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彭筱婷《憤怒與希望》推薦文:重新學習如何生活在一起

唐鳳、彭筱婷《憤怒與希望》推薦文:重新學習如何生活在一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的主軸,看似研究社會運動的內涵,其實,透過這些社會運動,柯司特更直指現今世界迫切需要的共同夢想:「一個新的政治審議、發聲和決策形式。」

文:唐鳳(g0v「立法院線路松」貢獻者,318運動時曾參與全程通訊傳播)、彭筱婷(台大新聞E論壇成員,318運動時曾參與全程現場報導)

重新學習如何生活在一起

2014年3月18日,以數百名大學生為主體的年輕社會運動者,衝入立法院占領議場。當時政府正考慮簽定外界諸多疑慮的《服貿協議》,執政的國民黨立委在爭論不休的立院委員會中,僅以三十秒便宣告《服貿協議》通過,公民社會為之嘩然。

議場被占領不久後,進出通道隨即遭警方封鎖,因此,當天晚上許多人透過臉書、LINE等通訊軟體,將場內情形即時傳播上網,自此成為長達二十二天的占領行動中,網路使用的濫觴。

在318運動中,許多人都是透過網路,深度參與現場。當時占領場內外不時傳出「警察來了」「有暴徒」等訊息,因此公民科技社群g0v的朋友,在現場架設直播站,讓街上的人們,凡走過就可以看到占領現場的狀態,後來也有朋友在場內速記、直播在字幕牆上,讓路過民眾知道最新情況。

各大傳播院校的研究生,也在基於「報導事實」的共同理念下,自發透過台大新聞所的「台大新聞e論壇」臉書專頁發布新聞,更打破傳統媒體的新聞產製流程,利用hackpad平台「共筆」寫新聞、並透過視覺化圖表等多元方式呈現報導,更時時與網路上的讀者互動,核實資訊。

從組織者運用通訊軟體串連,到新聞工作者透過數位工具製作報導、查核訊息,網路在318運動中,不只提供訊息流通的管道,更連結了世界各地關心此議題的人。後續許多研究,也指出318運動中的諸多現象,和曼威・柯司特(Manuel Castells)的「網絡社會運動」理論不謀而合。

318運動前兩年,柯司特集結自己對於2010年自突尼西亞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到2011年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等各地大型社會運動的研究和觀察,出版《憤怒與希望:網際網絡時代的社會運動》(Networks of Outrage and Hope: Social Movements in the Internet Age)一書,旋即成為社會運動和資訊傳播領域的經典之作。後來數年各地風起雲湧的抗爭中,柯司特的論述不斷地被印證。例如,網路創造出「連結數位與實體的新生公共空間」——在318運動和同年稍晚的香港占中運動中,我們都看見這樣的空間就地形成。

柯司特另一個重要的觀察,則是指出網路社會運動中的「個體性」和「自主性」,這點在2019年的香港運動中,得到更深層的體現。318運動占領了立法院二十二天,是由二十個左右的NGO所領導;同年9月香港的雨傘運動,雖然後期出現「反大台」的聲音,但特定組織和運動人士被視為領導者的狀況,與318運動仍頗為相似。

此情景在 2019年的香港,出現了質變。香港人從年初便多次上街抗議《逃犯條例》,港府警力也隨之不斷升級,以至於運動者以明星李小龍的名言「Be water」為號召,不拘泥於形式,隨時隨地都可集結,抗爭完就散去。

這次香港抗爭的做法,顛覆了過往社會運動一定要有組織者、固定地點的形式,讓每個參與者都可以是組織者,每一個人都可以決定,自己在這邊要做什麼事,而且願意分享串連其他參與者,迅速將資訊散佈各地,給幾千甚至幾萬名其他組織者。

除了運動哲學,資通訊技術的提升,也是讓「流水式」運動可以綿延不斷的關鍵。2014年時,群眾直播技術才剛萌芽,因此運動者往往還是只能透過照片、文字,未必總是能達到「共同在場」的感覺。而這次香港人的「be water」,正是依賴著共同在場的感覺,一起做出集體行動,正如柯司特所說:「個別的行動者可以在自己選擇的網絡中,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建立自主性。」

本書的主軸,看似研究社會運動的內涵,其實,透過這些社會運動,柯司特更直指現今世界迫切需要的共同夢想:「一個新的政治審議、發聲和決策形式。」在318、香港反修例兩場運動過後,台港兩地在地方層級的選舉都出現很大的轉變。從 2014年開始,台灣更將開放政府的精神納入施政方針之中,將這些占領者和支持占領者群眾的訴求,變成國家新的方向、新的力量。

這樣的做法,為台灣政府與公民之間,開拓出許多更直接的溝通管道。例如,國發會自2015年推出「Join公民參與平台」,開放民眾提案,只要有5000人連署,相關單位就須回應。至今已超過1060萬個訪客——幾乎是台灣人口的一半。

而在2020年2月,台灣因COVID-19疫情,而實施口罩限額購買制度,衛福部健保署更在短短七十二小時之內,與g0v社群朋友協作出對應的開放資料應用,透過視覺化地圖、聊天機器人、語音助理等多元管道,成功讓有需要的朋友,查詢到購買地點和供需情形。

時至今日,將人民意見納入政策、與民間社群協作,已經成為台灣公務文化的日常。這些新型態的民主實驗,除了因為台灣擁有高度發展的網路環境,更重要的是從318運動開始,人們學到,透過網際網路,可以遇到成千上萬感受雷同的人,進而彼此傾聽、共同協作,最後形成群體行動,促成改變。

「網絡社會運動留給我們的遺贈,就是開創了一種可能性,讓我們在真正的民主社會中,重新學習如何生活在一起。」這本書的最後一句話,無疑是柯司特給予世界的最好提醒:每場社會運動結束後,才是真正的開始。唯有勇於探索未知、連結彼此,才能一起重新創造民主,讓未來透過我們而來臨。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