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承毅:何不把「武漢肺炎」視為加速器,為地方創生超前部署?

林承毅:何不把「武漢肺炎」視為加速器,為地方創生超前部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的出現,陰錯陽差的為「地方創生」迎來了非常態的現象,但「扎根安身立命之地」和「鄉村的第二個家」何嘗不就是地方未來的縮影?此危機展現之際,似乎也給了地方一個翻轉城鄉位置的絕佳契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十多年前SARS所帶來的巨大衝擊,也許至今許多人都還記憶猶新,也因為有那一段遭遇,讓年度台灣在面對武漢肺炎襲擊,就採用高規格的態度及「超前部署」的行動準則,來因應這一場不知道終點為何的防疫之戰。兩個多月下來,相比於其他國家,似乎仍在可控制的狀態之內,這樣進入到三月,看似一切緩步並平靜的狀態,似乎急轉直下再起漣漪。

首先,就是在中國疫情之後,隨之而來的歐陸大爆發,從南歐的義大利,西班牙,到中歐的德國,法國,甚至一海之隔的英國,不僅確診人數不斷攀升,如義大利的死亡人數,甚至始料未及的超越中國,甚至一開始相當樂觀的美國,許多州也面臨空間危機,全球彷如進入了大感染的緊急狀態,讓在近日,許多國家,包含台灣也已宣示將採取「封鎖國境」的模式,期盼能徹底切斷境外移入,來防堵並避免出現迴圈式的社區交叉感染的情形,尤其這個病毒潛伏期與發病的徵兆是如此的不可測,更加深了防疫的困難度。

在此情況之下,人人自危,生活將如驚弓之鳥般的謹慎,除了各式大小活動,尤其旅遊交流都將直接受到影響,尤其當跨國之間的造訪成為此刻的一大禁忌,國際旅遊產業必然受到嚴重衝擊。根據日前由日本觀光局所做的調查結果,光以今年二月份來說,總體遊客就減少了六成,而Resona Research更是做出預測,如果疫情一路蔓延到六月,預計日本國內經濟損失將高達一兆日圓,影響範圍將擴及運輸產業,零售產業,餐飲及休憩產業等,可說是全面性對於產業造成史無前例的衝擊。

但首先讓我們先把關注焦點拉回到「地方創生」的範疇。

首先要說的是,地方創生並非是一種產業,如果嚴格要說,它是政府在面對國家發展困境之下,所提出的一種迎向未來的策略,為的是解決時代變遷底下,所面臨看似不可逆之困境,高齡化,少子化及區域發展不均衡這些棘手的課題。

而背後的探究解決之道,無不期盼從「流動性」下手——如何引動都市人口關注並願意歸來,模式可以是返鄉、是移住、長住(long stay)或二地居等不同模式,當然如有困難,希望經由黏人的泥土,能人們被吸引並長期關注,使成為地方忠實粉絲—關係人口。

而短期的部分呢?一次性的外來旅人造訪,依舊是地方的收益來源之一,如何創造消費並增加依戀感,透過諸多項活動,產品為地方創造產品,展開以區域活化為核心的行動,注入振興的活水。當地方因而被需要並珍視,就更為強化其存在的理由,意義賦予的背後也造就地方品牌的生成,從而遍地開花,國土將走向均衡發展的新未來,這是我們理想中地方創生的終極願景。

北竿06據點化身民宿試營運(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隨著武漢肺炎這個「冒失鬼」在這個時刻降臨,將對正迎向創生二年之地域振興行動伙伴產生各種實質影響、副作用及衝擊,而在該事件產生的背後,是否隱含有些許新契機?

疫情必會對創生團隊產生影響,撐下去的動力又是什麼

我們這樣看,這群在過去幾年隨著風潮陸續返鄉蹲點,或早以深根多時的地方夥伴,在地方投入大致可分為兩種營運模式:第一類型為非營利社造模式,多半投入地方文史調查,文資保存,文化轉譯等模式,主要來源來自於公部門經費補助,而另一類為營利事業經營模式,投入範疇包含地方一二級產業品牌化營運,以及包含旅宿,體驗旅行,設計新商業等營運模式。

當然許多團隊多半會結合兩種類型,但無論如何,具有較高的文化性與社會關懷是這些團隊的共通點,而在面對這一波武漢肺炎衝擊,相對於有政府計畫挹注的團隊和走事業營運的團隊相對較為辛苦,多半是因為造訪人潮的減少,造成實體的營業項目受到衝擊。

此外,國外旅客部分,老實說還不算是大宗,較大的影響還是在國內旅遊部分,尤其近期感染人數日益增加,預期群眾心理,即使許多地點都位於相對安全的戶外,但大家依舊保守行事為先,而其實造成最大影響應該是在原本有固定穩定來源之國內機關團體見學旅遊上。受限疫情影響,短期之內應較難正常進行,其次,則是許多既定的活動,難以正常舉行,少了這群預期會造訪的群眾,勢必對於整體營收或發展帶來不小衝擊。

會不會有團隊就這樣陷入困境,在現金流嘎不過來營運空轉,再加上人流復甦不明的的情況之下因而滅頂?這會不會是一種不同於城市之地方型事業的營運考驗?尤其當團隊或服務發展到具有相對名聲及規模之後,沒預期會碰到如此意外,所以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挑戰?

要撤退,還是咬牙撐下去,畢竟已無所退路,這裡早就是安身立命之地,我想這必然是這些有志深耕在地,並早已抱持著「地方需要我,我就做什麼」心念的團隊,所會走的路。

願意留下而「永續」的企業,不是老字號,就是創生型團隊

反過來說,有一個值得觀察的現象,那就是許多地方團隊所處的區域範圍內,都有著一處具高知名度之所謂「特色老街」,諸如三峽、鹿港、旗山、坪林等處,過往這裡只要假日無不人聲鼎沸,但隨著疫情發生,這裡必然受到衝擊,一週、兩週、一月、兩月,隨著時間一拉長,許多外地過來純「做生意」的廠商經不起這樣的損失,因無利可圖之下多半會當機立斷選擇離開,而仍願意留下來的是什麼?老字號,或早已把這裡視為根據地之創生型團隊。

台北夜市人潮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因為在他們的認知中,事業的存在不僅僅是為了營利,而是期盼透過這樣商業模式的建立可以達到永續性,因此,出現一個非預期性的事件,不構成影響他們繼續深耕的理由,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肺炎事件就猶如一面「照妖鏡」來考驗團隊深耕在地的決心。

而從這一點,似乎又創造了另一種的顯像,那就是讓我們更加看清楚「觀光」與「交流」兩者之間的不同。

回頭思考一件事情,所謂的地方創生,是只要創造觀光人潮,讓更多的人到地方進行淺碟式的消費即可?還是希望能展開深度理解地方,並能營造出依戀感的交流片段?我想大家都會認為是後者。

但是綜觀目前台灣地方的產業發展,多半業者想的的確是如此嗎?當某位韓性政治人物,就憑藉著「人進來,貨出去,高雄發大財」這樣淺碟式口號,不僅萬人空巷席捲港都,當選高雄市長,甚至一度有機會成為台灣總統,由此更讓人理解,這樣的概念依舊是某些族群的信仰,認為地方創生無他,就是想辦法,把人騙進來,反正他們就會消費,或者是把東西賣出去,好不好是其次,但真的是這樣嗎?

我想絕對不是的。如果在地團隊,沒有辦法在行動中,表現出在地文化,內容意義及獨特魅力,讓人與地方之間產生進一步的關係,空有再多人的造訪都只是望梅止渴而已。

把這裡當成安身立命之地,自然會想辦法讓更多人過來

如先前所說,如果只是純粹要消費地方,賺一些觀光財,當有一天機會不來,無利可圖,必然是走向離開之路,但當團隊把這裡當成安生立命之地,縱使遊客不來,都會痛定思考回到原點思考,能否運用其他的模式,創造更多可能的接觸點,創造深度的依戀,當人不來的這個情境即時上演,是否也扮演著加速器的角色,讓人們能提早預應「地方消滅」將至前的情境感,當團隊能迎頭面對,或許這就是一種屬於地方未來的「超前準備」?

然後這次的疫情,也創造出一個真實情境,當居住的城市的人,因群聚現象而感到無比恐懼,尤其隨著確診人數逐步增加,產生恐慌性的特定商品爆買行為,再加上害怕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這時候過往始終屬於邊緣之「地方」,是不是從中找到其存在的優勢及發展契機?

戴口罩逛街(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僅如此,當預期的旅人也許都不來了,但因肺炎讓許多旅外學子、工作者,甚至因管制而無法如過往前往日本賞櫻、歐洲度假的人們,時間都因此空下來了,這時候,地方能提供什麼資源與魅力來吸引他們,這確實會是一個執得思索的契機,或許因此,地方就會從而翻轉,成為生活,關注與居住的新天地。

地方的食物無比充足,超市沒有人會跟你搶,地方的人口不多,人與人之間很親,但你不會時常相遇, 地方的空氣清新,空間很多,處處空曠怡人,地方的移動距離很短,不需長時間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這些過往被視為劣勢的,如今都將轉為優勢,或許地方可因此成為都市人的第二個居所,如狡兔般的第二窟,尤其當遠距工作經過這一次,更被視為可能,也因此挑戰我們過往對於「全球化」,「城市機能」等發展思維的執念。

在疫情之下,用十年當軸線來思考地方創生的未來

當我們視「地方創生」為一種迎向未來的願景,地域活化就是我們的實踐手段,當武漢肺炎的出現,陰錯陽差的迎來了非常態的現象,這何嘗不就是地方未來的縮影?而在此危機展現的另一頭,似乎也給了地方一個翻轉城鄉位置的絕佳契機,並從而帶給人們許多層面上的反思之情。

危機的背後,通常存在隱而危險的轉機,期許地方團隊能持續以振興為念,也許利用這個機會進行屬於你們的「超前部署」,除了要建構地方支持系統,更可以運用這個契機來召開一場共識化,在2020之春,以十年為期來瞄準聯合國所制定的「SDGS 2030」,好好靜下來貼近地方的脈動,思索屬於你與地方之間的關係。

如果能用十年的軸線來進行思考,把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寒冬,視為迎向未來十年之前的一場醞釀,帶著十年的尺度為經緯,來建構十年的宏觀世界,相信這一刻只是在實踐一個新蹲後跳的預備動作,當有這個肺炎事件為加速器作為墊背,地方創生的未來必將因此超前預備,準備展開令人耳目一新的嶄新新局。

民眾參觀新北投車站車廂特展記驛淡水線(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開場有一具相當著名的話語:「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剛好適合用來比喻當代,而我想要說是「這絕對是個屬於地方的時代!」

尤其,當人們正歷經前所未有的極端事件洗禮,人生觀,世界觀及價值觀,必將產生急遽轉變,這時候具有高度包容性,療癒感與風土味的地方,所蘊藏的價值必然更被看見。

因此,一切事不宜遲,需要即刻展開,地方振興,超前部署,紮穩馬步,即刻行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