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向中共說不的權利

香港向中共說不的權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最大的無形資產——法治和自由——所保障的,其實是向中共說不的權利。國際社會信任和加持香港,說到底也是基於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嘗試以上海、前海和深圳取代香港,但終究不能。皆因香港有法治和言論自由的保障,與國際社會接軌,乃中國和西方的交匯點,促進雙方資金、人才和技術的交流,互惠互利。用香港政治地理學者李家翹和蔡俊威的說法,城市是線自然匯聚的點。[1]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由不同的線(網絡)交錯/織而成。那些線並非單憑一個國家的意志便能拉在一起的。

香港最大的無形資產——法治和自由——所保障的,其實是向中共說不的權利。國際社會信任和加持香港,說到底也是基於此。靠中央指令打造出來的複製品,有形無實,在於上頭一個指令下來便要跪低,無任何成文法規可推翻聖旨。這是西方無法接受的遊戲規則。

況且,中國要複製香港,但抄不到那些受長時間洗禮和沉澱得來的歷史、傳統和文化因素,又無符合文明世界標準的公民素質,不會得到世人認同。正貨和山寨貨很容易分,前者使人有置身於監獄所無的自由和輕鬆。山寨貨再巴閉都好,活在其中的人,一有機會,便千方百計搞移民,背後原因不言而喻。

反送中一役重創香港聲譽。中國未派解放軍血洗清場,改由香港警察執行鎮壓任務,正因為不想做得太盡,怕因小失大。香港受制裁,便斷送貢獻中國的戰略地位和做白手套的利用價值。況且不一刀切,尚有其他方法止暴制亂。政府便一直未停過手,多管齊下,大搞警獨,要赤化香港,同時設法保留金融中心的虛名,騙取世人信任,幫中共走資、洗錢、玩財技、停泊資金和獲取西方技術。

AP_19274093556863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打壓港台只是頭盤,見真章靠廿三條立法,把言論和人身自由大幅收窄,變成政治花瓶。整肅法治方面,中共靠扶植聽話的法律界骨幹,以及利用當中漏洞 ,例如刑事檢控方面有盲點,便借助警察不受制約的權力,維護合符政權至高利益的法紀。

鄧炳強率先披露正與律政司硏究引用《反恐條例》檢控爆炸品案被告[2],再一次宣示「警獨」,宣示警方主導法律的詮釋、地位凌駕法律部門的政治含意。由警務處處長充當政府「法律代表」的先例一開,意味只要有需要,警方隨時可以反恐名義打壓外國旅客/投資者/在港人士,凍結被警方指控為有問題的資金和銀行戶口,對香港法治的破壞力,比通過逃犯條例有過之而無不及。

難怪戴耀廷形容香港法治變成喪屍,法律體制雖仍在運作,但已喪失了自主、靈氣及人性。[3]事實上,過去大半年警暴得不到法律制裁,使越來越多人否定香港有法治。警方一再選擇性執法,令法庭(被迫)變幫兇,成了當權者打擊異己的工具,已不止是石永泰口中的觀感問題。[4]無論法治,抑或言論自由,都受到毁滅性的威脅。

政府的所作所為,除了抗疫方面有聽從真正專家的意見外,其餘大都並非急市民所急,不是為市民福祉著想,而是相反。不用等太久,香港將變成一個無法抗旨的中國城市,使國際社會徹底失去信任,不再加持,不再給予特殊地位,並將進一步加強黑天鵝效應,送一國兩制上西天,附送全球性政治及經濟危機。香港人固然不會好過,中國的代價亦將大到難以估計。

資料來源︰

  1. 專訪香港學者李家翹、蔡俊威:超越「世界的香港」,回到「香港的香港」(端傳媒)
  2. 鄧炳強:爆炸品案研改控反恐例 立法後首引用 被問延伸國安法「現按目前法例做」(明報)
  3. 戴耀廷︰法治喪屍(蘋果日報)
  4. 「執法者死撐無錯 政府衝擊法治更甚」 石永泰:刑檢存盲點 獨立調查是出路(明報)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