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的武器》:由於交配戰鬥求勝無望,這些小傢伙改採作弊B計畫

《動物的武器》:由於交配戰鬥求勝無望,這些小傢伙改採作弊B計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一次看到這場景時,我興奮不已,以為小型雄性想要趁機溜進主隧道。但是,牠只是等著,幾個小時過後,牠還是待在那兒按兵不動,我整個人心浮氣躁。沒錯,就是在我去廁所的那一刻,牠動了。

文:道格拉斯.艾姆蘭

在巴拿馬做研究的最後一年,除了每天破曉時進入森林尋找猴子和做人工選汰實驗外,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待在黑暗中,就在辦公室一塊厚布下。我把布掛在天花板上,讓它像帳篷一樣垂下來。這一次,我純粹觀看。我想看看甲蟲的生活,牠們的一切,之前沒有人研究過牠們的行為,我急於想看到雄性甲蟲如何使用牠們的角。

問題是,一切有趣的活動都發生在地底下。我的甲蟲,不像螃蟹,成千上萬隻都在腳邊打架,也不像水雉,會在浮動的水草團上戰鬥。這些小傢伙進入鉛筆大小的洞穴後,就消失在土壤中。19世紀末,法國博物學家讓.翁利.法布爾(Jean-Henri Fabre)在研究一種歐洲糞金龜的地下交配行為時,克服了類似問題。他在吃完甜點後,留下一個裝派的盤子,當中有一個洞,然後插進一根塞滿土壤的玻璃管。

100多年後,玻璃管已經發展到「玻璃三明治」。我打造了一間「昆蟲農場」,在兩塊透明板之間填滿土壤,並以透明塑膠板取代盤子,固定在昆蟲農場的頂部。甲蟲要挖隧道時,牠們別無選擇,只能在玻璃板之間挖掘,這樣我便能窺視巢穴內部。明亮的燈光會干擾甲蟲,隧道內部通常不會有太多陽光,所以我不得不模擬出黑暗。 幸好長臂天牛無法看到紅色,我可以在黑布帳棚中內使用紅光,不至於造成干擾。

每天我會在裡面待上4小時,寫下潦草筆記,瞇著眼睛在昏暗燈光下看豌豆大的甲蟲在小隧道內鬥毆。燈光讓小帳篷內溫度飆升,發酵糞便的氣味更讓人無法招架。但在玻璃三明治裡,甲蟲倒是過得很快活。牠們打鬥、交配並且照料下一代,我得看清楚這一切。

要不了多久,我就馬上確定雄性甲蟲會用角打架。這並不意外,但親眼見到還是很興奮。打架完全是一片混亂。守護者戒備嚴謹,以腿部的刺插入隧道土牆固定自己,入侵者會推牠,硬往下擠,彼此以頭和角相互扭轉。當兩隻公甲蟲埋頭互推,角會卡在一起。要是兩隻雄性勢均力敵,打鬥場面會愈演愈烈,雙方都更加狂熱,在扭打和翻轉之間,隧道也因此變得更寬。

在一來一往之間,牠們可能會互換位置,因為對手會設法擠得更裡面,那可說是打鬥的獎賞。有時決鬥會一路後退到雌性甲蟲所在,直接撞到牠身上。也有時候,牠們會往隧道外移動,翻滾到頂層。在最瘋狂、激烈的戰鬥中,我根本無法分辨誰是誰,但等混戰結束後,幾乎總是角較小的雄性甲蟲離開。

在觀察多次鬥毆後,我就不再那麼專注了,畢竟每次結果大同小異。看到贏家並不會讓我特別興奮,倒是輸家讓我吃驚。假如一隻大型雄性個體戰敗,牠會去尋找另一條隧道,展開另一次挑戰。在野外,牠大概只要移動1、2公分,便能到達下一條隧道。

但在我的農場裡,可沒這麼幸運,牠得沿著玻璃盒的四周不斷繞圈圈。但個頭小的雄性則採取截然不同的策略。被趕出來後,牠們只會短距離移動,也許一兩公分,然後開始挖掘隧道。挖隧道是典型的雌性行為,但是小型雄性個體卻在有雄性看守的隧道旁另挖一條新隧道。

第一次看到這場景時,我興奮不已,以為小型雄性想要趁機溜進主隧道。但是,牠只是等著,幾個小時過後,牠還是待在那兒按兵不動,我整個人心浮氣躁。沒錯,就是在我去廁所的那一刻,牠動了。

等我回來後,發現一切都結束了。小傢伙又回到牠原本的隧道,但我看得出來,牠從側邊挖了一條隧道,鑽到主道去。於是,我組合起5、6個巢穴,把大大小小的雄性個體全都混在一起,果然,終於親眼看到牠們偷偷摸摸闖進別人巢穴的畫面。在靜坐幾個小時後,小型雄性突然忙活起來,往主隧道挖去,目標對準雌性。在短短幾分鐘內,牠可以和雌性糞金龜交配,然後離開,而在上方守著入口的雄性渾然不覺。

臉譜2020_03_動物的武器_P171圖
Photo Credit:臉譜

當我跟博士論文口試委員會討論隧道支線的事情時,他們質疑這是在玻璃箱內的特殊狀況,畢竟箱裡是個二維宇宙,不然那些小甲蟲還能往哪裡挖? 要是空間有限,鑽到主要隧道去也不足為奇。真正的問題是,野生糞金龜是否也會做出同樣舉動?

於是我準備好幾條矽膠和熱熔槍,到森林裡,把白色的熔膠灌入甲蟲的隧道。猴糞不大,約莫一個硬幣的大小,往下挖就可見到甲蟲洞穴的入口,分別通往十幾個甚至二十來個獨立隧道。我將隧道全都灌進矽膠,再整個挖起來,用車子運回實驗室,以便能輕輕刷去泥土,看到隧道的模型。

結果發現,野外的小型雄性糞金龜也會有挖隧道支線的行為,而且次數相當頻繁。從巢穴翻模能夠明顯看出,鬼鬼祟祟的雄性糞金龜可能靠著密道,偷偷潛入別人地盤約4、5次。現在,我明白為什麼大個頭的雄性糞金龜會定期巡邏隧道,也瞭解為什麼體型小的雄性糞金龜不長角。

這個物種,就跟許多隧道型的同類一樣,體型大的雄性都會長出一對長長的角,體型小的則不,甚至連中間過渡型的角都沒有長出來,牠們似乎完全停止了角的生長,個體成熟時比較像是雌性。

體型小又沒有長角的雄性,在隧道裡的機動性比體型大、有長角的雄性來得好,部分原因是牠們頭上沒有角來礙事。感謝西澳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約翰.杭特(John Hunt)、喬.湯姆金斯(Joe Tomkins)和利.西蒙斯(Leigh Simmons)的研究,我們現在也知道,在許多具有這種「二形性」(dimorphic)的甲蟲物種中,高度特化的小型雄性個體具備種種鬼祟行事的才能。牠們的交配速度快、精子傳遞的時間也短,有相對較大的睪丸和較多的精子。

牠們和雌性的交配頻率,也許沒有在入口守衛的長角雄性來得高,但也善用了任何機會。由於在戰鬥求勝無望,這些小傢伙轉換跑道,改採B計畫。

當少數幾隻優勢雄性壟斷群體裡的生殖機會時,就會促使剩下的雄性打破常規。要是按照正常方式卻贏不了競爭,那就作弊吧!偷偷摸摸的雄性比比皆是,幾乎在所有的動物物種都如此。大角羊的公羊會在洛磯山脈斜坡上守護牠的母羊群。體型最大、年紀最長的公羊擁有最大的角,優勢公羊自始至終都能控制母羊群。然而,有高達4成的小羊是來自小個子公羊的後代。這些偷偷摸摸的公羊稱為「尾隨者」(courser),牠們會衝進大公羊的地盤中,在還沒有被優勢公羊驅逐前,和母羊快速交配 。

公翻車魚和鮭魚也會守在母魚前來產卵的一塊塊沙地前。母魚會選擇體型大、有吸引力而且守在最佳產卵地點的公魚,並讓公魚在卵上灑下大量精子。體型小的公魚沒有機會守衛地盤或是得到母魚青睞,所以牠們會趁隙偷偷靠近,把自己的精子灑在卵上。

分布在歐亞大陸凍原帶的過境候鳥流蘇鷸,體型大的公鳥能夠占領地盤,在求偶儀式中展現牠蓬鬆的黑色和板栗色羽毛,還有頸帶黃色、褐色、白色的多彩繁殖羽,稱為「禦地鳥」。母鳥向來都是挑選體型最大、最耀眼的公鳥為伴侶。於是,體型小的公鳥會以兩種方式來欺騙母鳥。一類公鳥會褪去黑色和栗色羽毛,改披上一身白色羽毛。白羽公鳥被稱為衛星鳥,在禦地公鳥地盤的邊緣打轉,攔截前來尋找禦地公鳥的母鳥。禦地公鳥會容忍牠們,某種程度上,母鳥之所以前來此地,是因為同時受到禦地公鳥和衛星公鳥的吸引。

衛星公鳥一身白羽非常顯眼。但第三種類型的公鳥則融入禦地公鳥的地盤,很難發現,要察覺牠們的存在非常困難,研究流蘇鷸幾十年後,科學家才發現牠們的存在。這些外觀和行為與母鳥完全一樣的公鳥被稱為「父鳥」(faeder,古英文的「父親」)。牠們能光明正大地進入資源最多,環境條件最好的地點,在禦地公鳥面前佯裝成母鳥。

各式各樣的物種中,都有這種雄性模仿雌性的例子。有一種海洋等足類甲殼動物,稱為「海中鼠婦」(swimming pill bug)──實在是找不到更好的辭彙來形容這種動物──守衛著手掌大的海綿空腔,等待雌性前來覓食和交配。大型雄性長有一對駭人的鉗狀爪,用來打架。爪子最長的雄性會獲勝,成功捍衛海綿。但其他雄性也有辦法進入海綿。雄性放棄武器,長得酷似雌性。就跟流蘇鷸一樣,模仿雌性的雄性等足類也都能安然進入海綿內,而不被禦地雄性認出。

澳洲烏賊模仿雌性的技巧非常高明。海洋軟體動物對色彩很敏感。牠們堪稱是動物界的偽裝大師,能夠幾秒鐘內改變體色,與周遭背景融合得天衣無縫。牠們一生之中大多數時間都離群索居,隱形不見烏賊影,只有在短暫的交配季,數百隻烏賊才會聚集起來,雄性開始顯示耀眼體色,從成熟單調的保護色變成綠色、藍色、紫色的美麗色彩組合。

每隻雌性烏賊可能一次就會有十幾隻雄性追求,競爭激烈,而雌性會靠近體型最大、色彩最豐富的雄性。一旦雌性選定,這對配偶會游到群體外圍,準備找地方交配、產卵。但這時,狡猾的雄性會介入。軟體動物在面對競爭時,有很多種應變方式。有時小型的雄性會趁優勢雄性分心作戰時,轉換體色,用豔麗外貌來討好雌性。

也有時候,牠們會偽裝成岩石,與海底融為一體,然後偷偷靠近這對配偶。通常雄性會模仿雌性的外表,這樣牠就可以大搖大擺地游過去,不會受到優勢雄性盤查。當這隻偷偷摸摸的雄性游到優勢雄性和雌性之間,牠會在雌性旁邊以明亮耀眼的外表求愛。但是僅活化面對雌性的那一側,面對優勢雄性的那一側仍然維持雌性外貌。

相關書摘 ▶《動物的武器》:沒有足夠雄性可交配,母水雉演化出銳利翼角來戰鬥

書籍介紹

《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道格拉斯.艾姆蘭
譯者:王惟芬

物種演化居然是一場千萬年不休止的軍備競賽,打造生存最強「武器」,對群體的生存是好或壞?

  • 獲Phi-Beta-Kappa美國大學優等生榮譽學會「2015年最佳科學圖書獎」
  • 「社會生物學之父」、普立茲獎得主、哈佛大學教授愛德華・威爾森( Edward O. Wilson)推薦

史前大角鹿神祕滅絕,難道與3.6公尺長的沉重巨角有關?讓獨角鯨游不快,易遭虎鯨、北極熊和人類獵捕的2.7公尺長牙,究竟有何特殊作用?東非大裂谷的糞金龜,微小身軀上角長得越來越大,為什麼?

每種動物都依靠某種類型的武器過活,老鷹和獅子都有利爪,就連寵物狗都有一付厲害的牙齒。但大多數武器和動物整個身體相比,比例上都很小,僅有在少數的例子中,會出現大得驚人的武器,有些獠牙或長角,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讓那些背負著武器的雄性看起來隨時會因為這樣的重量或尺寸而跌倒或是被其壓垮。

getImage_(1)
Photo Credit:臉譜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