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N號房事件」:從父權到厭女,「27萬名趙主彬」能夠繩之以法嗎?

韓國「N號房事件」:從父權到厭女,「27萬名趙主彬」能夠繩之以法嗎?
遭記者圍住的即是營運「博士房」的博士趙主彬(音譯)|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國會更加緊討論修《N號房處罰法》,更因為成人女性做為性剝削影片的對象,如果沒有親自拍攝或流傳只是持有並沒有實際的懲罰,才會有非常強烈要求公開聊天室參與者個人資料的聲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慈媛

N號房性剝削未成年事件在韓國爆發之後,青瓦台上要求公開嫌犯長相與個資的請願數突破250萬,要求高達27萬觀看者個人資料的請願人數則高達180萬。短期內請願引發效果,昨(24)日警方召開個人訊息審議委員會正式公開營運「博士房」的博士(音譯趙主彬,25歲)的身分證大頭貼,今日也在移送檢方偵辦過程向媒體公開長相,且被禁止用口罩遮臉。

在審議委員會當中,警方表示:「國民有知的權利,為了防止同種犯罪以及再犯發生,站在公共利益的立場上審議委員會決定公開嫌犯個人訊息。」審議委員會也決定,趙主彬將在移送檢方偵辦的過程當中站上「photoline」,也就是站在媒體相機前公開長相。警方表示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嚴峻也將禁止嫌犯戴口罩遮住面孔。而這也是南韓史上第一次公開觸犯《性暴力犯罪處理法》的嫌疑人個人訊息。先前公開長相的兇嫌都是根據《特定強力犯罪處罰法》,像是殺人犯等。就算有公開兇嫌個人訊息或是站上photoline,兇嫌是將頭髮蒙面根本不算公開長相。

如此龐大又有組織的性犯罪,除了利用科技發展,更令外界譁然的是,參與觀看的聊天室會員高達27萬人次(包含重複),而且被害者多是未成年。筆者認為此事件背後存在重要的韓國社會現象:「從父權到厭女」。

事件爆發後,韓國社群網站上出現聊天室會員發文討論:「N號房的處罰會到什麼程度呢?」、「註銷Telegram可以不用受罰嗎?」更有人把錯指向被害女性,發文指出:「付費觀看正當的成人內容也是罪嗎?」比起懲罰參與聊天室的成員,應該先懲罰上傳淫亂影片的女生吧。如此檢討被害者的聲音並不少,再次證明韓國根深蒂固的性別不平等觀念。

然而,同是共犯的這27萬觀看人次,利用數位科技漏洞的聊天室會員能夠繩之以法嗎?如果是積極參與的會員,在聊天室找得到「要求特別行動」訊息的證言,就跟共犯沒什麼不同。不過很遺憾的在韓國現行法律下,會員「觀看影片」的行為可能無法構成刑事罪。由於Telegram的特徵是在確認照片與影片當下,檔案就自動儲存,對「持有」的嫌疑認證可能性是高的。不過如果只是單純以串流式觀看就難以稱作「持有」。N號房事件與一般事後下載的淫亂影片不同,加害者已經了解到聊天室正在流傳未成年者性剝削影片而進入,這能夠立證有犯罪意圖。

根據《性暴力犯罪特別處理法》,如果是有成年女性出現的性剝削影片或圖片,就算是屬於非法拍攝,如果不是直接拍攝或是傳播者,只是觀看者,在法律當中沒有具體條款能夠處罰。但是如果手上「保存」了未成年的性剝削影片,則是根據兒童青少年法律,將處一年以下徒刑或兩千萬元以下罰款。

如此相對較輕的懲罰與責任引發反彈聲浪,尤其此類型犯罪在歐美刑責已經很嚴重。在美國單純「持有」未成年性影像者,最高可判處10年有期徒刑,影像中受虐的孩子若未滿12歲則可高達20年。南韓國會更加緊討論修《N號房處罰法》,更因為成人女性作為性剝削影片的對象,如果沒有親自拍攝或流傳只是持有並沒有實際的懲罰,才會有非常強烈要求公開聊天室參與者個人資料的聲音。

不只觀看者同是加害者,目前由警方提出告訴的聊天室營運者共有18名,不過最初創始N號房的GODGOD仍然逍遙法外,而GODGOD的繼承人Watchman已經被檢方判定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如此像棉絮般輕的判定也引發國民震怒,有韓國律師分析,根據公訴狀,檢方求刑三年六個月是根據《性暴力犯罪法》中的第14條,與流傳不法淫亂影片有關。如果將不法影片進行營利則會提高至七年有期徒刑,律師推測如此輕的懲罰是因為從輕量刑制度。而「博士」趙主彬涉及製作性剝削影片嫌疑,會有更強烈的懲罰嗎?根據《兒童青少年保護法》第十一條,可以判處無期徒刑以及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韓國法界對於此大型性犯罪事件看法集中於「需要提高量刑以及更強烈的處罰」,律師提出:「法定刑雖然很重要但宣告刑更能減少此類型犯罪再次發生」,並且認為法官應該從嚴判刑。

筆者認為短期來看,公開加害人個人訊息以及從嚴判刑可以有效嚇阻再犯或者同種類犯罪。但長期而言,因為父權文化底下產生的厭女、物化商品化女性等觀念需從「性別平等」教育開始。不過很遺憾,在案件發生爆發過後,韓國人民停留在懲罰層次,甚至是倒退至檢討被害女性層次,都再再呈現出似乎是無法跟上科技發展的社會價值觀。根據筆者觀察,N號房事件爆發後,很少媒體或是網友談論最根本的教育問題,但慶幸的是也有小型媒體帶出事件根本原因在於:「韓國男性的錯誤性意識」。

韓國發達的網路世界底下,男性將女性視為玩物,將其與性產業結合,已經成為非常有體制的文化。韓國女性受到暴力對待被當作玩樂,而男性依靠網路匿名性共有不法拍攝影片,使得女性的生活充滿恐懼。被威脅剝削的女性、在淫穢影片中被觀看的女性對某人而言也是珍貴的家人。同時韓國男性普遍存在:「女性是讓自己獲得性快樂的工具」,這樣的錯誤觀念須從性別平等教育開始。「27萬名趙主彬」在成長過程中是如何被韓國社會植入傳統性別觀念,父母教導了什麼功利主義的價值觀,在學校受到了什麼性別差異對待?

而我們生活在有著「27萬名趙主彬」的這個時代,如果性別平等教育沒有落實,現在的孩子們就會繼續以平凡的臉龐成長成眾多加害人之一。唯有落實「性暴力預防教育」、「性認知教育」、「性平等教育」才能改變發生在職場、學校、每一個社會角落的性別不平等待遇。

「沉睡的人叫不醒」,筆者認為如果此時韓國社會仍然視這樣的呼籲為「女權自助餐」、「女權極端份子」,或者未從過去發生的性別事件中汲取教訓,那麼韓國將成為談不上尊重女性人權的國家。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