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神秘宣傳策略,鎖國難度增加只好「以不變應萬變」

北韓神秘宣傳策略,鎖國難度增加只好「以不變應萬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韓劇《愛的迫降》來看,拜現代科技之賜,諸如手機在邊境能收到中國東北訊號或部分韓國基督教團體積極的「滲透」,以及近幾年隨著金正恩上台後兩韓關係和緩,隨之加大的對外開放力度,北韓的鎖國已比過去困難許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北韓相關新聞重回台灣媒體版面,首先是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疫情是否有延燒至北韓境內,但由於北韓資訊的不透明,迄今處於媒體爆料與官方否認的拉鋸階段。

不過我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CECC)還是於2020年3月17日宣布將北韓列入第三級警告,對始終表示確診數為0的北韓官方,自然是無情的打臉。

但北韓對於各方質疑始終不慍不火,反正官方宣傳我就是說沒有,你奈我何。

而另一個讓台灣人關注的是熱播韓劇《愛的迫降》(사랑의 불시착),新鮮的北韓題材搭上擅於行銷的韓國娛樂體系,已成功打入台灣人眼界。

韓國影視對北韓宣傳策略的影響

從韓劇《愛的迫降》來看,拜現代科技之賜,諸如手機在邊境能收到中國東北訊號或部分韓國基督教團體積極的「滲透」,以及近幾年隨著金正恩上台後兩韓關係和緩,隨之加大的對外開放力度,北韓的鎖國已比過去困難許多。

我們可以發現北韓也有K-POP等流行影視音樂追星族,最明確的例證是北韓官媒竟發表聲明批評《愛的迫降》為窮凶極惡的挑釁行為恐怕也是擔心未來該劇流入境內後造成的影響。

台灣一位知名韓籍YouTuber韓勾ㄟ金針菇 찐쩐꾸的《北韓系列》,由脫北者現身說法,也表明脫北者與北韓境內家屬均有連繫,資訊的完全封鎖已不可能。

而時代變換,北韓的宣傳策略除繼續保持低調神秘,並以教育強調金氏家族「白頭山血統」的「家天下」正當性外,似乎也沒什麼進展。

中國影視對北韓宣傳策略的啟發

但北韓的「社會主義老大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宣傳策略,卻讓我耳目一新。

中國改革開放後,吸收國際電影技術與思維,更重要的是由於影視產業的利潤巨大,資金與人才爭相投入,汰弱留強後已有長足進展。

與北韓類似,重要歷史事件上,中國同樣「逢十」必擴大慶祝,拍攝作為「主旋律」的影視作品,但從2009年電影《建國大業》、2011年電影《辛亥革命》、《建黨偉業》到2017年電影《建軍大業》,仍將黨政軍以歷史人物「群星薈萃」的剛硬方式呈現。

直到2019年的幾部慶祝電影:《古田軍號》、《紅星照耀中國》、《烈火英雄》、《決勝時刻》、《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卻多改採軟調感性訴求。

其中《我和我的祖國》作為獻禮大片,從激動人心的時刻著手,以「前夜」: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電動升旗、「相遇」:1964年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奪冠」:1984年中國女排奧運奪冠、「回歸」:1997年香港回歸、「北京你好」:2008年北京奧運、「護航」:2015年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式、「白晝流星」:2016年神舟十一號返回艙成功著陸等七大主題切入,評價不俗,尤其收到成效。

該片題材與演員自然循例全經精心設計挑選,改變的是將政府宣傳包裹在「小人物」的故事中,更為貼近人民,並讓人民更有認同感。

RTX5ZQ0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北韓「以不變應萬變」的宣傳策略

反觀北韓,北韓資訊除少數幾家官方媒體的主動披露外,北韓其實也有罕為人知的官方InstagramTwitterYouTube帳號,不過更新既慢,影音圖檔也少,其中更都是對領導人歌功頌德,或展現新興建設等千篇一律訊息,完全符合北韓「呈現好的一面」之調性。

由於北韓政府對內的控制力迄今仍相當強勁,當然必然有人認為守住國內媒體即可,但從《愛的迫降》等韓國影視的流行發現,完全忽略國外輿論的反饋似乎並非上策。

北韓「隱士」般的神秘宣傳策略,在現代社會風起雲湧的傳統媒體、自媒體下,已難以抵擋外界的衝擊。如金正恩連續策馬白頭山,成為「白馬王子」,固然有其政治意涵,但其實還不如韓國電影《白頭山》讓人印象深刻。

個人曾經看過許多近幾年北韓官方紙本出版品,諸如畫報、雜誌等,內容不外乎幾大層面:

  1. 類似「蔣公觀魚兒逆流而上」的領導人小故事、領導人今天又去哪的「足跡地圖」等黨國紀要;
  2. 音樂、美術、體育活動等教育藝文欄目;
  3. 農林漁牧產業的成長或豐收;
  4. 光鮮亮麗的新建設;
  5. 北韓名勝古蹟。

金正恩上台後的文宣上確有花較多篇幅在介紹新興企業,降低談過去的歷史故事比例,但說白了,仍大多政令宣導,過於官樣文章,很不生活化。

我在搭乘高麗航空時也拿過供旅客翻閱的《朝鮮》畫報為例,畫報的紙質磅數、色彩飽滿度均堪稱上乘,最大的特色是用色大膽,色彩極為鮮豔,基本可說是用顏色來彌補文章上的貧乏,內容不諱言有點乏善可陳。

北韓的文宣尤其偏於上對下的單向,少見互動,很有一貫的「北韓風格」,更總是以不變應萬變,但北韓宣傳策略既有韓國在後追擊,有中國於前可參考,實在也到了改弦易轍的地步。

北韓宣傳策略給我們的最大反思

由於北韓的閉關自守的宣傳策略,導致匱乏的北韓資訊,使媒體或學界「逼不得已」開始分析一些細微數據,冀求挖掘出蛛絲馬跡。當然每次朝鮮中央通訊社(KCNA)等以官媒之姿發聲的確會傳遞訊息,但我總認為與其追逐這些新聞不如多方瞭解北韓政府制度與社會型態。

台灣一些談話性電視節目,更為求標題聳動以吸引觀眾,無不將北韓的消息描繪地「生動無比」,如同「親眼目睹」一般,或是一時不察,或是刻意誇大,讓「假作真時真亦假」,使「假新聞」四處流竄,加上北韓對國際社會的漠不關心,不予回應,再助長這一形勢發展。

長此以往,北韓的形象自然崩壞,但我更想說的是,在這資訊爆炸的現代,探究真實其實反倒不易,「標籤化」尤其可怖可怕。如同北韓般,一旦跌入汙名深淵便難以翻身,媒體、輿論、影視作品無不落井下石。

正所謂「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本文並非要「洗白」北韓的惡行,只是想表達要了解關於北韓的真相,在真實與虛妄之間拿捏並不容易。

更甚者,上至政府公關,便須對輿論防患於未然,避免落居下風後陷入困境,下至個人評論事物,同樣須牢記勿輕信資訊,須抽絲剝繭方加以判斷,這些或許是北韓宣傳上給我們的最大反思。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