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式幸福」背後的社會實況:泰國人真的幸福快樂嗎?

「泰式幸福」背後的社會實況:泰國人真的幸福快樂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人相信「人生即是苦難」與「知足才能常樂」等概念,因為「苦」與「樂」皆是前世修為的「果」,早已是命中註定的因果,此種性格特徵體現在對傳統社會階層制度的默認,對社會現實生活如貧困、吸毒、酗酒、貪腐或環境污染等重要問題的容忍與麻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聯合國自2012年起,每年會在3月20日的「國際幸福日」公布所謂「全球幸福報告」,今年聯合國「永續發展解決方案網路(SDSN)」亦循例公布「2020全球幸福指數報告」,其中台灣位列第25名高居東亞及東南亞國家之冠,而泰國也以排名54列居第4名;另根據美國彭博網(Bloomberg News)發布的「痛苦指數(Misery Index)」排行榜得知,泰國在世上62國中的悲慘指數排名最低。

藉由上述報告分析,聯合國經由153國每人平均GDP(國內生產毛額)、社會支持、健康平均餘命、自由度、慷慨捐款程度、政府或私人企業有無貪腐等「正向指數」進行排名,或是彭博網依據「痛苦指數」參考的失業率與消費者物價指數(通貨膨脹率)等「負面指數」反推,泰國無疑在此所謂「幸福評比」的國家排序,名列前茅,表現不俗。

每個民族因其所在的自然環境、歷史變革及宗教文化等因素,形成其獨特的民族性格特徵,例如世人普遍認知德國人嚴謹、法國人浪漫、英國人刻板、美國人機會、印度人精算、日本人勤勞及台灣人敦厚等特質,說明了一個民族的性格養成是靠民族內個體成員,在其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形成具有共同性的心理情緒、性格特質、價值取向、行為舉止,及對人事物的相似看法與應對態度之表象總和。易言之,一個民族的性格不是在一朝一夕間成型,也不可能被某個個人或團體影響左右,它的形成與各個民族長期所依存的生活環境、社會背景及文化傳統具有緊密關聯,因此若想要改變一個國家或民族的前途,實需就其民族性格認真審視之。

民族性格特徵是一個民族對現實生活的穩定態度和習慣化的行為方式系統,它是一個既存在著人性的普羅性和民族的獨特性,也存在著善與惡、優與劣、積極與消極的相對立場,因此泰人的民族性格與其幸福感的產生必定有著密切連結,本文將以泰國學者分析的泰人負面性格,藉以探討所謂「泰式幸福」背後的泰國社會實況。

泰式權力義務的不對稱觀

泰國的民族性格一般被歸結具有溫厚善良、容易滿足、團結友愛、崇拜權威、愛講面子、慈悲為懷與忍耐麻木等多重特徵。這些具有相互矛盾的民族性格,一方面造就出泰人知足常樂的幸福泉源,另一方面則是社會發展遲緩的癥結主因。泰國學者威臘‧維臘尼帕旺(วิรัช วิรัชนิภาวรรณ)曾於1997年1月20日發表一篇有關《阻礙泰國社會發展的30項泰人性格/ วิเคาระห์ลักษณะอุปนิสัยของคนไทยที่เป็นอุปสรรคต่อการพัฒนา》報告,分析指出泰民擁有的民族性格,是造成泰國經濟曲折發展與政壇跌宕起伏的重要原因,並且因根深蒂固的尊卑觀念與階級意識、崇尚特權、重視物慾,及欠缺自省與為大局設想的能力等性格缺點,故當政府或個人面對貪瀆或誘惑時,自然也就無力抗拒而做出錯誤判斷。

1
製圖 : 楊俊業博士
泰國學者威臘‧維臘尼帕旺提出的《阻礙泰國社會發展的30項泰人性格/ วิเคาระห์ลักษณะอุปนิสัยของคนไทยที่เป็นอุปสรรคต่อการพัฒนา》

美國康乃爾大學人類學家John Embree教授,曾以「鬆懈結構的社會(Loosely structured society)」為題描述泰國人的性格,認為泰人具有一種鬆懈、散漫和個人傾向的特質;泰國人不強求個人對社會準則刻板化的遵從,因此表現在行為上就顯得鬆懈、散漫,甚至各行其是。他認為泰國人有兩個明顯的特性,即強烈的個人主義和高度的縱容性;在此,個人主義不是基於對平等的權力義務而有的深刻認識,相反地,是認為權力乃是來自官僚階級的權威,只有在個人無法逃避權威時,才需有義務的付出,因此,如何技巧地推開義務而不受政府或法律制裁,是被視為擁有權力的最高境界,而這種民族性格,正是阻礙泰國政經正常發展的關鍵所在。

泰民篤信生死輪迴的命定觀

上座部佛教文化除對泰國社會歷史、文學藝術、風俗習慣及生活規範等範疇產生重大影響外,對泰國民族性格的塑造亦扮演關鍵性角色。佛教主張前世、今世與來世的「三世輪迴論」,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報應說」,強調人生變幻無常,一切命中註定,只有忍受順從、修習佛法、去惡積德才能得到來世的幸福,此等教義,型塑出泰人具有慈悲為懷與忍耐麻木等隱忍性格。

泰人相信「人生即是苦難」與「知足才能常樂」等概念,因為「苦」與「樂」皆是前世修為的「果」,早已是命中註定的因果,此種性格特徵體現在對傳統社會階層制度的默認,對社會現實生活如貧困、吸毒、酗酒、貪腐或環境污染等重要問題的容忍與麻木,因此泰人遇事常以蒼天有眼(สรรค์มีตา)、聽天由命(ตามบุญตามกรรม)或泰然冷淡(ใจเย็นเย็น)等無為態度去應對,亦正因這種忍耐麻木的消極性格,導致泰人極易養成不求進取、逆來順受與及時享樂等心理特質,此即是泰國學者批評為阻礙社會發展的民族惰性。

泰式唯心論的人生哲學觀

泰國人是純粹唯心主義論者,因為相信順從心靈就是順從天命,「心」是利弊得失、待人接物及隱忍犠牲的道德衡量準則,更是「人身」凡體的實際主宰,因為人生面臨的所有苦難和遺憾都起因於「心焚(ใจร้อน)」,唯有「心涼(ใจเย็น)」才能面對逆境接受考驗,倘若凡事能不違背心意而順從命運,只要能做到心安理得與心平氣和,就算是賣「身」但不賣「心」,一樣可以獲得宗教救贖而被社會接納。

由於泰人對於「心」的格外重視,故在泰語詞藻內創造出許多「心」的衍生詞,泰語「ใจ」是「心」的意思,可放在形容詞之前、後共同組成詞組,若放在形容詞前面時,可表示心情、心態等情境,若放在形容詞後面時,則變成形容詞狀態解釋。泰國人的「心」哲學,無疑有其專屬的文化性及特殊的民族性,這種溫厚善良與知足常樂的民族性格,體現在日常見面招呼語即是「สบายดีไหม」(您好!字面意為「舒適順心嗎?」),簡言之,泰人在乎的是「心」而不同於華人招呼的是「體」吃飽了嗎?

2
製圖 : 楊俊業博士
泰語詞藻以「心」組成的衍生詞例句
泰式幸福背後的社會問題

泰國學者威臘教授的研究報告《阻礙泰國社會發展的30項泰人性格》中明確指出,泰人奉行宿命論及欠缺計劃的性格,導致好賭、酗酒與嬉樂等不良習慣,並衍生出許多嚴重的社會問題。根據泰國國家經濟及社會發展委員會辦事處(NESDB)公佈的2018年第一季泰國社會問題顯示,毒品、身體受害及搶劫案件有近10萬起;另外,依據賭博問題研究中心報告,2017年有近一半泰國人(約2,890萬人)參與賭博,其中15-25歲的年輕人達約360萬人,政府彩票無疑是最受歡迎的一種賭博形式,約有2千萬人參與,其他包括地下彩票、撲克牌、賭(足)球、鬥牛(雞)等賭博形式亦常存於民間社會。

泰人寅吃卯糧、及時行樂的生活消費觀念,極易造成個人與家庭嚴重的負債問題,根據泰國國家統計局2017年收支數據顯現,2,100萬戶家庭中有1,080萬戶家庭平均債務高達178,994泰銖,其中多數泰人收入的4分之1用於購買彩票、喝酒、抽煙等物慾享樂及其他追求時髦的消費支出,由此而衍生的治安亂象,使得泰國政府不得不制定並推行相關政策(彩票限價、售酒限時、室內禁煙)來設法緩解民眾的負債壓力。泰人的精神生活追求中庸而避免極端,服膺階級致崇拜權威,「愛面子」的民族性格即使個人債臺高築,生活不豐,政府為了國家與人民的顏面,仍得以低至1.3%的失業率和0.66%的通貨膨脹率為包裝數據,而被彭博網評量為「痛苦指數」最低的國家。

泰國
Photo Credit:doronko CC BY SA 2.0
民調背後隱藏的貧富差距

依據2018年8月泰國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局公佈最新統計數據,泰國國內目前至少有6百至7百萬貧窮人口,平均年收入不到3萬泰銖(約900美元),另據社會發展暨人類安全部資料顯示,另有120萬泰人處於極度貧窮邊緣,面臨三餐無以為繼的狀態。泰國法政大學(มหาวิทยาลัยธรรมศาสตร์)經濟學者端馬尼(ดวงมณี เลาวกุล)於2013年研究指出,泰國全國80%的土地集中在20%的地主手中,最貧窮的20%人口只擁有不到0.3 %的土地,目前全國農業人口約有2,500萬人,佔總人口的38%,而他們多數生活在貧窮線邊緣。最後,依據2018年CS全球財富報告(CS Global Wealth Report 2018)顯示,1%泰國人擁有全國66.9%的資產,已成為全球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

由於泰人「愛面子(มีหน้ามีตา)」及「沒關係(ไม่เป็นไร)」的性格特徵,因此對國內各項民意調查配合的美化程度超乎外人想像,例如泰國超級民調中心(Super Poll)於2018年7月1日公佈的民調結果,「當民眾看到泰國和其他國家,齊心協力搜救被困洞穴的12名少年足球運動員及1名教練的新聞時」,泰民的幸福指數竟可高達9.34分(滿分10分),分數排在第2名的是家庭幸福指數8.96分,而其他指數如心理幸福指數7.89分、身體幸福指數7.83分、居住社區指數7.72分,就連「當想到錢包內數額時」的幸福指數也有6.03分。另外,依據泰國國家統計局使用工作幸福自評工具(HAPPINOMETER)所做的「2018年工作幸福感調查結果」,發現全國工作人群的工作幸福感平均綜合指數(58.26分)達到「幸福(HAPPY) 」水平區間(幸福指數50.00-74.99分)。這些高民調數字所代表的幸福意義,實在反映不出泰國社會貧富懸殊的真像。

泰國前述兩類全國性的幸福民調數據,其實無法真正反映出曼谷人與其他城鄉住民之間的幸福差距,依據2018年7、8月間由泰國心理健康廳,針對2,261位年紀在15至60歲的曼谷地區居民和上班族所做的「曼谷居民幸福指數大調查」發現,有45%受訪者覺得「生活壓力極高」,主因是「賺太少」外,另包括生活費高昂、人際關係複雜,甚至是大量的新聞資訊等原因,但儘管有近半數受訪者表示生活壓力過大,卻仍有68%的人認為「自己過得幸福」,這種看似高分的幸福指數,若相較2015年同期有84%的曼谷人覺得生活幸福的參照前例,2018年的調查數據已呈現出連續3年下降達16個百分點的事實,其結果顯示曼谷人其實是處於相對不幸福的狀態。

「泰式幸福」是一種努力接受現況及自我感覺良好的精神幸福,是把快樂泉源回溯到以心靈判斷為依歸的衡量標準,這種「知足常樂」及「與世無爭」的民族性格,有時更超越「人在福中不知福」的幸福境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