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如何用庶民能懂的語言,解釋中國人得肺炎和美國人得流感無關?

【關鍵眼中盯】如何用庶民能懂的語言,解釋中國人得肺炎和美國人得流感無關?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想說服大家武漢肺炎會到中國是因為美國去年年底的流感誤診,但他們卻無法解釋為何爆發點不是北上廣深而是武漢,其實就連美國CDC主任「當時可能誤診」的說法,都充滿了「科學辦事」,而非看公文決定宇宙觀的精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人類拍回火星上的高清照片,冠狀病毒也繞了地球一圈,但還是有人在用很奇怪的理由讓大家覺得「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是從美國來的。

雖然在萬事講求科學的時代,文組如我本沒資格談醫學,但看看網路上雖然相關的論文和研究並不缺乏,仍有些電視機裡的博士把這些報告導致錯誤的結論,另些用科學打博士臉的文章,好像也只在同溫層之間流傳。所以我想試試能不能盡量不談科學,用庶民也能懂的文字,避免他們被有心人士欺騙。

在開始之前,這裡有些很科學、字數很多的精采論述,任何有疑問的人都該先參閱:

我多希望行文至此就可以解決問題,但顯然不足。

如果武漢肺炎就是美國流感,為何不是在最多旅客入境的北上廣爆發?

在某些名嘴口中,武漢肺炎病毒是從美國傳到中國的最大證明,就是「從去年第四季起,已經有2600萬患者,死亡人數達到1萬4000人,其中多數有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者」,所以表示美國比中國要早有這個病毒。

但他們沒人能解釋,為什麼由美國傳進來的病毒,爆發點不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幾個大城,卻在武漢驗出來的最多。

根據綜合數據,中國一年大約有200萬人次的美籍訪客,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遊部的統計,2018年中國接納外國來客數量的口港,根據排名為深圳、廣州、上海、杭州、北京、廈門、重慶、天津、成都,第10名才是武漢,中國旅遊研究院的報告也說了,2017年入境旅遊客的熱點城市是北京、上海、廣州、西安、成都、重慶、桂林、昆明、瀋陽,整份報告的遊客擴散路徑,都沒有提到武漢。

雖然因為2019年的資料目前並沒有發布,我們不知道武漢的訪客排名人數在一兩年間往前了多少,但這仍完全無法解釋為何這個由美國人帶來的病毒,在上海截至3月24日只有404人確診,北京只有537人確診,廣東省只有1415人確診,加起來僅共20人死亡,反而遠在天邊的武漢有67800人確診、3153人病故。

參看美國,在2020年1月21日華盛頓州(在美國的西北角,不是川普住的東岸華盛頓DC)第一例出現後,因為包括政府忽視、自己試劑出包等等理由,病毒持續在美國擴散,不像武漢那樣封城的結果,最後的確診人群也理所當然的集中在紐約、紐澤西、加州這幾個人口密集的區域、和最初的爆發點華盛頓州。

RTS36SZ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補充一點,中國每年大約有300萬人次入境美國。

到這裡,你願意把這個分布和流感疫情分開看便好;若硬想要兜起來,就更不能解釋為什麼這些地方的人,明明在耶誕節和農曆新年時於中國各大城市與美國之間來來回回,最後中國境內的爆發地和患者最多的地方,卻是在武漢。

另外也有病毒是美軍帶進中國的說法,但這個新聞自始自終就漏洞百出,到後來連有心人也不敢引用,和美國的流感疫情也更無關係,有興趣的人可以讀這篇文章:

CDC官員說「有可能誤診」,就是真正的科學象徵

最近有心論者最愛引用的另一個依據,就是美國眾議院聽證會中,民主黨議員魯達(Harley Rouda)對美國CDC主任菲爾德(Robert Redfield)的詢問——就是那則有人下標說「美國終於承認新冠性病毒就是美國流感」的那段影片。

為了公平起見,我們用中國日報網幫我們打的逐字稿來評論:

魯達:Without test kits, is it possible that those who have been susceptible to influenza might have been miscategorized as to what they actually had, is it quite possible that they actually had COVID-19?

菲爾德:The standard practice is the first thing you do is test for influenza, so if they had influenza they would be positive... "

魯達:But only if they were tested? So they weren't tested, we don't know what they had?

菲爾德:Correct.

魯達:OK. And if somebody dies from influenza, are we doing postmortem testing to see whether it was influenza or whether it was COVID-19?

菲爾德:There is a surveillance system of deaths from pneumonia, that the CDC has; it's not in every city, every state, every hospital.

魯達:So we could have people in the United States dying for what appears to be influenza when in fact it could be the coronavirus or COVID-19?

菲爾德:Some cases have actually been diagnosed that way in the United States today.

魯達: Thank you.

首先他們的對話中,從來就沒有「美國人承認肺炎是美國先有」的說法出現。他們討論的議題,是美國還沒進行武漢肺炎篩檢的期間,因為在程序上會先測流感,導致「當時可能」有人沒被採到(結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今天也發現」有這樣的情況(下一步:需要因應)。

有人說這是美國「認了」,但我覺得這反而能看到「科學」是怎麼辦事的——沒有證據的時候我們無法斷定,有例證的時候勇敢說出來。

因為科學之所以有效,就是它永遠不敢確認哪個說法是最終解答,永遠懷疑最微小的可能(所以沒錯,川普就是個非常不科學的象徵),但有科學思維的人,絕對不會用上頭發的一紙公文,或者朋友來的一則LINE訊息,就此斷定自己的宇宙觀。

RTS314R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其實就連這一篇文章也不是要斷定病毒絕不是美國先有的——在還沒找到零號病人前,美國、香港、義大利、伊朗、台灣、火星、蜥蜴人,全部都不能排除可能,只是就現下的資料,病原有很大很大的機會來自疫情爆發的核心武漢,但這也只是非常可能而已。

不過幾乎可以篤定一件事,那就是病毒的傳播方式——用個比較科學的講法——非常不可能是前述那些不合邏輯的原因。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