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N號房事件」:層出不窮的性犯罪,27萬名觀看者都是加害人

韓國「N號房事件」:層出不窮的性犯罪,27萬名觀看者都是加害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認為要不要或如何公開加害者與聊天室成員訊息是一回事,這大型的集團性犯罪案件帶給大眾最大的反省或許是怎麼樣都無法達到「性別平等」的韓國社會。從如此集團性的犯罪手法可以看出,在高科技的發展底下,人類怎麼運用科技漏洞進行不法事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慈媛

週末兩日,韓國各大入口搜索網站的熱門搜索詞是「N號房事件」。嫌犯利用海外通訊軟體Telegram,在不同聊天室裡流傳性虐待、性剝削女性的影片,其中包含女性裸體上刻下「奴隸」字樣、要女性裸體學狗叫、吃糞便與馬桶水等惡劣手段。而付費加入聊天室的觀看者高達27萬人,這些觀看人數正在持續增加。觀看者同時是加害人,被害女性目前調查多達74名,其中還有未成年少女。

究竟什麼是N號房事件,被害女性如何受到性虐待?影片透過什麼方式流傳?觀看者如何透過通訊軟體進行影片交易?以下是筆者的新聞資料與翻譯整理。

首先,這是一個龐大又有系統的組織,透過兩大手段欺騙女性。其一是透過駭客傳送簡訊到女生手機,表示:「這好像是你的照片變成性愛影片,已經傳開了。」,並且附上連結,只要女方點下去,加害者便能取得個人資料。接著,加害者以個人資料作為威脅,要女方照著他的指示做,從此以後被害女性在Telegram當中被稱作「奴隸」。

另一手段是加害人利用Twitter貼「模特兒打工」文,表示有在找打工的女性可以參考,並且不要去做危險的工作,請聯絡我。此後,抱著希望的女性也在眾聊天室裡被稱做奴隸,同樣成為了性剝削、強姦、性虐待的受害者。

由於Telegram並不是南韓國內的通訊軟體,具有隱密性,在此通訊軟體上共享淫穢影片照片的聊天室多達77個,參與聊天室的人數高至27萬(包含重複),一個聊天室成員有2300餘名。被害女性已經無以計數,目前調查結果達74位,有16名是未成年者。

2018年底,在Telegram上叫做「N號房」,由暱稱「GODGOD」的人創立。在Telegram一號房,加害者GODGOD會先上傳被害女性的影片照片「預告」並且公布交易方式與金額。觀看者想看更多,會以金額等值「商品兌換卷」的方式取得進入二號房的連結。想再看更多就再付更多錢,最終進到N號房。而這些被害女性遭受性虐待的影片並非只是在N號房內流傳,而是被複製轉傳到「咖啡聊天室」、「三號房copy聊天室」。

而在這些聊天室當中,並不單純只是淫穢影片與照片,而是已經嚴重侵犯人權。包含要求女性吃糞便、喝尿液、在性器官中放入昆蟲與異質物,或者是用針與刀傷害自己等行為。

2019年9月,「博士聊天室」出現,加害者匿名「博士」,以定期招募模特兒的方式同樣的欺騙被害者,特別是有經濟困難的女性,裝作是要給被害者工作機會。這次,受害女性被性暴力後拍攝的影片則在Telegram上透過「假想貨幣」與觀看者進行交易。加害者「博士」不僅僅是將影片分成三種價格(20萬、60萬、150萬韓圜)等級來交易,而將被害女性的長相、名字、年紀、居住地都公開至一般聊天室,就連學校職場也都被公開。因此,被害女性更是成為直接的性侵受害者,在當時拍攝的強姦、性侵影片也被及時的上傳到Telegram給聊天室成員共有。

不只如此,更有女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間接成為了被害者。因為參與聊天室的成員,需要在群組裡用性凌辱發言,或是上傳更多資料才不會被退出聊天室。因此也產生了「近人情報聊天室」,這些聊天室成員上傳自己女友、前女友或是女性家人的照片,公開她們的個人資料,以至於一定有不知道自己成為被害者的女性。甚至有些聊天室成員會將近人的女生照片與其他女性的裸體照片合成與其他成員共享。

在此其中,又分成「女教師、女軍、女警、女護士、女中學生、少女」等聊天室。

現在不只是在Telegram上,在其他社交網站上也出現想要觀看影片的人尋找影片來源,不僅僅該處罰散布影片進行性剝削的嫌犯,「高達27萬的觀看者消費者也是共犯」這樣的呼籲已經在韓國網站上引發爆炸性的討論。

目前韓國警方調查後已經逮捕嫌犯「博士」,不過「GODGOD」仍然逍遙法外,且不知道還有多少營運管理組織的加害者。值得注意的是,此N號房事件最早出現新聞時機在去年11月,可是卻沒有媒體大幅報導,有網友整理當時只有四家媒體報導,是直到《國民日報》記者臥底Telegram其中在本月9日發布四連篇調查報導後才受到大眾的關注。

許多韓國藝人與政治人物在近期站出來要公開加害者的身分,同時也有人到青瓦台請願公開管理組織者以及所有聊天室成員身分,兩項請願都已經突破兩百萬人次。

筆者認為要不要或如何公開加害者與聊天室成員訊息是一回事,這大型的集團性犯罪案件帶給大眾最大的反省或許是怎麼樣都無法達到「性別平等」的韓國社會。從如此集團性的犯罪手法可以看出,在高科技的發展底下,人類怎麼運用科技漏洞進行不法事件。

為什麼韓國不分大小的性犯罪案件層出不窮?從早期的演藝圈潛規則:陪睡文化開始,演員張紫妍自殺後在遺書裡公開,出道四年來被迫從事性交易:「每當穿新衣服時,就是跟新男人陪酒陪睡的日子。」事件並沒有在女星離開世界後得到正義,案件以「證據不足」結案。由張紫妍本人列舉的加害男性名單與被害文書,內容不夠刑事犯罪的條件,最終在去年錯過了公訴時效。

去年自殺的前女團KARA成員具荷拉,生前飽受前男友威脅,不僅僅受到暴力對待,控訴自己被抓頭髮、推撞牆,甚至被男友拿著性愛影片要脅不准告發,具荷拉在自家門口下跪求饒的畫面歷歷在目。法庭上據法官以兩人是情侶關係,且影片中女方並無阻止拍攝無法認定偷拍,對前男友的性暴力行為判定無罪。而具荷拉離世後兩個月,前男友甚至仍對判決不甘,繼續提出上訴。

女星的離世並沒有讓韓國社會汲取教訓,男星鄭俊英、勝利與多名藝人的手機通訊軟體散播偷拍性關係影片,並且露骨、對女性不尊重、女性商品化的言論浮上檯面,筆者相信這些發生在演藝圈的案件都只是韓國黑暗社會的冰山一角。

為什麼女性的生活處處充滿偷拍、個資洩漏等危機?那些喊著說「韓國父權已經是過去式」、「女權自助餐」的人們在這時候去了哪呢?筆者認為韓國深根蒂固的父權文化使得女性地位低落,最重要的是性別平等教育等觀念導正。請給女性最基本的尊重,並且強烈要求韓國修性犯罪相關法律。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