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武漢肺炎,校園中的「特殊學生」比其他同學承受更大壓力

面對武漢肺炎,校園中的「特殊學生」比其他同學承受更大壓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身心障礙學生的心理需求而言,疫情的變化速度之快,也可能造成許多影響,例如十分仰賴穩定與規律的自閉症學生,可能因為疫情的變化,打亂生活或上課作息,需要花上更多時間適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思賢(台北市立蘭雅國民中學特教課後班兼任教師)

教育部於2020年3月16日發布新聞稿,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師生到本學期上課日為止,禁止出國。加上北部亦有某高中共兩名學生確診(教育部國教署,2020b),因此啟動全校停課及補課措施。雖然政府機關早已在開學前進行各項規範研擬(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2020;教育部,2020a)、防疫物資的整備與佈署,強化校園消毒與防疫措施,啟動線上教學計畫(線上課程教學與學習參考指引,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2020)並要求各校事先規劃(教育部,2020b),但疫情的變幻莫測,仍對校園中的師生心理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此時,校園中的輔導處(室),便承擔了重要的輔導工作,以團體及個別輔導的方式穩定師生情緒。

依照《特殊教育法》(2019)規定,特殊教育學生包含身心障礙及資賦優異兩類,這些學生因為在學習上具有特殊需求,因此通過鑑定之後,由校園中的特殊教育團隊提供服務。當校園防疫工作超前佈署,如火如荼進行,在校園中的這一群特殊教育學生,他們與我們共同在一個校園中學習、生活,也一樣面對著現在全球猛烈的疫情,但他們的特殊需求(註1)並不會因為這次的疫情而暫時消失,因此,要如何在疫情期間,仍提供完整的特殊教育服務,並穩定特殊學生們的心理,也應該是校園在防疫期間的一項重要議題。本文期待藉由淺顯方式說明校園中特殊教育學生的需求,以及特殊教育服務在疫情期間可能面臨的挑戰,讓教育工作者以及大眾看見此一可能在疫情期間被遺忘的議題,避免特殊學生的權益在疫情中被落下了。

身心障礙學生面臨的挑戰

對於安置在普通學校(非特殊教育學校)中的身心障礙學生而言,主要包含分散式資源班(註2)和集中式特教班(註3)兩種班級型態,這些身心障礙學生與普通學生一樣,都共同在疫情期間遭遇著學習上的挑戰,但對於特殊學生而言,要面對這些挑戰,實非易事。

首先,在校園中的分散式資源班,上課時多以小組方式授課(三至五人),且學生來自校園中的不同班級(如同社團課、選修課程等等),此類跑班授課的學習型態也跟著十二年國教課綱的實施,在校園中日益增加,但對於校園防疫工作及疫調而言,此類班級定會增加壓力,仰賴教師確實點名及記錄學生到班狀況,倘若校園中有學生確診,此類跑班學習所遇到的同學,也應匡列在接觸者中,具有感染風險。

再者,許多身心障礙學生因為部份生心理功能上的限制,導致在學習時沒有辦法跟上普通課程進度,或是需要不同的課程調整與支持,甚至是抽離至資源班上課。這些學習上的特殊需求,往往會導致身心障礙學生在使用現有的線上學習資源時,遇到困難,例如無法自行理解(讀懂)課程內容、或是因專注力問題仰賴教學中立即的師生互動與回饋,但線上教學資源較難以滿足。而在進行線上即時互動教學時,雖然有聲音、畫面與即時互動問答,許多軟體也有分享畫面、加分等等功能,但對於許多身心障礙學生而言,在實體學習時便十分仰賴老師在教學過程中的提醒(例如分心時,老師可能會敲敲學生的桌子提醒他專心;或是當學生無法回答出答案時,老師會給予視覺、手勢、身體示範等等提示),但在線上教學時,往往無法如實體課程般具體且真實,可能會造成學生的學習效果打折。

除了上課之外,特殊教育服務也包含許多面向,例如定期關心學生、提供輔具及專業人員服務(例如物理治療師到校服務)、親職教育或家庭支援、交通服務等等,以滿足特殊教育學生在校園中適應的各樣需求。學生對於這些服務的需求,不論是在正常上課時,或是因停課必須在家學習時,都是存在的,如何在停課期間,仍然落實各項支援性的特殊教育服務,也是在疫情中的一大挑戰。

最後,對身心障礙學生的心理需求而言,疫情的變化速度之快,也可能造成許多影響,例如十分仰賴穩定與規律的自閉症學生,可能因為疫情的變化,打亂生活或上課作息,需要花上更多時間適應;部分情感性與焦慮性疾患的學生,可能在疫情中產生較大的情緒波動。在疫情肆虐之際,對於身心障礙學生造成的心理影響,也是我們不容忽視的一塊。

資賦優異學生面臨的挑戰

許多人認為,資賦優異學生通常是聰明人,應該在此次疫情中,擔任如陳時中部長、唐鳳般等關鍵要角。但事實是,資優生有著比一般人更細膩的心思,波蘭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師Dabrowski曾提出資優學生的「過度激動特質」,是資優學生與生俱來的特質,Dabrowski將過度激動特質分為心理動作、感官、智能、想像以及情緒的過度激動五類。其中「情緒的過度激動」代表著資優學生對於情緒的感受更為強烈(如情緒敏感、有同理心等)、更強烈的生理現象(如臉紅心跳、手汗等)以及較大的情緒反應(造成壓抑、害怕、焦慮、內疚、關心死亡及社會議題、憂鬱與自殺傾向等)。

這樣的情感特質對於資優學生而言,在此次疫情中,他們也需要更多的輔導及關注(張新仁,2000)。例如肺炎疫情在全球造成數十萬人感染,超過萬人死亡,可能成為資優生擔心、焦慮的原因,不論是擔心自身及親友,或是對於世界各個角落疫情的在乎,都會在資優學生的心理上施加更多情緒壓力。

台中榮總醫護前進校園 教導小學生防疫觀念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面對疫情中的特殊教育

在我們攜手面對此次疫情的同時,筆者認為,特殊教育工作者可以主動出擊,在此次疫情中,協助校園中特殊學生情緒的穩定。我們可以做的工作包含如實做好特殊教育班級的防疫工作、不避諱在課程中談論疫情、加強關懷學生身心健康、提早預告並與學生共同演練停課的備案、教導學生分辨以及閱讀重要資訊、研擬線上課程的特殊教育課程調整方案、個別化教育計畫(IEP,註4)/個別輔導計畫(IGP,註5)的目標調整等等,這些工作在疫情期間,能幫助穩定校園中的特殊教育學生學習情形,並讓學校對特殊學生的服務仍然到位。

美國國家自閉症專業發展中心(NPDC)已發布「COVID-19 Toolkit」,針對自閉症發展全套COVID-19因應策略,有社會敘事教材協助學生瞭解這些改變的原因及宣導內容,也有洗手工作分析圖(供學習的步驟示意)等視覺提示,更有自我管理、情緒緩和及重新建立新的生活習慣的教材,以幫助自閉症學生及其相關人員,在疫情中穩定生活。有需要的讀者或特殊教育工作者,可至網站點閱。

在關鍵時刻,若因疫情造成停班停課,特殊教育的輔導與教學工作仍然不能間斷,對於學生的輔導、晤談及關懷,可能要改以視訊或電話方式進行。在停課期間,對特殊學生的輔導,可能也會與在校時有所不同,例如可能需要花更多時間關懷學生的作息及運用線上學習的情形,以及關心學生家庭生活等等。而改以線上進行學習的課程,特殊學生對於輔助學習資源與教材調整的需求,也不會因疫情而減少,反而可能因教材形式與內容的不統一,造成特教教師更大的工作量。特教教師可能需要透過事先調查,了解學校普通班級課程在停課期間擬使用的軟體及教材,事先在學習策略課程(註6)中教導學生使用,同時,針對線上學習課程的素材,設計調整後的課程,與普通班老師共同實施。

而對於特殊教育業務承辦人、特教行政單位(如各縣市特殊教育資源中心等),則可研擬更大的服務彈性,包含暫時延後評鑑以減輕行政工作量、部分學習輔具(教育輔助器材)允許學生暫時借回家中使用、擴大親職與教育諮詢專線,在線上提供特殊教育家庭支援或情緒行為支援服務(註7)等等,來支持第一線特教教師面對疫情的變化,成為學校特教教師的重要後盾。

結語

面對疫情的學校教育,校園師生已面臨許多挑戰,這些挑戰在特殊學生身上不僅不會消失,反而具有加乘效果,而其特殊教育需求,也不會因著停課而消失,不僅加重了學生學習及心理上的壓力,這些挑戰也會對特教教師造成許多額外負擔。雖然學校人員並非此次疫情中,身在機場、海關、醫院、檢疫單位等地的第一線人員,但卻是教育現場面對學生的第一線人員,倘若校園環境遭疫情以及恐慌所滲透,必定會對國家防疫造成更大的壓力。

面對疫情對教育現場所造成的衝擊,特教教師的服務壓力將會提升,盼所有正在線上共同努力的特教前輩與夥伴們,能攜手在疫情中,一同發揮團隊的力量,陪伴與保護特殊教育學生。而筆者也期盼,社會大眾及家長在面對學校中的各類特殊教育學生時,能以更多同理及關懷的角度看待,並正視校園中的特殊教育在此波疫情期間面對的挑戰,對於校園中特殊教育學生的穩定,以及對於教師們服務的品質,都有正面的影響。

最後,此次疫情雖然帶給特殊教育的課程及服務上許多的挑戰,但同時也給了我們許多的提醒,例如集中式特教班的資訊科技課程,在數位時代有其必要與重要性,應該以功能性(註8)的角度來看待,而非以「超出特教班學生的學習能力」為由,進而刪除課程;另外,特教教師的科技素養以及科技融入教學的能力,也將是疫情下的重要考驗。這些種種提醒,也應該成為我們在疫情過去之後,持續關注的面向。待疫情的寒冬過去,迎向陽光之際,我們能將疫情期間所發現的種種問題,慢慢補足與修復,成為面對未來更多挑戰的能量。讓我們攜手校園中的特殊學生,一同面對疫情,正向防疫!

本文乃筆者對於疫情期間特殊教育工作的個人觀察與看法,如有錯誤、不足或缺失,請各位先進與讀者不吝指正,在疫情期間,發揮集體智慧,共同成為國家防疫的重要後盾。作者亦感謝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黃琪雯同學,以及特殊教育中心胡心慈主任提供許多寶貴意見,使本文更臻完整。

參考資料
  •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2020,1月30日)。各級學校、幼兒園、實驗教育機構及團體、補習班、兒童課後照顧中心及托育機構因應中國大陸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開學前後之防護建議及健康管理措施。
  • 特殊教育法(2019)。中華民國108年4月24日總統華總一義字第10800039361號令修正公布。
  • 張新仁(2000)。從Dabrowski的理論看資優生的情緒發展。資優教育季刊,74,6-18。
  • 教育部國教署(2020a,3月16日)。高中以下學校全面停止師生出國。教育部新聞稿
  • 教育部國教署(2020b,3月19日)。北部某高中今確定因校內已有2名感染新冠病毒案例,全校停課。教育部新聞稿
  • 教育部(2020a,3月16日)。各級學校應掌握境外返台教職員工生動向 落實個人健康管理 維護校園安心學習環境。教育部新聞稿
  • 教育部(2020b,3月10日)。公私協力 線上教學演示。教育部新聞稿
  • 教育部資訊及科技教育司(2020,2月27日)。線上課程教學與學習參考指引
註解
  1. 特殊教育學生在學習及校園生活上,與普通學生不同的需求,例如生活自理、與他人的社交互動、學習技巧等等。
  2. 學生主要時間多在普通班級上課,只有部分科目跑班至資源教室上課,或是在早自修、午休及放學後外加額外的課程。
  3. 學生全部時間都在特教班上課,課程多由特殊教育教師根據學生的需求,設計生活化且現在或未來生活能用到、就業導向的課程。
  4. 被鑑定為身心障礙的學生,針對其特殊教育需求,所訂定的特殊教育服務計畫,專為個別學生所設計。
  5. 被鑑定為資賦優異的學生,針對其優勢能力進行輔導,協助發展潛能,所訂定的特殊教育服務計畫。
  6. 特殊需求領域課程的一類,旨在教導身心障礙學生運用各種學習技巧,幫助學業學習。
  7. 針對具有教嚴重情緒行為問題的特殊教育學生,提供專家諮詢、支援、行為的評估及介入方案訂定的特殊教育支援服務,是一線特教教師的重要後盾。
  8. 在課程中學習現在或未來生活必備的技能,所延伸出的課程,稱為功能性課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