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輓歌》小說選摘:我要讓我的肉吃起來很苦,不讓任何人享受我的死亡

《食人輓歌》小說選摘:我要讓我的肉吃起來很苦,不讓任何人享受我的死亡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食人輓歌》充滿畫面感的文字,將同類相食的殘酷環節忠實呈現,這些惡夢般的故事情節,也能發人深省:當吃人成為生存的唯一希望,人類成為彼此的食物,人性的善惡將面臨怎樣的考驗?

斯帕涅進門,斟了更多葡萄酒,接著坐下,跟他說人們又開始詢問有沒有賣人腦,之前有位醫師主張食用人腦會導致不知道什麼鬼疾病,某種複合字名稱的疾病,但現在好似有另一群醫師和數間大學證明事實並非如此。但斯帕涅知道會,她知道那黏糊糊的肉團若不是裝在人頭顱內,肯定不會好到哪裡去。然而,她會收購人腦,會把人腦切成薄片。這工作不簡單,斯帕涅告訴他,因為人腦薄片一個不小心就會滑脫。斯帕涅問現在可不可以給他這星期的訂單,沒有等他回答,便抓起一支原子筆,開始寫起訂單來,而他也沒向斯帕涅解釋訂單大可以用電子郵件寄給他就好。他喜歡看著斯帕涅靜靜地寫字,專注,且嚴肅。

他盯著斯帕涅不放。斯帕涅以潦草的字跡寫完訂單。她有一種曖曖內含光的美。這點令他感到不安,因為斯帕涅獸性的氣質之下,還有一絲不輕易讓人看見的女人味。她刻意的冷漠之下,還有可愛的一面。

斯帕涅心中有個他好想粉碎的東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食人輓歌》,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奧古斯蒂娜.巴斯特里卡(Agustina Bazterrica)
譯者:劉家亨

拉丁美洲西班牙語創作最高榮譽號角小說獎2017年得主
淡江大學西語系、拉丁美洲研究所教授陳小雀導讀

在這個吃人合法的世界裡,
我要使我的肉吃起來很苦,
不讓任何人享受我的死亡。

這是一個動物被奇特病毒侵襲的世界,一旦吃了被感染的肉,人類也會死亡,無藥可醫。人類安全可靠的動物蛋白質來源只剩下自己的同類。昔日的養殖場、肉品加工廠、鞣革廠、肉鋪中所培育、加工、販賣的,如今都是食用人。

各國政府對人民洗腦,說現在只是過渡期,但這種匪夷所思的生活情境,早就發生許多詭異的效應:人們用「你的肉吃起來味道如何?」來評價彼此;宗教團體號稱自願成為食用人可洗滌自身的罪惡;黑市賣的肉則有名有姓,但貧窮的食腐客並不在意自己吃的是被謀殺身亡的屍體。

食用人到底是不是人?在肉品加工廠工作的馬可仕無法釋懷。但他喜歡去廢棄的動物園,懷念以前看到的動物。沒有動物的世界少了很多聲音與樂趣,跟他的內心一樣孤寂。養殖場的老闆為了跟馬可仕套關係,送了雌性食用人給他。馬可仕沒有把牠賣到屠宰場,反而對牠悉心照料,還漸漸產生感情。馬可仕的違法行徑已經到了無法回頭的地步……

《食人輓歌》充滿畫面感的文字,將同類相食的殘酷環節忠實呈現,這些惡夢般的故事情節,也能發人深省:當吃人成為生存的唯一希望,人類成為彼此的食物,人性的善惡將面臨怎樣的考驗?

食人輓歌_立體書封+腰帶72dpi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