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的夢想》:我想要創造更美好的社會,而不是當建築這行的理論家

《建築的夢想》:我想要創造更美好的社會,而不是當建築這行的理論家
圖為建築師理察・羅傑斯(Richard Rogers)|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少年時,我雖然在學校裡掙扎,卻也在艾普森的小村池塘周圍,聚集了一個以我為中心的黨派,從那時開始我就體認到,大家一起工作的效果最棒。彼此依賴才不是軟弱,而是值得歌頌的事。

文:理察・羅傑斯(Richard Rogers)、理察・布朗(Richard Brown)

政治和執業(Politics and Practice)

1977年完成龐畢度之後,露西、盧和我離開美麗浪漫的巴黎,返回倫敦,當年的倫敦是個單調乏味的城市,和今天活力四射且動見觀瞻的景況有天壤之別。二次大戰時,英國一直是勝利那方,但在戰後卻沒看到推動歐陸經濟發展的投資。

數十年來為倫敦提供活血命脈的大英帝國幾乎瓦解,而這座城市尚未感受到國際移民或身為歐洲經濟共同體成員的好處。全城唯一喝得到濃縮咖啡的地方,是在蘇活區的義大利小吧(Bar Italia),義大利麵差不多都是用罐頭番茄醬做的,橄欖油則是在藥房裡販售,讓你清耳朵用的。除了少數的印度和中國餐館,大多數餐廳的食物都令人失望。英國被視為「歐洲病夫」,倫敦感覺像是一個過氣的帝國首都,一邊惴惴不安地看著紐約這類城市,一邊擔心法蘭克福和巴黎會搶了它的生意。

集合住宅和行動主義

一開始,我們決定找個離巴黎更遠的地方,包括文化上和地理上的遠,於是我們在加州待了幾個月,和露西的哥哥麥可(電視劇和電視電影的編劇暨製片)一起住,我則在UCLA教書。我們喜歡峽谷、海灘和棕櫚樹,但我發現加州太偏向汽車文化而且太漫無邊際,缺乏緊密城市的人文主義。

班、札德和艾柏正值青少年,勞氏大樓的競圖看起來很有希望;該是搬回倫敦的時候了。在1970年代邁入1980年代這段時間,柴契爾主義這帖猛藥開始發揮效果,露西和我也越來越介入家鄉城市的政治和公共生活。

我對政治和社會的興趣,勝過在建築這行裡往上爬,1960年代末,我曾在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 RIBA)做過一次煽動性演講,要求他們把位於波特蘭廣場(Portland Place)的美麗總部賣掉,搬到倫敦的碼頭區,親近倫敦市民。而我在UCLA的短暫工作,也讓我確信,教學是社會最重要的角色之一,我不能割捨它。我喜歡在論證與爭辯時唇槍舌劍;我想要實際參與,創造更美好的社會,而不是當建築這行的理論家或代言人。

我開始出席大倫敦議會(Greater London Council)的會議,肯・李文斯頓(Ken Livingstone)和他的工黨同志正在那裡為不受歡迎的少數族群爭取權利,包括女性主義、反種族歧視和同志權利等,並因此被嘲笑為「瘋狂的左派」(the loony left)。差不多也在這個時候,我在東倫敦的一場晚宴上遇見安妮・鮑爾(Anne Power),她是倫敦政經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社會政策教授,該校是英國左派的核心腹地。她表示,想帶我去看看那個地區的一些集合住宅,指出哪些地方做對了,但大多數都走錯方向。

我滿懷熱忱地接受安妮的提議。麥可・楊(Michael Young)和彼得・威默特(Peter Willmott)合著的《東倫敦的家庭和親屬關係》(Family and Kinship in East London ),深深影響了我和一整代的建築師與都市規劃師。這本以東倫敦社區為主題的大師研究,檢視了貝斯納綠地(Bethnal Green)這個公寓住宅區緊密連結又錯綜複雜的社會結構——這裡的日子是在街頭上共同度過(因為居住環境實在太過狹窄骯髒)——以及許多東倫敦人從熟悉的街道遷往戰後位於倫敦周邊的新城鎮後,在社會和實體層面上經歷過怎樣的崩解。

我和安妮造訪了犬之島(Isle of Dogs),後來在1985年布羅德沃特農場(Broadwater Farm)暴亂之後,也參觀過托騰漢(Tottenham),這兩次經歷讓我看出,勇敢新世界所許下的承諾,已經搖搖欲墜。布羅德沃特農場看起來就是被設計成隔離的聚居區,四周都是開闊的田野,跟所謂的城市感徹底斷絕。二次大戰結束後,興建住宅的需求迫在眉睫,在那個緊急時刻,規劃者忽視民眾真正的生活方式,把他們孤立在一個得不到任何熟悉的社會支持結構的地方。這種情況加上高失業率和高壓的管制政策,就混成了一帖毒藥。

安妮在「社宅優先計畫」(Priority Estates Project)的工作經驗,變成全國社區資源中心(National Communities Resource Centre, NCRC)的基石,那是安妮和我共同成立的慈善組織。NCRC提供一些技能給低收入背景的民眾,讓他們可以創造和抓住機會─這類協助也曾幫助我度過艱難的求學階段。大都會精釀啤酒(Grand Metropolitan Breweries)為NCRC買下特拉福德宮(Traord Hall),那是一棟十八世紀的鄉村大宅,位於卻爾西區的漂亮公園地,在那裡提供各項訓練給來自全英國的民眾。大多數受訓者都住在沃特西格爾街(Walter Segal)四十號的自建之家,以木架構興建,用舊報紙當絕緣材料。NCRC做的是至關緊要的工作,但得費盡心力才能籌到資金。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