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2014人權報告【中國】:酷刑和不人道對待依然普遍,公平正義遙不可及

國際特赦組織2014人權報告【中國】:酷刑和不人道對待依然普遍,公平正義遙不可及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依舊嚴格限制言論自由。社會運動者和人權捍衛者受到騷擾和恣意拘留的威脅。酷刑和不人道對待情形依然普遍,對許多人來說,公平正義遙不可及。

文:國際特赦組織 台灣分會 翻譯團隊編譯

中華人民共和國(含西藏 / 圖博、香港、澳門)

國家元首:習近平
政府首長:李克強

政府依舊嚴格限制言論自由。社會運動者和人權捍衛者受到騷擾和恣意拘留的威脅。酷刑和不人道對待情形依然普遍,對許多人來說,公平正義遙不可及。少數民族包括藏人、新疆人和蒙古人受到歧視,安全鎮壓次數增加。工人罷工,要求更好的薪資和工作環境。

2013年11月,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於三中全會中公布了加強經濟和社會改革的計畫,為調整家庭計畫政策和戶口登記制度鋪路。勞動教養制度亦於2013年廢除。在2014年10月的四中全會則以法治為主。

背景

2014整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高階與低階政府官員,持續進行備受關注的反貪腐運動。7月,官方媒體宣布,前公安部部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從2013年晚期就已經開始接受貪腐調查。他是此活動對象中的最高級官員,而官方消息指出,超過10萬名官員已被調查和處分。

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委員會」和「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對中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和《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分別在5月及10月複審。在2013年12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採納中國第二次普遍定期審議的文件。

恣意拘留

在2013年12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正式廢除中國惡名昭彰的勞動教養制度。隨著制度的廢除,政府當局擴大使用其他形式的恣意拘留,包括「法律教育培訓中心」的各種行政拘留、「黑獄」和軟禁。此外,警方常使用含糊的罪名,如「尋釁滋事」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來恣意扣押政治運動者達37天之久。有貪污嫌疑的中國共產黨成員被處以秘密拘押制度「雙規」,未能獲得法律協助或接觸他們的家人。

酷刑和其他虐待

酷刑和其他虐待仍舊普遍。在3月,4名在黑龍江省建三江的法律教育培訓中心被調查的律師受到恣意扣押和酷刑。其中一人唐吉田說,他被綑綁在鐵椅上、甩巴掌、拳打腳踢和被用裝滿水的塑膠瓶重擊頭部後昏厥,之後被蒙面、雙手背銬和手腕懸吊,而警察繼續毆打他。

另一個罕見的案例裡,黑龍江省哈爾濱上訴法院8月對四名罪嫌以「酷刑」的罪名定罪。2013年3月與其他三人於一審判定對數名罪嫌使用酷刑,判刑一至兩年半。七人中只有三人是警察,其餘四人是「特別舉報人」,據稱協助警察調查犯罪。其中一位受害者經電擊和毆打的折磨之後,死於監禁。

刑具貿易和執法裝備濫用

中國是執法裝備的主要製造商和出口商,其裝備愈趨多樣,甚至包括不合法管束,如電擊用電槍、加重的腳鐐。此外,雖然裝備用於執法是正當的,但卻很容易遭濫用,如催淚瓦斯或防暴車皆從中國出口,進口方的執法機關在使用上有嚴重侵害人權的危險,仍沒有適當管制。

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在5月推翻家暴受害者李彥的死刑, 且命令重審,被視為具歷史意義的判決。直至今年年底,重審判決結果仍然未定。資陽市中級法院於2011年,以謀殺她丈夫為由判處她死刑,卻忽視她長期被虐待的證據。

在罕見的無罪開釋案例中,福建省高等法院於8月推翻了小吃攤販念斌的死刑判決。據稱他用老鼠藥毒害鄰居,並先在2008年被處以死刑,儘管他聲稱自己是在刑求下被逼供,當時高等法院引用不充分的證據,而沒有提及刑求。

同樣地,在1996年,一內蒙古男子呼格吉勒圖因性侵和謀殺被起訴,於2014年12月,內蒙古人民法院宣判其無罪且撤銷原判決。他的家人獲得逾2百萬人民幣的賠償。

人權捍衛者

人權捍衛者仍因致力於合法的人權而遭騷擾、恣意拘留、監禁、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對待。3月,曹順利因在拘留期間沒有受到適當醫療的照護,器官衰竭死於醫院。2013年9月,她於前往瑞士接受人權培訓的路途中,被扣留於北京機場。

在這一年中,當局對於人權運動者的安全鎮壓加劇。個人只要和政治運動者、新公民運動有些微的牽連都會被判刑兩年至六年半。此運動訴求兒童和移工的平等教育權、廢除戶口登記制度與清廉反貪的政府。

逾60名政治運動者於1989年6月血腥鎮壓北京天安門民主運動的25周年,紛紛被恣意拘留或非法軟禁。數人仍被拘留等待判決,包括重要的人權律師浦志強。在9月底10月初,全中國約有100名政治運動者,因支持香港的人權運動而遭拘留。31人仍被拘留至今年年底。

北京中級人民法院外聚集著公安及便衣,裡面正在審理的是被控「泄露國家機密罪」的資深記者高瑜。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北京中級人民法院外聚集著公安及便衣,裡面正在審理的是被控「泄露國家機密罪」的資深記者高瑜。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言論自由

中國領導階層更加致力於有系統地限制資訊自由。2013年底中國共產黨設立「協調網路安全」的小組。據悉,其成員描述任務如一場對抗「外國敵對勢力」的「意識形態滲透」戰役。

6月,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發布一則規定草案,禁止律師討論進行中的案件、寫公開信,或批評法治體系、政府政策和共產黨。

政府當局繼續使用刑法來壓迫言論自由,包括拘留和監禁網路文章被點閱超過5000次或轉載超過500次的政治運動者。

刑事控訴也用來對付記者。知名記者高瑜在4月被捕,之後以「向境外非法散布國家機密」之嫌被扣押。博訊為最大的中文新聞來源之一,博訊記者向南夫在5月被捕。甚至在他們審判開始之前,兩人皆出現在國家電視台「承認」他們被指控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