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上.中正:當代人權影像展」側記:記住一切前進的方向,否則我們將一事無成

「至上.中正:當代人權影像展」側記:記住一切前進的方向,否則我們將一事無成
Photo Credit: 非常廟藝文空間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之際,推出由策展人林木材規劃的「中正之下:當代人權影像展」。這個規格小巧的展覽,展出地點就位於中正紀念堂銅像大廳正下方,「中正之下」這個展名除了是這處隱蔽展間的某種空間性描述,另一方面也指向台灣自過往威權治理中走來的種種歷史、記憶與今昔對人權的討論。

文:林怡秀

猶記2018年12月10日,中正紀念堂管理處隨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之際,推出由策展人林木材規劃的「中正之下:當代人權影像展」。這個規格小巧的展覽,展出地點就位於中正紀念堂銅像大廳正下方,「中正之下」這個展名除了是這處隱蔽展間的某種空間性描述,另一方面也指向台灣自過往威權治理中走來的種種歷史、記憶與今昔對人權議題的相關思辨與討論。

今年一月,延續著前次影展的概念與展出空間,此次以「至上.中正」為名的當代人權影像展由林木材與黃香凝共同策劃,他們在策展論述中提到此次影像展「同樣以『人權』與『威權象徵/建築』為核心發想;在這個脈絡中,下與上做為一種空間相對詞,『之下』指的是一種被迫或不得不接受與被影響,但『至上』則表示一種尊崇,也隱含著服從與拒絕反思的心態。」

相較於前次展覽作品選件多鎖定於對威權統治、領導人、集體抽象意識形態症候的觀看,或藉由官方資料影像重新進行剪輯與當代釋義的創作方式(如姚瑞中將歷史幽魂賦予形象化的《萬歲》、Adrian Paci呈現官方角度拍攝統治者死後舉國哀悼畫面的《空位時期》、Marshall Curry重新編排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慶祝納粹主義的影片檔案《花園一夜》等),此次策展人對展出作品的選擇,則明顯地趨向由人民所處位置對威權的觀看,甚至從個人身體感、記憶等角度出發。

來自威權的身體感

若由愛國東路方向進入位在三樓展廳的「至上.中正」展,首先會看到藝術家雪克與復興高中19屆戲劇班共同合作的錄像作品《隱沒帶–我們的組曲》。該作以台灣現在仍存的校園軍歌表演為敘事方式,影片由卡通「我們這一家」片尾曲〈明天還是好天氣〉開始,身穿制服的學生們隨著輕鬆的歌詞內容,以輕快自在的身體姿態歌唱起舞。

這首台灣人所熟悉的卡通曲目,原曲改編自英國作曲家艾爾加(Edward Elgar)1901年創作的《第一號威風凜凜進行曲》(Pomp and CircumstanceMarchNo.1),這首轟動曾一時的曲目後來經填詞後,成為二戰時英國人人朗朗上口的第二國歌,而這個隱藏於卡通歌詞下、來自第一世界的愛國歌曲,也為作品所欲闡述的內容鋪下伏筆。

歌曲未畢,一名指揮者的介入開始讓原本歡快的音樂逐漸轉向,銜接在〈明天還是好天氣〉後的〈赴戰〉直接將這群2000年後出生的高中生拉回他們未曾經歷的戰時,他們的身體姿態也開始被指揮者逐一規範、統一,轉變為操持刺槍、動作整齊劃一的步兵。

《隱沒帶–我們的組曲》的變奏結束於〈橄欖樹〉,這首遙望無名遠方、並在戒嚴時代中被禁唱的歌曲,也是我大學曾經歷的「軍歌比賽」班級自選曲(高中時比賽指定曲則是〈碧血黃花〉),某種奇異且略帶不適的身體感在觀看作品的同時襲來,也令我想起某次與中國友人討論2018年當代館「不只是歷史文件:港台錄像對話1980-90s」一展時的對話。

她說:「我記得當時我戴上耳機在看其他作品,旁邊一台電視播放王俊傑、鄭淑麗作品《歷史如何成為傷口》,電視裡流出當年六四時的新聞節目的前奏音樂,雖然我已經被另一件作品的耳機擋住,但當我聽到那一點點的前奏時,所有記憶都回來,就是這個聲音!威權主義原來是藏在我皮膚底下的,它從來沒有不見過。」

這種政治治理隨時間浸潤的身體感也表現在本展兩位泰國藝術家的錄像作品內,銜接在雪克的作品另一側,策展人將薩波.齊嘉索(Sompot Chidgasornpongse)的《傍晚的曼谷》(Bangkok in The Evening)與朱拉亞農.西里彭(Chulayarnnon Siriphol)的《仆街》(Planking)並置,前者紀錄每天傍晚六點,泰國市區準時放送國歌的現場,當樂曲響起,所有人猶如被按下停止鍵,放下所有動作立正等待歌曲結束;後者則是在這樣的時刻裡,以「仆街」的身體姿態介入全員凝固的公共場所。

傍晚的曼谷Bangkok_in_the_Evening-02
Photo Credit: 非常廟藝文空間提供
《傍晚的曼谷》劇照

以幽默甚至惡作劇的方式對政治進行尖銳批判,是西里彭在2006年泰國軍事政變以後越發鮮明的創作特徵,他曾在一次訪問中[1]說道:「那些影響(指泰國社會的分裂現象)是如此個人化,那時我才知道這些事情不僅是政客們在打架,還深深地影響了我和周圍的人。」西里彭以看似輕巧的方式將個人記憶與媒體、集體記憶相互混合,在引人莞爾、看似玩笑的動作裡,提醒觀眾所謂的政治、黨派與強加在集體之中的偽信仰才是讓人發笑的荒謬所在。

現實之謬

1968年12月13日,巴西軍政府總統席爾瓦(Costa e Silva)逕自頒布《五號憲令》(AI-5),以「捍衛國家必要利益」為藉口,加強軍政總統職權、禁止示威遊行,並允許軍方解散國會、取消60多名議員的政治權,賦予軍方褫奪各級政府官員或中止公民政治權的權力。

當時,除了官方公報外,巴西政府嚴禁媒體提及任何相關報導,民間各報僅能以隱喻或更荒唐的描述來吸引社會的關注這個歷史時刻,如《巴西日報》(Jornal do Brasil)所寫:「天氣黑沉,溫度令人窒息,空氣令人無法呼吸。這個國家正被強風所席捲。」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