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深西方「反全球化」,中國能就此超越美國嗎?

疫情加深西方「反全球化」,中國能就此超越美國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告訴我們,跨國性傳染病會帶來地緣政治的變動,眼看中國似乎已將疫情壓制住,經濟也重啟,反觀疫情在美國帶來股市的大跌與經濟的低迷,難道這場疫情真的能夠是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霸主嗎?

縱觀歷史,往往跨國性傳染病都會帶來地緣政治的變動。公元前五世紀一場瘟疫導致雅典文明走向衰落,最終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輸給了斯巴達;17世紀義大利的瘟疫將歐洲政治重心從南歐轉向了北歐;與此同時,中國北方出現的瘟疫,也為滿清滅明的勢力推了一把,帶中國走進新的朝代。

美國喬治城大學國際政治學系教授克羅尼(Matthew Kroenig)就提到,這場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狀疫情「中美兩國都在經濟上遭到重擊,跌落的幅度和恢復的速度將決定誰能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眼看許多美國的確診人數連日飆升、經濟指數下滑,反觀疫情最早爆發的中國,數據反倒顯示疫情已被控制下來,經濟也重啟,這叫許多人開始猜測,中國是否會在這場疫情後,一躍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新霸主?不過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先了解疫情過後的世界會變得如何。

反全球化在歐美深化

這場疫情不僅衝擊了世界各地的經濟和公衛系統,更是為反全球化的浪潮推了一把。全球化的呈現方式相當多元,包括各國間的專業分工、跨國界的人員流動外,以及國際性的跨政府組織。全球化的建立仰賴國與國之間的信任,而國家政治經濟的穩定,以及國家間的良好關係,都是形塑信任的重要因素。

自中國改革開放後,各國對中國逐漸產生信任,全球化快速擴張,許多開發中國家也在這個趨勢下,加入國際貿易的行列,因著全球化,各國業者得以降低產品生產成本、擴大銷售市場,也讓消費者能夠購買到更多元的產品。但全球化帶來的全球經濟掛勾,不僅使各國能有福同享,也使得有難必須要同當。從90年代的亞洲金融危機、08年的次級房貸風爆、10年的歐債危機等等,這些大型的經濟動盪都是源自於一個國家的經濟或金融問題,進而擴散影響到其他國家。

除此之外,全球化分工造成許多歐美地區工業城市難以競爭,擴大貧富差距,移民以及難民的移入也改變了許多國家人民原有的生活方式,許多的因素加總起來,各國間的信任降低,近幾年來全球化受到愈來愈多的質疑,較為保守且擁護民族主義的極右派的政治人物也在各國興起,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就是在這個反全球化浪潮下被推舉出來的總統,從立志要在邊境築牆,到退出多項多國協定,川普都不斷地在實踐反全球化的思想。這場疫情所造成的經濟和公衛影響,無疑是再一次地凸顯了全球化的缺點,不僅讓病毒能更快更廣地傳播,全球供應鏈網在這場疫情中也顯得相當脆弱。

在疫情爆發前,由於中國長期未遵守WTO貿易條約,其政治體制也沒有如許多華府學者、政治人物所期望地,隨著經濟在改革開放走向自由開放,反而處處顯露著與美國較勁的野心,因此美中間的信任逐漸凋零,反全球化的川普在上任後,對中國開打貿易戰就已使得兩國間的部分產業開始進行脫鉤,而這場疫情更將加快並擴大這個趨勢,會有更多的西方公司企業會意識到生產線過度依賴中國,為了確保供給的穩定,選擇增加生產成本,將供應鏈搬回國內,雖然短期內這將會削減這些企業的利潤,但也會使整個系統在不確定因素來臨時更具彈性。國家政府也可能將涉入,將涉及國家安全的醫療用品等生產線搬回國內。

國際性的跨政府組織也是全球化以及推動全球化的一大要角。在疫情爆發前,許多國際性組織,如聯合國,以及區域性組織,如歐盟,就逐漸被詬病無實質效用,且不再受到各國的信任,而WHO這次讓人既失望又氣憤的應對措施,更是讓全球性組織備受罵名、信譽掃地,許多國家都不再相信,甚至唾棄使用WHO的數據與建議。

RTS35RN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反全球化下的美中競爭

從上述可看見,全球化的發展與各國的國家利益息息相關,嚐到全球化苦頭的,反全球化的聲浪便會在其境內興起,反之因全球化而受益的國家,就會持續推動這股趨勢,這也是為什麼反全球化的浪潮在西方深化,但卻沒有在中國引起共鳴。

改革開放在過去帶給中國幾十年的經濟復甦,在這段期間,國際上的經濟動盪皆未對中國造成直接或太大的影響,中國也從未經歷因跨國移民所產生的社會問題,因此中國人民和企業並沒有對全球化失去信心,再加上由政府塑造的強烈民族主義,讓中國人民對自身文化的自信心爆棚,相信中國人在任何地方,都相當具競爭力,因此雖然美中貿易戰確實使兩國間的貿易、學術交流降低,中國仍繼續向其他國家推動跨國合作與交流。這麼一看,疫情過後的世界,西方多個國家的政策趨向孤立,相反的,中國繼續拓展跨國勢力,這不就代表著中國將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權嗎?事實上未必。

中國的經濟成長高度仰賴投資和出口,因此西方的反全球化,無疑將使中國經濟遭受重挫,中共目前正致力於發展內需市場,擺脫對出口的依賴,但有鑒於正在下滑的經濟與人口快速老化的趨勢,中國能否保持經濟體的強健,是個相當大的考驗。

此外,由於中國以黨治國,在北京領導人的心中,黨的利益往往是政策考量的第一優先,而許多要維持黨政權的行為,皆會侵害到中國的國家利益,因此北京的許多政策或行徑經常是作繭自縛。例如目前中共正將疫情爆發責任「甩鍋」給其他(目前包括美國和義大利)國家的行為,以及將美國駐華記者逐出中國,都是在為自己樹立更多敵人,讓中國更難在國際上建立信譽,在如此的情況下,中國想推動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恐怕是難上加難。相反的,美國雖然可能將走向較為封閉的外交政策,但現階段在科技、國防上仍比中國有優勢,美金的普及度、強而有力的國內消費市場,以及與其他高消費市場國家的緊密關係,也都是美國能夠穩定經濟的籌碼與優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