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舊事重臨

當舊事重臨
圖片來源:港台節目《頭條新聞》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於深夜被捕、幾名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批評《頭條新聞》抹黑政府——一邊是死不斷氣的法律,一邊是講來又講去的批評用語,但兩件「舊事」的相交點,在於「重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兩件事,令我驚覺我們和「舊事」原來這樣近——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於深夜被捕,指其涉嫌干犯刑事條例第200章下,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罪;幾名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昨日與廣播處處長梁家榮會面,批評《頭條新聞》用低俗、諷刺手法抹黑政府部門,反問港台何以要製作嬉笑怒罵節目,影響香港市民道德觀念。

第一件事,已有不少熟知法律的高人撰文[編按],指出香港警察所引用的法例,乃是殖民地時期所用之惡法,不符《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而上宗案例,亦遠至1952年。

第二件事,其實亦不新鮮。九十年代,前全國政協委員徐四民就曾指《頭條新聞》是「陰陽怪氣」,董建華任特首時,也曾就這節目的內容作批評,指是「低級趣味」。

一邊是死不斷氣的法律,一邊是講來又講去的批評用語,但兩件「舊事」的相交點,在於「重臨」。

這時候,我想起了一套名為《富貴逼人》的電影——或者應該說,是《富貴逼人》、《富貴再逼人》和《富貴再三逼人》這三套電影,三套都是以「橫財」為主軸的電影,劇情亦離不開中奬、遇阻滯,千辛萬苦解決問題後把橫財弄到手⋯⋯千篇一律,換湯不換藥(或是連湯都沒有換)。但這三套電影的成功,其實也正正在於它們的結構性相似,只要一條「大橋」成功,觀眾就一直受落,一「橋」走天涯。

但目前香港的境況,根本沒有《富貴逼人》那樣歡呼,那同樣的結構能否再次奏效?或者,我們更應該問,同樣的結構再來了,這次要選擇跟從前一樣,任何結構一樣的事件重來?抑或真要決心改變,令「再三」不會出現?這問題,相信大家都有答案,但不用說出來,落手去做就是了。

圖:2010年的《頭條新聞》,當時有林超榮,而這節談的是警署裏「走狗」——走失的警犬。

編按:可參考法夢:說話者沒有煽動暴力的意圖,法律上不可能被定「煽動罪」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