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確定延期,安倍與國際奧會有何政治盤算?

東京奧運確定延期,安倍與國際奧會有何政治盤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奧運的走向,事關安倍晉三是否能成為繼中曾根康弘和小泉純一郎後,日本第三位完美結束任期的首相的歷史定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大阪老楊

東京奧運確定延期

2020年3月24日,就在離東京奧運開幕日剛好四個月的日子,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奧會組委會會長森喜朗、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官房長官菅義偉以及奧運大臣橋本聖子的陪同下,與國際奧會會長巴赫(Thomas Bach)透過視訊說明及溝通後,獲得巴赫「100%同意」的肯定。正式決定2020東京奧運將延期至2021年夏季前完成舉辦。

這場命運多舛的東京奧運,再度寫下一個史無前例的奧運歷史。奧運自舉辦以來,曾經因為戰爭中止,也因為冷戰導致大抵制過,但這是第一次奧運延期事件。也是第一次在非戰爭原因下無法按時順利舉辦奧運賽事。

在加拿大、澳洲和英國奧會紛紛出面定調「如果如期舉行將不會組團參加東京奧運」之下,延期或中止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決定。然而筆者認為這齣大戲從2月底國際奧運資深委員龐德(Dick Pound)的一場專訪,就已經為延期定調並揭開序幕。

龐德的發言是巧合嗎?

2月底,義大利疫情開始大爆發,而且一發不可收拾,至今已經超過7萬4000人感染,7500人以上死亡,也是自中國以外最嚴重的國家。再來,由義大利為中心向外擴散,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疫情急速上升,且有無法控制的跡象。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出現了一位國際奧運資深委員的訪問,並針對東京奧運大膽提出延期的評論,實在不尋常。

龐德在當時的專訪中表示「我們都希望能夠照常舉行,而且看起來目前日本的疫情也不會影響到舉辦奧運。但是如果無法正常舉辦,延期1年可能是最完善的辦法。當然日本必須確認許多事情,國際奧會和日本之間也有許多意見要相互討論的」對此,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表示,這無法代表國際奧會正式的意見,所以不多加評論。個人認為這就是國際奧會已經在為延期作準備了。

身為日本就任期間最長的安倍首相,自然不會鈍感到什麼都沒有察覺,他知道這是一個暗示也是一個幫他解套的方法。因為東京奧運的走向,事關安倍晉三是否能成為繼中曾根康弘和小泉純一郎後,日本第三位完美結束任期的首相的歷史定位。

疫情和東京奧運兩頭燒

只是當時國內除了「鑽石公主號」的疫情壓力外,東京奧運組委會森喜朗會長頻頻放話,說東京奧運必將按照原定計畫舉辦,完全沒有中止和延期的想法,也沒有任何替代方案,著實讓安倍首相一個頭兩個大。

但隨著疫情從義大利擴散到全歐洲,日本疫情在鑽石公主號的乘客和組員全部下船完畢,不但沒有好轉而且逐漸惡化的情形下,東京奧運舉辦與否,曖昧不明的狀況就像壓在胸口上的大石頭,再不移除,恐對安倍首相的政權產生致命的影響。

輿論成型,逐步拆除引信

3月11日,東京組委會理事高橋治之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的專訪中提到「如果無法順利舉行,延期一年甚或是兩年是比較好的方法。」這個說法,讓森喜朗會長大為光火,還在媒體前表示「這太不可理解了,他(高橋)已經有向我道歉,說他有點說過頭了。」

但日本主要政治評論者皆認為,由日本廣告行銷集團電通董事的高橋治之出面放話,證明安倍政權已經在為東京奧運延期舖路。

果不其然,在《華盛頓郵報》這篇專訪刊出後,3月12日安倍首相在官邸和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見面後,致電給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川普並在隨後的記者會上表示「與其要關門進行無觀眾的比賽,也許延期一年會好一點。」

緊接著3月14日,七大工業國家(G7)舉行緊急視訊會議,討論武漢肺炎疫情對世界政經的影響。會後,安倍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表明獲得其他國家的支持,「東京奧運不會中止,會以最完美的形式舉行(完全な形で)。」為東京奧運的延期留下伏筆。

3月19日,川普再次表示「東京奧運是否延期,要看安倍的決定,不論他作什麼樣子的判斷,我都會接受」自此,東京奧運的延期已成定局。

AP_2008545257454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東京奧運不會中止,但延期已成定局

在這個國際情勢下,國際奧會見此機會,一改之前說需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判斷後再作決定的情況,於3月22日召開臨時理事會,會中確定不會取消東京奧運,但延期與否將在四週後決定。對此,2016年里約奧運金牌選手出來指責國際奧會「如果延期已成定局,何必要再拖四個星期,太沒責任感了。」

接下來,加拿大奧會、澳洲奧會和英國奧會就接連出來表明按照既定日期於今(2020)年夏季舉辦的話,將不組團參加東京奧運。美國奧會則對旗下選手進行調查,有七成不同意今年參加東京奧運。國際奧會和日本政府趁此機會順藤摸瓜,就在3月24日取得延期的共識,為東京奧運的爭論暫時劃下了一個句點。全球也可以專心於疫情。

安倍首相和巴赫會長的政治算盤

日本政府在疫情初期雖然判斷失準,但安倍首相對他的政治生涯的判斷似乎不受影響。以東京奧運的解決手法來看,首先去掉取消賽事的引信,平息日本國內對於取消東京奧運賽事的疑慮以及可能帶來幾兆日圓的經濟損失。

再來與國際奧會沆瀣一氣,畢竟巴赫會長也不願意在他的會長任內,有奧運賽事取消這樣子的事件發生。在結合七大工業國家言論形成國際共識後,降低延期賽事會產生的外部攻擊力道。

類似的危機處理,其實2月底在台灣就已經呈現過了,那就是大甲媽祖繞境事件。在多方輿論的包圍下,也完美的解決了政府和宮廟之間的矛盾,降低疫情爆發的可能性。

2020年7月,東京都知事將重新改選,同為小泉純一郎的弟子,安倍為學姐小池百合子打開了一條路。自民黨表明將支持小池百合子連任,在東京奧運確定延期的情況下,小池百合子連任的機會大增,也降低自民黨內其他派閥想提名參選的意願。

而安倍晉三的自民黨總裁(主席)的任期,也將在2021年9月劃下句點,在眾議院沒有解散的前提下,其首相之位也可能維持到2021年9月才卸任,也就是在他任內成功舉辦東京奧運可能性依然存在。

靠著傑出的一手,安倍將化身為成功舉辦東京奧運,任期最長的日本首相,也正是安倍晉三追求的最後目標,一個完美落地的歷史定位。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