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極權國家進軍國際組織,民主陣營採行「孤立主義」並不能解決問題

當極權國家進軍國際組織,民主陣營採行「孤立主義」並不能解決問題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蔓延全球的疫情使得許多國家為了自保,轉向孤立主義,然而疫情對國家安全的威脅,反而是對民主國家應該要重拾國際組織領導地位的一大提醒。

在全世界蔓延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為國際合作帶來了巨大的考驗,從世衛組織WHO在防疫政策的備受批評,到國與國之間為了自保不顧情面地搶口罩,都使得許多國家和人民對國際合作和國際組織失去信心,提倡孤立主義以及退出國際組織的聲音也隨之出現,例如在義大利,就因著歐盟未在疫情危急時刻予以援助,使得國內脫歐民意大漲。不過終止跨國合作或是退出多邊組織,恐怕不僅無法解決跨國組織所面臨的問題,甚至會對全球治理帶來不利的後果。

國際合作為什麼重要?

國際合作的一大目的就是要達到好的全球治理。上個世紀中二戰結束後,由美國領導的戰勝盟國建立起了我們現在所熟悉的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以及其周邊機構等,因著美國的主導,民主開放、透明法治也成了國際組織中的重要價值理念。

與此同時,隨著全球化、資訊傳播和交通的發展,跨國議題逐一浮現,其中有別於傳統軍事威脅的「非典型威脅」(non-traditional threat),如氣候變遷、跨國難民、假訊息傳播、核武擴散以及像是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的跨國傳染病等,都需仰賴多邊主義,建立透明且具公信力的跨國監控機制來解決;相反地,高度民族主義、孤立或雙邊主義,不僅無法、甚至可能使這些議題惡化,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國際組織的重要性因著眾多的跨國議題不言而諭,國際上為了穩定國際秩序以及確保永續發展,也出現了許多各式各樣的合作公約與規章,如《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巴黎氣候協定》等。不過由於國際政治處於無政府狀態,也就是說沒有一個更高的權威機構有實質權力懲罰、制約違反國際條約或不負責任的國家,因此有效的全球治理講求參與國的合作自律與為全球共同利益努力的責任感。

然而,由國家為單位的國際合作框架,勢必免不了參與國為了拓展、展現國家影響力,在國際組織和各大議題上爭奪話語權,而今天國際合作所遇到的挑戰正是:極權專制國家在國際場域上影響力大增,相對地,民主國家不但難以團結、領導地位逐漸下滑,許多民主國家也在幾場蔓延全球的經濟危機和逐年擴大的貧富差距下,國內出現推崇孤立主義、反對國際合作的浪潮,以民族主義為號召、將本國利益視為主要政策考量的右派領導者更隨之興起,在如此的情況下,國際合作共同解決跨國問題變得更加困難。

AP_1914012117491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民主國家引領國際合作的挑戰

極權的中國之所以能夠掌握跨國議題的話語權,其中一大原因就是靠著大量資助貧窮國家,靠著一國一票的國際組織投票機制,擴大影響力。換言之,說到底,各個多邊的國際組織仍舊是建構於兩國間的雙邊關係,因此若要制衡極權國家在國際體系的勢力,當今民主大國便需要更加團結、建立共同目標,透過拓展與較弱國家的雙邊關係,重拾在國際議題上的話語權,以及重建國際組織的信譽與透明度。而除了美國這個重要的決定性因素外,德日的政治發展,也將大大決定民主國家能否重拾國際合作領導地位的重要指標。

在過去的50年間,提到重視全球治理並推廣國際合作的國家絕少不了德國與日本。德日兩國分別於世界的兩端,卻有著諸多的共同點。兩國皆為二戰戰敗的軸心國,因戰後接受美軍入駐和經濟援助來重建秩序,因此皆承襲了美國所的推崇的普世價值,從美國建立國際體系到今天,德日都是推崇民主開放、國際合作的重要大國角色,在遵守條約上,也是觀察家們所稱的「負責任大國」(Responsible Stakeholder)。

縱使近幾年的美國因著民意和政治風向的轉變,對國際合作的支持出現變化,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後更是退出眾多國際合作框架,朝雙邊主義推進,德國的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日本的安倍晉三仍致力於拉攏國際合作,守護多邊主義。一個在川普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時,想盡辦法呼籲會員國守住合作框架,並重建進化版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一個是從歐債危機、英國脫歐到如今疫情導致歐洲經濟危機,都致力保住歐盟和歐元體系,甚至在去(2019)年與法國一同發起多邊主義聯盟(Alliance of Multilateralism)呼籲國際合作。

梅克爾與安倍不僅是推動國際合作的長期力量,兩人的穩定任期,也大大減少了國際政治的不確定因素。然而,梅克爾已確定最晚會在2021年卸任,結束長達16年的總理任期,安倍則表示明(2021)年9月結束任期後,不會再考慮連任,明年7月的東京奧運將為安倍下台前的最後一戰,而反對國際合作、強調自身國家利益的右派聲勢也正在這兩國內發酵,尤其是大大開放難民的德國。

德日兩國的領導人都將由國會多數黨領袖擔任,但目前不論是德國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簡稱基民盟)或日本的自由民主黨(LDP,簡稱自民黨),皆尚未有一個明確或聲勢較高的人選出現,德日能否推出一位維持領導者,延續著前任的工作穩定國際合作並集結民主國家力量,仍有待觀察。

確保國際體系的民主公開、透明法治,是維持國際體系安定以及推動永續發展的重要條件,也是因此,民主國家必須團結重拾在國際體系的主導地位,而這次的疫情,是對民主國家的提醒,若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因眼前的國際組織失職或為了短期自保選擇孤立主義,恐怕是讓極權國家擁有了更高的影響空間,對全球治理帶來更大的隱憂。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