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慕明現身過去整肅對象的追思會,是一種對北京中央的交心

郁慕明現身過去整肅對象的追思會,是一種對北京中央的交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郁慕明現身「陳明忠先生追思會」,讓筆者感到匪夷所思,因為他在70年代扮演的角色就是國民黨的職業學生,專門打擊像陳明忠這樣的老左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2月28日,由台灣夏潮聯合會、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勞動黨與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等「左翼統派」於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無悔的鬥士:陳明忠先生追思會」,向二二八事件時的27部隊突擊隊長陳明忠致意。

前總統馬英九、新黨榮譽主席郁慕明、知名導演侯孝賢、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都到場致意,站在不同的立場緬懷這位左派前輩。

馬英九曾經站在「人權立國」的立場上,向宋長志與蔣經國提出讓陳明忠保外就醫的建議,所以他雖然與陳明忠立場不同,但出現在追思會現場並不太讓人意外。然而郁慕明與張安樂兩人出席活動,就讓筆者感到十分意外,因為他們向來對二二八事件的評價就採取全盤否定的態度,並支持陳儀當局的鎮壓行動,出現在陳明忠追思會的現場未免太詭異。

在經歷了江南案的風暴後,張安樂見到自己竹聯幫前輩陳啟禮遭到國民黨背叛,曾經一度與蔣家走上對立面。他在這段時間是否有參加爭取陳明忠保外就醫的活動,從而與這位老左派建立了某些歷史淵源,筆者不得而知。假若張安樂曾經為陳明忠的釋放出過一臂之力,那麼他出現在追思會的現場上也還算合情合理。

但是郁慕明的現身,就讓筆者感到匪夷所思了,因為他在70年代扮演的角色就是國民黨的職業學生,專門打擊像陳明忠這樣的老左派。

郁慕明身為國防醫學院派往舊金山的留學生,打擊的對象不只是台灣島內的思想犯,還包括了1969年保釣運動爆發後,因為不滿蔣家父子守護釣魚台列嶼主權不利,轉而支持中共的台灣左派留學生。

當年那些不滿蔣家父子的左派學生,主張兩岸應該在中國共產黨實施的體制下完成統一,意即台灣應該立即「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照郁慕明現今的政治立場,還有他曾經當著筆者的面對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提出過質疑,認為中國人只需要民族主義與民生主義,不需要民權主義的立場來看,其過往整肅的對象不就是自己的先行者嗎?

身為「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的積極份子,當年郁慕明的表現套上中共的形容,那可是「極右翼法西斯主義者」。因為他不只整左派留學生,就連接受中共指派到美國推行「兵乓外交」的大陸運動員,都曾經被郁慕明找碴過。

郁慕明曾經驕傲表示,自己曾高舉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車子,在美國的高速公路上追逐搭載大陸兵乓球隊隊員的巴士。

二二八政治犯陳明忠病逝 享壽90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二二八事件中,台中民軍二七部隊突擊隊長陳明忠(圖)曾率隊抵抗國民政府,他被當政治犯遭逮捕2次、坐牢22年,21日在中國上海病逝,享壽90歲。 (台中市新文化協會提供) 中央社記者蘇木春傳真 108年11月21日

陳明忠先生因參加謝雪紅領導的二七部隊,即目的在於配合中共「解放台灣」的台灣民主聯軍,曾於1948年被捕,關押到1960年才出獄。結果到了1976年,又因協助陳映真創辦鼓吹「紅色統一」的《夏朝》雜誌再度被關回大牢。

他因為一度被判處死刑,成為「台灣最後一個政治死刑犯」。後來是在國際特赦組織,還有郁慕明打壓的海外左派留學生干預下才免於一死。

相信看在當年的郁慕明眼中,他絕對不會像馬英九等國民黨內自由派人士一樣,對陳明忠有絲毫同情。從他打壓保釣人士絕不手軟的行為來看,郁慕明對待陳明忠的立場,大概就如同南韓總統全斗煥看待同一時期光州運動,那就是「叛亂者,殺無赦」!

那時剛剛改革開放的大陸還一窮二白,恐怕郁慕明還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中共政權在台灣的頭號代言人。

全斗煥最終因為大韓民國的轉型下台入獄,郁慕明與馮滬祥等一批極右翼黨國職業學生,也在解嚴後成為台灣社會的非主流。

不過恰好在這一階段,中共因為改革開放推行成功富了起來,讓他們有了迎合鄧小平「國共第三次合作」,靠著「反台獨」口號求取政治生命的空間。隨著中共越來越強盛,新黨也從原本捍衛中華民國的政黨,轉型成了中共在台灣的應聲蟲。

不過早期的中共,對於自己的制度還算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會受到海外華人與港澳台人士的真心支持。除了要求新黨等右派政黨反台獨外,對於郁慕明等人過往反共的行為採取既往不咎的態度。為了統戰老一代國民黨人,也從反台獨的民族主義立場上肯定蔣家父子,讓這些過去反共的右翼統派人士有了與左翼統派共存的空間。

劉結一:已與洪秀柱等人協商 達成推進統一共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圖)4日表示,已與前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新黨主席郁慕明、立法委員高金素梅等人,達成「共同反對台獨分裂,攜手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等多項共識。 中央社記者繆宗翰天津攝 108年7月4日

許多左派人士,在大陸走上名左實右的資本主義路線以後,逐漸改變立場成為了左翼台獨,但陳明忠等人的「黨性」卻十分堅決,仍把中共推行的統一政策置於左右之爭之上,願意配合北京中央的政策容忍這些右翼統派。

從陳水扁上台開始,到2014年習近平上台以前,這套結合國共兩黨民族主義色彩的「反台獨統一戰線」走上了高峰。

右翼統派還刻意迎合大陸90年代以來的反日氛圍,以所謂「皇民造反論」來解讀二二八事件,強調陳儀與蔣中正出兵鎮壓的目的是為了反對「美日暗中支持」的台獨分離主義勢力,來尋求中共支持自己對抗民進黨的本土史觀。陳明忠明知這不是歷史事實,也願意配合黨中央「反台獨統一戰線」的政策噤聲,委屈了很多年。

然而大陸之所以會在鄧小平到胡錦濤時代容忍右翼統派,除了有對中共搞出過文化大革命災難的歷史愧疚外,最重要的還是在於鄧小平、江澤民與胡錦濤三人都經歷過中華民國的時代,對所謂「國共合作」的歷史深具情感。

江澤民不只畢業自汪精衛政權統治下的南京中央大學,還參加過中華民國青年遠征軍208師,算得上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

可是習近平就不一樣了,他是100%生長於紅旗下的新中國第二代。雖然其父習仲勛為開明派,但是習近平卻認為自己比老一輩更有責任捍衛紅色江山的道統,這不只是為了維持中共的一黨專制,也是他鞏固權力來源的必要之舉。於是他又重新以「國民黨反動派」稱呼國民黨,並抨擊過去中共當局討好國民黨的行為叫「歷史虛無主義」。

確實,30多年來美化國共關係的不實宣傳,不只沒有讓馬英九領導下的中華民國「回歸」大陸,還反而在大陸境內製造了程度不一的所謂「國粉」與「民國派」,讓習近平不得不重新思考兩岸政策。

於是在2017年,北京中央再度高調紀念二二八起義,既反擊民進黨台獨版本的二二八史觀,也打臉泛藍陣營的「皇民造反論」。

顯見習近平上台後,對於兩蔣過去反共的歷史已採取堅定不移的批判態度。甚至就連歌頌八百壯士的電影《八佰》也在大陸被禁,就是要告訴在統獨立場上偏向中共,但在歷史觀點上仍反共的右翼統派認明白自己幾斤幾兩,認清楚自己並不被紅色政權視為「自己人」看待。

繼續堅持過去兩蔣反共的正統歷史觀,將同樣在統一後遭受清算!

於是從蔡英文上台以來,一部份過去喜歡站在兩蔣立場上肯定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歷史的右翼統派,又轉變了立場開始參加左翼統派的秋祭活動。

2016年,我在中國統一聯盟舉辦的馬場町秋祭活動上看到郁慕明,其實是感到非常意外的,心裡想到的是「你還真的敢來喔」?畢竟直到2014年太陽花運動爆發時,我還常看到郁慕明發表肯定兩蔣白色恐怖的言論。

右翼統派政策的改變,也讓陳明忠由他們原本心目中的叛徒成為了反台獨運動的先行者。除了武之璋等少數人士仍在堅持「皇民造反論」外,大都數新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人已開始肯定陳明忠等二二八事件中的反國民黨人,認為他們是促進兩岸統一的先鋒。去年去世的陳明忠,總算是同時為台灣左右兩大統派公認的英雄,應足以讓他含笑九泉。

過去曾經把陳明忠視為「叛亂者」的郁慕明,在今年的追思會上指出:

陳明忠很早就開始反殖民反壓迫的運動,但自己早年與陳卻站在不同的身份和立場,故今天出席活動是以「懺悔人士」出席。然而,在近年台灣「去中國化」教育下,自己與新黨青年雖遭到許多抨擊,但與陳明忠遭遇的苦難相比,都小太多了。

其實郁慕明的這段話,不是講給陳明忠聽的,也不是講給台灣人聽的,而是一種對北京中央的交心,是要響應大陸「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

他在這段話裡面,等於承認了蔣中正與蔣經國是站在陳明忠參與的「反殖民反壓迫運動」之對立面,是危害「祖國統一」的。而他也為自己過去反對「祖國統一」的行為,正式向北京中央道歉懺悔。

筆者預計,隨著國民黨勢力在政壇上越來越式微,過去還有現在支持中華民國的深藍人士,會有越來越多選擇與中華民國史觀切割,甚至回過頭來抨擊蔣家父子的反共政策來向中共交心。

郁慕明只是一個開端而已,因為深藍族群認定自己要在台灣找尋生存空間,也只有死死抱著中共才能成功,至於兩蔣父子的名節,還有中華民國的生存與榮辱,那是一點都不重要了。

但是中國共產黨向來恩怨分明,同時也相當記仇,等到台獨這個障礙被移除後,遲早還是會回頭向國民黨人開刀的。凡是反對過共產黨,支持白色恐怖的人,還是免不了要遭到清算或打壓的。

並非所有深藍統派,都跟郁慕明一樣有個擔任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的黃菊當親戚,想要逃脫共產黨的秋後算帳幾乎是不可能的。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