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大城」故事:從泰劇《天生一對》談暹羅二三事

泰國「大城」故事:從泰劇《天生一對》談暹羅二三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記載泰國拉瑪三世在位期間,全泰人口約有3分之1的比例已是奴隸身分,而拉瑪五世致力推動泰國成為現代化國家的形象與基礎,勢須排除妨礙現代化發展的關鍵障礙:私人奴隸制度,如此國家才有足夠的自由勞動力,方得逐步累積國家資本,

西元1641年,荷蘭將葡萄牙勢力逐出麻六甲(Malacca)成為遠東海上新霸主的7年之後,荷蘭進一步再迫使暹羅在商貿互動做出重大讓步,以便實質掌握暹羅對外經貿大權。1656年,大城(阿育陀耶)王朝那萊王即位後便設法採取「聯英抗荷」尋求外援,但在1664年荷蘭進逼昭披耶河口並實施海上封鎖後,暹羅又被迫讓出「治外法權」,允許荷蘭取得獸皮的壟斷貿易權。此後,由於那萊王深受希臘寵臣康士坦丁‧法爾康(Constantine Phaulkon)的影響轉而「離英親法」抵抗荷蘭,這些史實過程成為泰劇《天生一對》的主要劇情軸線,並藉著男女主角的情愛糾葛,逐步演繹大城王朝如何在荷、英、法等西方強權角力脅迫下挺過外交難關。

Constantin_Phaulkon
Photo Credit:Wikipedia
曾擔任那萊王宰相的康士坦丁‧法爾康

本文藉著《天生一對》劇透的一些精彩橋段,探討暹羅那萊王統治的大城王朝期間,因面臨西方殖民主義勢力滲入而出現泰、西文化的涵化現象。

Narai
Photo Credit:Clestur CC BY 3.0
那萊王

泰人VS「發朗」

關於泰國境內早期民族定居的理論,迄今至少存在三種說法:南遷說,本土說及北移說,學術界未有定論。泰國位於中、印兩大文明古國間的中南半島心臟地帶,這個區域這些就是東南亞與南亞,東方文化與西方文明的重要交會樞紐,而該內部的多元族群型態又是少數跨越不同民族遷移融合的結果。這些民族有的先後從中國南部山區及越南高地南遷而來,有的則陸續自爪哇群島及馬來半島北移至此,再加入本地區重組的孟族、高棉人、馬來人及低緯度地區等其他原住民族,甚至西方列強傳教士或商賈移民後裔,於是造就出今日多民族國家的泰國樣貌,自然也形成兼容並蓄的特殊民族性格「泰國性(Thainess)」。

泰劇《天生一對》演繹那萊王統治時期(1656-1688)的阿育陀耶(大城)繁華榮景,當時允許英國、法國、荷蘭、印度和中國等其他族裔,在暹羅進行宗教傳播及自由貿易,於是可在碼頭、城區或市場得見不同民族混居,甚至形成特定族群村落,如荷蘭村、中國街等分佈,更由於那萊王對希臘人法爾康的寵信與授權(任命為外貿總監,財政大臣,甚至總理),法爾康遂積極發展暹法兩國互動與促成相互遣使等外交關係,致使暹羅統治階級和國防上層均充斥著法國傳教士及官兵,造成一般泰民習以「發朗,ฝรั่ง」(源自「法國,ฝรั่งเศส」一字)來泛稱所有西方白人。大城王朝那萊王駕崩後,政變即位的帕碧羅闍國王,揚棄前朝門戶開放政策,僅保留一定額度的對外商貿往來,以及准許少數傳教士續留泰境等保守立場,全面斷絕與西方交流並改持獨立鎖國政策,直到150年後的卻克里王朝拉瑪三世,泰國才又與西方國家開始逐步接觸。

Three_pagodas_Ayutthaya
Photo Credit: Gisling CC BY 3.0
阿瑜陀耶遺蹟公園三古塔

泰國奴隸制度VS現代化國家

《天生一對》男女主角與各自私有奴隸間的喜怒互動情節,常能發揮賺人熱淚、逗人發噱及發人深省的戲劇張力。泰國自素可泰王朝以來即存在奴隸制度,並通過當時的法律,規定奴隸可被分割為7類(戰俘、債務奴隸、買賣奴隸、自賣為奴、強制勞役、世襲奴隸等等),但實際要擺脫奴隸身分,只能用錢贖身買回自由,故可區分為「可贖身奴隸」和「非贖身奴隸」兩大類為主。「非贖身奴隸」的子女身分為世襲,奴隸是主人的私有財產,主人除無權處死奴隸外,奴隸是可被主人自由買賣或轉讓贈予。劇中一幕因女主角嘎拉給(การะเกด)呵護照顧自家奴隸的善舉傳出後,竟能引來大批無力為生的底層自由人,願意自賣為奴以求溫飽的橋段,這種現象,其實正是反映出大城時期存在於王公貴族與「無產者」(非貴族也非奴隸的普通人)間,貧富鴻溝與階級差距的真實情況。

泰幣第14版100泰銖背面鈔圖,是以卻克里王朝第五世王朱拉隆功大帝,其廢除奴隸制度為主視覺構圖印製。據記載泰國拉瑪三世在位期間,全泰人口約有3分之1的比例已是奴隸身分,而拉瑪五世致力推動泰國成為現代化國家的形象與基礎,勢須排除妨礙現代化發展的關鍵障礙私人奴隸制度,如此國家才有足夠的自由勞動力,方得逐步累積國家資本,因此朱拉隆功大帝自親政第二年(1874年)起,即開始頒布限制奴隸制的相關法令,直到駕崩前五年(1905年4月1日)敕令禁止買賣奴隸、強制勞役與自賣為奴等反奴隸法,廢除實施600餘年奴隸制度,使得所有泰人都能獲得人身和經濟自由的保障,也正因廢奴運動而導致暹羅封建制度的瓦解,有利催生泰國中央集權制度的實施與貫徹。

(泰劇《天生一對》預告片)

西方宗教VS佛教信仰

《天生一對》劇中的反派主角法爾康因遭受那萊王賞識,入朝5年內即被拔擢為「披耶‧維嘉顏卓(พระยาวิชาเยนทร์)」的貴族頭銜(分為五等:「昭披耶/เจ้าพระยา」,「披耶/พระยา」,「披พ/พระ」,「鑾/หลวง」,「坤/ขุน」),因此可以隨時入宮面聖,逐步培養出泰王對他的信任感,最終竟能以外國人的身分官拜總理之職。1665年法國耶穌會教士來到阿育陀耶王宮,由於那萊王的友善與寬容,以及法爾康的從旁美言與協助,當時竟讓法王路易十四(Louis XIV)與主教們誤認為暹羅國王有意受洗,於是便加強與暹羅發展外交關係並互換使節。《天生一對》巧妙還原了1685年法王遣使謁見那萊王的史實場景,而劇中演員法爾康居間斡旋法使呈遞國書時舉手投足的為難模樣,全部過程均被維妙維肖地模擬呈現,令觀眾彷彿親臨王宮見證這段暹法外交史實。

西方國家對於泰國的宣教經營其實由來已久,1550年左右葡萄牙道明會修士已抵達阿育陀耶城,1665年法國耶穌會會士更進入了大城王宮,但經過400餘年的努力宣教工作,經統計迄今在泰信仰包括天主教、基督教、摩門教等人口比例卻不到全泰人口的0.7%。究其因係自古歷代泰王如那萊王本人雖選擇信仰佛教,但對於泰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及允許外國傳教士宣教等立場則持相當開放的態度,此種「風中之竹」的宗教開放策略,除可成功圍堵西方列強以迫害宗教之名興兵進犯的藉口外,更能起到風行草偃、上行下效的「君王身教」效果,自然也造成一般泰民以佛教信仰為主要依歸。

《天生一對》掀起泰人瘋狂追劇的原因,不外乎是該劇還原出大城王朝那萊王統治時期的暹羅實況,從而由那段經歷內憂外患、風雨飄搖的歷史年代,激發泰國人民的團結意識,引發對復古風尚的追捧之外,劇中古語「歐造/อ๋อเจ้า」及傳統服裝更被視為流行風潮而出現在大街小巷,這樣透過戲劇性傳播而讓歷史知識傳播的效果,既成功地讓泰民了解傳統文化與舊時習俗,更簡單型塑出所謂的「泰國性/ความเป็นไทย」的國族認同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