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當過育幼院志工、反對性暴力,震驚韓國社會的「N號房」管理員被逮身分曝光

曾當過育幼院志工、反對性暴力,震驚韓國社會的「N號房」管理員被逮身分曝光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瓦台下令徹查逮捕聊天室管理員,也有民眾要求公布聊天室26萬成員身分。不過是否公布涉案人身分掀起韓國政壇風暴,因為韓國將於4月15日舉行國會大選。

韓國發生在通訊軟體Telegram群組分享性剝削、性虐待內容,並涉及未成年少女性犯罪的「N號房」事件,震怒整個韓國社會,超過300萬人連署請願,要求公布嫌犯和會員的身分及個資,韓國警方今(24)日表示,因犯行重大決定公開嫌犯姓名、年齡及長相,韓國電視台《SBS》則已在23日晚間獨家公開嫌犯之一是25歲的趙主彬。雖然此事已引起廣泛關注,並有嫌犯遭逮補,但目前仍有少女收到相關威脅訊息,顯示出已形成犯罪集團。

警方討論後決定公開嫌犯樣貌

(中央社)以不法管道脅迫女性拍攝性剝削影片,並化名「博士」在網路匿名聊天室「N號房」擔任管理員販售影片的25歲嫌犯趙主彬(譯音)日前遭到逮捕,警方決定將在明(25)日公開嫌犯相貌。

《韓聯社》報導,首爾地方警察廳今天下午召開審議會討論是否公開嫌犯身分及樣貌,考量犯行重大,決定在25日上午移送嫌犯至檢察機關時公開樣貌。

首爾地方警察廳表示,公開嫌犯個資與長相可能影響嫌犯人權,且對嫌犯家人親友可能造成2次傷害,但這次事件中,嫌犯多次對多名女性犯下惡劣罪行,「民眾有知的權利」,考量公眾利益等多種因素,警方決定公開嫌犯姓名、年齡及長相。

不過,在警方決定公開之前,韓媒23日已流出嫌犯本名趙主彬及過去照片。

曾當過育幼院志工、反對性暴力,主謀過去形象與犯罪大相逕庭

報導指出,趙主彬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間曾參與某非政府組織(NGO)活動。相關人士表示,他大約每個月都會出席1次公益活動,例如訪問安養院等,紀錄也顯示他從2017年至今年曾捐款57次,與本次事件的惡劣形象大相逕庭。

《風傳媒》報導,趙主彬曾撰寫關於校園安全、反對校園暴力及性暴力的文章,服完兵役後,曾到非政府組織和育幼院當志工。

韓國媒體《Money Today》指出,趙主彬2017年還在學時,就開始當志工,並在2019年3月開始擔任「殘疾人支援隊」隊長,持續至同年底。他2019年11月曾說,自己是育幼院小朋友的大哥哥,樂於繼續當志工

《國民日報》則引述趙主賓高中同學說法,指他是極右派論壇「最佳網文日報儲藏所」成員,而該論壇充斥排外、仇女、看不起某些地區、抹黑左派的內容。

通訊軟體telegram的匿名聊天室功能被用做不法影片流通管道,趙主彬接手被統稱為「N號房」的聊天室,以打工為由騙取女性個資,進一步脅迫受害女性拍攝性虐影片,再透過聊天室轉賣給會員,據警方調查,付費會員至少有26萬名。

事件爆發後,民眾在青瓦台網站發起多項相關連署,包括要求公開嫌犯資料及照片、公開所有會員資料、裁處聊天室管理員及所有會員等,其中要求公開嫌犯資料的連署已突破250萬人。

為防止未來再發生網路性犯罪事件,也有民眾23日在國會網站發起連署,要求訂定相關罰則,一天內就達到10萬人連署門檻。

管理員被捕後仍未止息,已成「犯罪共同體」

韓國近日爆發性剝削聊天室「N號房」事件,青瓦台下令徹查,並逮捕聊天室管理員趙姓犯罪嫌疑人,但仍傳出未成年少女持續收到威脅訊息,N號房會員儼然已成犯罪共同體。

通訊軟體Telegram因具有匿名聊天室功能,近日爆出有管理員利用不法管道取得受害女性基本資料,脅迫受害女性拍攝性虐影片,透過聊天室販賣、散播,並進一步利用這些不法資金誘騙家境困難的女性。

根據韓國警方調查,被統稱為N號房的這類匿名聊天室,至少有3代管理員。除已被逮捕的25歲趙姓嫌犯外,前一名化名為watch man的鄭姓嫌犯也在去年因上傳女性偷拍影片遭起訴;警方仍在追查最初成立聊天室、化名Gat Gat的管理員。

遭脅迫拍攝性剝削影片、甚至被公開身家資料的受害女性超過70人,其中有16人為未成年。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N號房推測至少有26萬名付費會員,他們不僅是旁觀,還提供金援、甚至同樣上傳影片助長犯罪,卻自認「只是正常付費觀看成人影片」,「這些(受害)女性自己也該檢討」,點燃韓國民眾怒火。

韓國總統文在寅23日公開對這次事件表達憤怒,並表示「有必要對所有會員展開調查」。但即使強硬下令徹查,仍未能遏止蠢蠢欲動的犯罪者。

《韓聯社》報導,一名國小6年級女學生今天凌晨1時餘收到臉書訊息,對方表示有人在Telegram上收購她的個資與照片,要求她自拍裸照,否則就要在網路上散布她的資料。

女學生的姊姊出面回訊息表示自己是監護人、要求對方表明身分時,對方甚至大言不慚地回說:「妳能怎樣?不回覆的話就當作妳不配合,但奉勸一句,比起被公開販賣的孩子,配合的孩子會過得比較幸福。」

女學生的母親接受訪問時對犯罪者如此大言不慚的行為表示憂心,也擔心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而延後開學的狀況下,可能有更多學生因此受害。

《風傳媒》報導,韓國尚無明確刑罰可以懲處收看非法情色內容的人,但若散布這些內容,則可能被當成共犯起訴。此外,除了要求公布趙主彬身分的請願案,青瓦台還收到另個請願,要求也把參與共享性剝削內容的26萬人身分公開,且此請願案已有逾150萬人連署。

是否公布涉案人身分掀起韓國政壇風暴,因為韓國將於4月15日舉行國會大選。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