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奧運史上命運多舛的東京,這次能否以光彩奪目的姿態回歸?

夏季奧運史上命運多舛的東京,這次能否以光彩奪目的姿態回歸?
照片中的人像為現任國際奧委會主席Thomas Bach|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運在歷史上只有3次中斷,分別是1916年的柏林奧運(因為一戰停辦)、1940年的東京奧運與1944年的倫敦奧運(因為二戰停辦),並沒有因流行病而停辦過,此次如果延期的話,將會是史上首見。

東京奧運延期

3月23日,位於瑞士洛桑的國際奧運總會在當地時間晚上(22日)發出聲明,對於從中國湖北省武漢源起的新型冠狀病毒在全世界肆虐造成不可挽回的疫情表示憂心外,同時正式檢討東京奧運是否繼續主辦的可能性。國際奧會並表示會與日本奧會、東京都與日本政府官方協商後,盡量在4週內做出相關結論。結果,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4日晚間正式宣布與國際奧會達成延期一年的共識。

安倍晉三早先就在23日上午的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首度表示:「如果奧運會的『完全實施』受到挑戰,我們實施延期上的判斷也是莫可奈何的」,對於國際奧會的專業判斷上表示尊重。此外,安倍也跟國際奧會同調,重申「目前沒有停辦的選項,這點我與國際奧會的意見一致」。隨後東京奧運籌辦委員會主席、前首相森喜朗隨後也召開記者會,表示「我們不是笨蛋,所有的因素(延期)都有考量在內」。

奧運在歷史上只有三次中斷,分別是1916年的柏林奧運(因為一戰停辦)、1940年的東京奧運與1944年的倫敦奧運(因為二戰停辦),並沒有因流行病而停辦過,此次如果延期的話,將會是史上首見。然而,安倍晉三的說法,想必也受到很大的壓力,在加拿大與澳洲相繼宣布不派員參加後,幾乎可以確定東京奧運將面對延期一至兩年的命運,對於日本財政來說,無疑是重大一擊。

1940年的二戰軸心國

回到歷史來看,東京在夏季奧林匹克史上一直都面臨許多不同命運。當年1936年時,國際奧會就決定1940年時將在東京府東京市(現東京都)內舉辦奧運。當時日本身為全世界「五大國」之一,擁有眾多殖民地與經濟成績,同時也是首個有色人種國家與亞洲國家舉辦該大會。特別是納粹德國才剛於1936年舉辦柏林奧運,了卻1916年未能舉辦的遺憾,再度證明德國從戰敗中崛起,日本也想證明自身的國家實力。

怎奈,隨後日本就跟當時的中華民國,因為盧溝橋事件而正式開戰,中國舉國上下陷入抗日戰爭情緒。隨後,掌握大批日本軍隊的關東軍,開始對日本本土展現強勢態度,不斷要求各種資源外,也反對舉辦奧運這種「勞民傷財」的大會。再來就是當時日本將滿洲國列為參賽國,引起不少國家抗議,一路爭執到1938年,日方依舊強勢希望聖火繞行可以經過滿州國,引發中華民國、英國、美國與蘇聯等抗議。

最後就在內外交迫之下,當時的首相近衛文麿決定擱置東京奧運案,國際奧會決定由另一對手——芬蘭的赫爾辛基來代替舉辦。結果就在決定後不久的1939年9月,二戰的歐洲戰場正式爆發,1940年的東京夢幻奧運正式宣布無疾而終。

不過,當年為了準備奧運,日方也是詳盡設計計畫,預計在明治神宮外苑建造10萬人的大運動場。另外當時日本不是很風行的自行車競技、射擊與賽艇等,日本也預計出高額建造專屬運動場。此外,東京與橫濱的道路都做了重新整備,日本也下令公務員都必須學習英文,並在東京、名古屋與大阪間拉上電視線路,準備做黑白電視轉播。只可惜,這些都隨著戰爭發生相繼停擺。

1964年的東亞復興國

就在二次大戰結束後,一度被美軍統治的日本,在舊金山和約脫離重獲主權獨立後,開始步上蒸蒸日上的道路。在日本經濟成長蓬勃的同時,也希望透過舉辦奧運來證明自己的復興成功。雖然他們在1954年時獲得最後候選資格,但還是輸給義大利羅馬,不過5年後日本再度捲土重來,在1959年時擊敗西德慕尼黑成為奧運主辦國,同時也是真正首個亞洲主辦國。

AP_34322343643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為1964年東京奧運聖火儀式的畫面。

當時的日本為了舉辦奧運不遺餘力,除了要證明自己已非昔日「軸心國」外,也拿出164億日幣來建設各項競技設施、與94億日幣的營運費與23億的選手強化費用。特別的是,當年日本跟韓國還沒有復交,跟台灣的中華民國還有邦交,跟英國的關係也好,且沖繩還是美軍管轄,所以當時聖火繞行時有經過台北市、香港與琉球。奧運聖火也在台北市的市立體育館展現它唯一一次的光芒。

最後東京奧運成果,日本也以16金5銀8銅,合計29面獎牌的成績,在美國與蘇聯之後拿下東京奧運的第三名,算是保住了地主國的面子。這次奧運也讓日本人為之津津樂道,並記錄在歷史教科書上,日本也因為東京奧運,成功展現亞洲富強的一面,特別是當時開通的新幹線、丹下健三所設計的代代木競技場、日本精神新象徵的日本武道館等等,成為經濟躍起的日本史上不可抹滅的象徵。

2020年的次世代先進國

就在2013年,國際奧會再度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總會上,選出東京為主辦奧運的城市時,在場的人莫不歡欣鼓舞。因為這不僅是睽違56年日本再度主辦奧運,也是在2011年的三一一大地震,奪去上萬條寶貴生命後,日本可以再度證明自己從劫難中站起的機會。當時里約奧運的閉幕式上,首相安倍晉三以超級瑪莉之姿躍然出現在舞台上時,許多人都期待充滿想像力的日本文化,會出現在2020年的奧運上。

然而,就在武漢肺炎於1月下旬出現後,一切也相當迅雷不及掩耳般的從中國席捲到全世界各國。就在國際奧會宣布慎重思考延賽的可能性時,霎那間日本也陷入另一種不安中。根據NHK統計,如果延期一年,日本粗估至少要付出3兆2千億日幣(約8780億台幣)的相關成本,如果加入包括飲食業、服務業、各項因為奧運而準備的產業,恐怕這個已經不是天文數字可以形容。

AP_57239724971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就在此時此刻,安倍晉三也面臨政治生涯與聲望的歧路——是否延期或是強行舉辦。以目前的政治聲望來說,安倍的民調在四成上下浮游,聽取國際奧會的建議也許是最好的決定。延期一年,奧運還能在他自民黨總裁任期內完成,如果延到兩年,安倍將會無緣親自揭幕。

但無論如何,無論是誰執政,都希望在健康、安全的環境下舉辦奧運大會。就如同當時的1940年與1964年,都是有其時空背景,而如今的2020年,似乎也是冥冥中跟東京奧運再度開了個大玩笑。是否能安然度過疫情、縱使在延期下也能順利以光彩奪目的姿態回歸,想必你我都是這個時代的見證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