速與鄉鎮區公所聯絡,盡快開始隔離。

當時看到新聞,知道自己要被關14天,A坦言自己不是先去通報,而是立刻跑去剪了頭髮。

「這是我閉關之前想做的事之一,我有幾件想做的事,這是我唯一沒有做到的。」

她解釋說,自己剛生產完,在比利時的時候沒有跟外界接觸,評估自己的感染風險是低的。但她也知道,自己這樣做可能會受人非議,她說就算在家,哥哥一看到她,也會立刻把口罩戴起來。

因為是住家裡,生活三餐有父母照應,A的生活和之前沒有太大變化,就是在帶小孩的空檔中找時間工作,手機定時會接到檢疫人員打來確認自己和女兒的電話,晚上則與先生視訊。

問到最懷念這波疫情之前的什麼,A說最懷念的,是可以出門,想出門吃東西。只是現在不只在台北閉關,就算日後回到比利時也不行,「比利時現在餐廳全部都關閉了」。

比利時;布魯塞爾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商家大門緊閉,相關人員正在街上進行消毒。
「當初為什麼要出國?」「回來浪費醫療資源」一趟蜜月回來台灣變了調

剛從歐洲度完蜜月回國的Chris(化名),目前和伴侶一同待在文山區的住家中,還沉浸在蜜月的熱烈狀態中。只不過這趟蜜月旅行,從規劃到結束,恐怕都對Chris永生難忘。

3月14日自歐洲返國後,一下機,他在臉書上發了一則貼文,釐清自己並不是居家檢疫的對象、只要自主健康管理即可,沒想到接下來,各路友人不同程度的「關心」一湧而上。

友人要他們注意這個、注意那個,他說按照政府的規定就可以了,但友人說這還不夠,要他「超前部署」。

「社會充滿了對這個疾病的驚慌,驚慌甚至超過了疾病。」Chris說,自己身邊充斥著幾乎一言堂的氛圍,連住在同一個社區的母親也被波及,怕受鄰居非議、不敢和社區的人接觸。

「當初為什麼要出國?」「回來浪費醫療資源」,承受許多的指責,Chris說,「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情」,像被處罰,但他也說,自己出國旅行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樣理直氣壯,也有思索後果。

考量到雙方工作好不容易能請假,加上認識的醫生朋友也建議說只要到當地多注意、少去人多的地方就好,他們才決定成行。因為擔心疫情也將原本的跟團改成自由行,也重訂機票,將到曼谷轉機的航班改成直飛法國,他說法國那時的旅遊疫情建議,連一級注意都沒有。

法國在3月7日,Chris與伴侶出國4天後,疫情建議緊急上升到二級;二人回國當天,法國再度被升到三級,Chris與伴侶原來是2點前登機、只需要自主健康管理,但隨著3月18日的回溯檢疫,他們現在也正強制居家檢疫中。

其實已經有做好被隔離的心理準備,Chris說。只是當預設最壞的情況實現的時候,心情總是不會太好過,而被隔離者的心情,鮮少被外界注意。

Chris說,關起來的人,是不能動的,停滯的,是一種很可怕的狀態,很多人對這種停滯都難以忍受。「整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看電視、吃東西,或是一直睡覺,是一個有點混亂的狀態。」

「原本在家一直看電視,但後來發現看電視不太好,每天都在講很可怕的事,看外面蔓延的疫情,看人們在外搶貨囤貨。」他說,「新聞有一種效果,有時我們也喜歡看,像是看八卦,但看完就會集體的焦慮。」

台灣社會正面臨一場急性壓力,我們能如何自處?

生活經歷這麼多的變動,全台灣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集體隔離。不只是居家檢疫者,其實在外面的民眾可能更憂心。

衛福部2月成立的心理諮詢服務「安心專線1925」,2月期間每天接獲約15-20通民眾來電,但在3月16日境外移入疫情開始增加後,每天大概會接到200-300通電話,其中與武漢肺炎相關的差不多占了20%(60通左右),在3月18日宣布禁止外國人入境時,當天來電超過百通都在詢問疫情。

高雄市諮商心理師黃楷翔表示,目前在高雄市衛生局心理關懷專線,有7成多半是一般民眾來電,居家檢疫和隔離的電話只占3成。

為什麼是普通民眾比較擔心?黃楷翔指出,每個人在這波疫情裡,都會感受到壓力,像是看到附近的人咳嗽,會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感染?

「這是一個急性的壓力」,黃楷翔說,有太多的不確定性發生在生活,不只是針對疾病本身的擔心,更多的是從疾病衍生的心理壓力,包括工作還能不能持續?股票大跌、養老金不見了怎麼辦?或是像之前民眾囤貨的焦慮,不確定接下來能不能像現在一樣,自在的外出、旅行?有些人在擔心和壓力的過程,平常生活會被影響。

「政府的作為,非常關鍵性的影響民眾的身心健康」,黃楷翔說,像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天的記者會,在固定的時間召開,出現在記者會的人也差不多,都是在維持民眾對於一種現象的安定性,加上具體的告知疾病管控,也能增進人民對不確定的疾病的控制感。

指揮中心
Photo Credit: 疾管署 提供

黃楷翔解釋,人在壓力大的時候,情緒容易比較極端,包括對從國外回來的人的責罵也是。「都這種時刻了怎麼可能還可以出國」,這句話更深層的的涵義,其實反映人們對於生活缺乏安全感,擔心自己和家人也被傳染了怎麼辦?如果死了,那寵物怎麼辦?那些出國的人怎麼可以讓我的生活變得這麼緊張?黃楷翔說,聽到這些恐懼的核心,民眾對立的情緒,才能夠化解。

黃楷翔也指出,每個人面對不確定的事,因應的方式都不一樣,「沒有人可以跟你說怎麼辦」,像是囤貨的行為,某種程度是人民面對不確定性,一種很直覺的反應,因為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所以先幫自己準備好,只是「那個方式的準備好,是不是正確?是不是真的能安撫我們的不安?」

黃楷翔建議,有些人對未來的想像,是很災難化、很不安的,但其實現在就可以先做好被隔離的心理準備,只是準備的過程可以是很輕鬆、很物質層面的。像是可以先看Netflix上有哪些劇是自己還沒看過的、先存起來,愛健身的人可以想想未來怎麼做居家健身、怕無聊的話要不要買Switch。建議焦慮的時候,不妨可以做這些設想,透過實際的討論降低不安感。

「當你知道,你可以為你自己做點事的時候,那種不安感會下降,會比較有控制感,不安比較不會蔓延出來。」不過這樣的規劃,短期內恐怕不能包括出國。「這個疾病給我們一個啟示,我們的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去看此刻我所擁有的,這也是一個思考模式。」黃楷翔說。

延伸閱讀:

【註】:這裡的「隔離」,是用來傳達中文語境上的隔離意思,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因疾病防治訂定的隔離,意思不同。根據指揮中心,「居家隔離」的對象是確定感染武漢肺炎病例的接觸者,需配合居家隔離14天,由衛生主管機關每日追蹤2次體溫與健康狀況,期間不得外出;「居家檢疫」的對象為所有入境台灣人士,由里長或里幹事每日致電詢問健康狀況,期間同樣不得外出;「自主健康管理」的對象包括申請赴港澳獲准者、通報個案但已檢驗陰性解除隔離條件者、 社區監測通報採檢個案、以及在3月19日(全球疫情升為三級警示)以前,到第一級與第二級國家旅遊者,自主健康管理期間可以出門,但需要配戴口罩。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