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亞太地區人權狀況概述:中國處決的人數多過世界其他國家的加總

2014亞太地區人權狀況概述:中國處決的人數多過世界其他國家的加總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4年亞太地區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年輕世代透過更平價的通訊科技與社群媒體串連起來主張權利,而女性經常站在第一線。

文:國際特赦組織 台灣分會 翻譯團隊編譯

亞太地區橫跨半個地球、涵括超過一半的人口以及大部分的兒童。近年來,亞太地區的政經實力漸增,迅速改變全球權力與財富的導向。中國與美國爭奪影響力,而亞太地區強權,例如印度、中國與東南亞國協(ASEAN)之間的動態也同樣重要,我們必須在這脈絡下解讀人權趨勢。

儘管2014年有部分正面進展,包括一些國家選舉已承諾要改善人權,整體方向仍是退步的,包括犯罪者免責、女性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與暴力、持續使用酷刑與更多死刑、鎮壓言論與集會自由、施壓公民社會以及威脅人權捍衛者和媒體工作者。

令人擔心的跡象顯示,對宗教與族群的不容忍與歧視正在增加,而政府或同為共謀,或無力採取行動對抗歧視。部分地區的武裝衝突仍持續發生,尤其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聯邦直轄部落地區(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簡稱FATA)、緬甸與泰國。

聯合國發佈一份關於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北韓)人權情形的完整報告,提供該國幾乎所有系統性侵犯人權的細節,依然有數十萬人關押在集中營與其他拘留所,其中許多人未經審判,或未被以任何可辨識的罪名起訴。2014年底,聯合國大會認可該報告提出的憂慮,並送交安全理事會討論。

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的處境仍相當艱難,包括馬來西亞與澳洲在內的數個國家違反國際法禁止遣返原則,將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強制遣送回國,致使這些人在國內面臨嚴重的人權侵犯。

亞太地區數個國家仍持續執行死刑,2014年12月,塔利班攻擊巴基斯坦白夏瓦市(Peshawar)的陸軍公立學校,造成149人死亡,其中134名是兒童。這是巴基斯坦史上最慘烈的恐怖攻擊。承此,巴國政府取消暫停執行死刑,並迅速處決了7名涉入其他恐怖攻擊的囚犯,而巴國總理宣布由軍事法庭審理恐怖份子嫌犯的計畫,讓人對審判的公平性增添疑慮。

同性戀在數個國家仍是犯罪行為,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跨性別者受到法律認可,而馬來西亞上訴法院則判決,規定變裝違法的法律牴觸憲法。儘管如此,針對跨性別者的騷擾與暴力案件仍時有所聞。

正面的是,透過更平價可得的通訊科技,更多年輕人彼此串連投入社會運動。然而面對這些主張權利的年輕人,多國政府訴諸收緊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結社的自由,並試圖削弱公民社會。

社會運動抬頭

2014年亞太地區的社會運動風起雲湧,年輕世代透過更平價的通訊科技與社群媒體串連起來主張權利,而女性經常站在第一線。

選舉讓人們得以表達不滿並要求改變。7月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在印尼大選中大獲全勝,他在競選時承諾改善人權。去年9月斐濟舉行了和平的選舉——這是2006年軍事政變以來的第一次,儘管言論自由依舊受限,選舉期間我們看到社會和媒體的熱烈辯論。至2014年底,距離上次柬埔寨大選和大型示威活動已經一年,首都金邊的和平抗議幾乎已成為日常事件。

更多行動者與人權捍衛者攜手要求政府出面負責,2月在緬甸,Michaungkan鎮居民在仰光市政府周邊恢復靜坐抗議,抗議政府無法解決他們的土地糾紛案件。

更多人權行動者向國際社會尋求支持,越南政府首度允許國際特赦組織入境,這是超過20年來的第一次。儘管有些新團體成立、社運人士更頻繁地行使他們的言論自由權,他們仍面對嚴格的審查制度與懲罰。雖然6名異議人士在4月與6月提早獲釋,但仍有至少60名良心犯身陷囹圄。

在香港,主要由學生領導的數千名抗議者,從9月開始佔領街道爭取普選權。隨後在中國超過100名的行動者因聲援香港抗議者而被捕,到年底為止仍有31位被羈押。

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中間者)。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壓迫異議

面對逐漸增加的社會運動,多國政府當局限縮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的自由。2014年中國打壓維權運動的力道加劇,與新公民運動有關的多人被判刑2年到6年半不等,該運動是個鬆散的社運網絡。人權捍衛者曹順利遭羈押時中國當局拒絕提供適當的醫療照顧,她隨後於3月在醫院去世。

北韓沒有獨立的公民社會組織、報紙或政黨,北韓人民有義務接受當局的檢查,且可能因閱讀、觀看或收聽外國媒體而受罰。

軍隊與維安部隊過度使用武力(excessive force)以進一步鎮壓異議者。在柬埔寨,維安部隊過度使用武力來對付和平抗議者,包括1月時使用實彈對付抗議者並射殺抗議的紡織工人,居住權行動者因和平抗議而入獄。5月泰國發生軍事政變、宣布戒嚴後,我們看到許多人遭恣意拘留、禁止超過5人以上的政治集會、平民送交軍事審判且無權上訴,同時用法律來限制言論自由。

馬來西亞政府開始使用殖民時期的《煽動法》調查、起訴和監禁人權捍衛者、反對黨政治人物、記者、學者與學生。媒體與出版社受到廣泛的限制,法律規定印製印刷品須取得許可證,而國內事務部部長可以任意吊銷證照,獨立媒體則很難取得許可證。

印尼不斷傳出和平的政治行動者被逮捕與羈押的案件,尤其是在有獨立運動歷史的地區,例如巴布亞(Papua)與摩鹿加(Maluku)。在緬甸,言論自由與和平集會自由仍嚴重受限,人權捍衛者持續面對某些政府的強大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