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台人:三個月前他們叫我「滾回中國」,今天肺炎找上他們了

比利時台人:三個月前他們叫我「滾回中國」,今天肺炎找上他們了
情境示意圖,非作者所提之當事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歐美國家的人民,當初願意用他們開病毒玩笑的時間洗手或對門把消毒,用對街上亞洲長相人言語暴力的精力督促政府的各種不作為,今天這個病毒在歐洲或許就不會如此失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譯:丁肇九

編按:

Milo Hsieh是台籍的美國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學生,今年年初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進行國際學程時,因為新冠肺炎(WHO正式名稱為「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的爆發而提前結束課程返台,他在台灣的自主隔離經過也受BBC報導,以下是他回台灣前,在布魯塞爾的經歷......

他們鬧、他們鬼叫、他們大喊要我滾回中國。然後武漢肺炎就來了。

今年一月的某個早晨,我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通勤巴士裡,有個蒙著臉的人上了車,說了一串法文。起初我沒聽清楚他在向誰說話,但他突然指著我、咳了幾聲,然後移到巴士的最後面,還一路死盯著我。

那天之後不久,有個雜貨店的店員在我刷卡買東西時,要求我正眼看著他。「喂喂,你平常有睡好嗎?」他戲謔的問,「你這張卡是哪來的呀。」我走出那間店的時候,仍然搞不清楚自己怎麼一天會受到那麼多敵意的對待。

就在我決定要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路上就有個人與我擦肩而過,轉頭,叫我「滾回中國」。說真的,相對於這種歧視的話語,我還更氣他把我這個台灣人當成中國人。

日前,比利時已經鎖國,這一類針對我和其它台灣留學生的惡劣行為也在持續發生,因為長相,在疫情爆發期間我們一直被當成「中國人」或所謂的「亞洲人」。

針對東亞人的歧視行為在政客與媒體對病毒恐慌的推波助瀾下持續高漲,「冠狀病毒的恐懼」和「病毒來源在中國」總是緊緊扣連。

最初,歐美國家的人把這一切當笑話看帶,覺得武漢肺炎不恐怖,很有趣。二月的時候,冠狀病毒(coronavirus)和可樂娜啤酒(Corona beer)的笑話在網路上爆紅,他們在轉貼各種病毒笑話,我在擔心時常往來台灣和中國的家人健康安危。

比利時有間超市推出促銷活動,每買兩瓶可樂娜,就可以獲得一瓶「驟死啤酒」;有間高中學生穿著熊貓裝、旗袍、格格裝、農夫草帽,高舉著「corona time」的標語,把眼睛擠得小小的模仿東亞人刻板印象。

在加拿大的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有個冠狀病毒主題的派對,參加者戴著口罩、喝可樂娜啤酒,學生在Snapchat上傳著「感染我吧,爹地」的照片和影片。

女王大學校內媒體的助理新聞編輯Sydney Ko跟我聊到她寫的這則報導時,說到他的心力交瘁不只因為派對本身,更來自報導後的各界反應——雖然有個參加派對的學生委員因而遭受批評辭職,但她仍覺得學生對種族歧視和病毒疫情,仍不夠重視。

「批評派對的人主要是同情那些少數族群,但他們的同情大多沒有化作行動,」Sydney說,「他們總是說『我們需要透過對話來討論校園的歧視行為』,但談完之後,又能有什麼實際改變呢?」

然後日子進到三月,沒多久,原本潛伏的感染數字迅速在歐洲爆開,從反應慢半拍的義大利開始,滲透到了整個歐洲大陸。

對和我一起參加國際學程的美國和歐洲學生來說,疫情突然開始變得和他們有關了。原本的各種玩笑,逐漸變成春假行程是否要取消、學校會不會把大家趕回家的討論。

三月第一週,隨著病毒開始在美國擴散,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的管理部門快速對學生提出警告,再下一週,包括美利堅大學在內的幾乎所有美國院校,都要求學生別出戶,把課程轉到線上。

3月12日晚上8點,川普宣布對26個歐洲國家下達旅遊禁令,這消息在破曉之際傳到比利時,許多學生發現他們只剩下48小時可以打包趕上回家的班機,驚恐萬分。

美利堅大學的布魯塞爾校區迅速宣布取消國際學程,要求所有學生回到他們的「原戶籍」——對我來說那是台灣,但對某些學生來說,他們的原戶籍是疫情比布魯塞爾還要險峻的地方。反正學校把學生送回「家」之後,就不必負責他們的安危了。

RTS33SB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機票開始飆漲。有些人得要花超過24000元台幣才能飛回美國,價錢是平常的兩倍,也有些人得轉三次機才能回家,雖然原本可以直飛。

當我收拾回台灣的行囊時,我不斷想著如果美國與歐洲最初能把病毒更當回事,這次的危機處理應該能好太多太多。又想到,既然WHO把台灣——或是所謂「台北及周圍地區」——當成中國的一部分,那我好像還真的被那些歧視者說中,是「滾回中國」了。

如果歐美國家的人民,當初願意用他們開病毒玩笑的時間洗手或對門把消毒,今天這個病毒在歐洲或許就不會如此失控;如果他們把對街上亞洲長相人言語暴力的精力,拿去督促他們政府的各種不作為,或許今天病毒在歐美國家根本不會爆發。

本文原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