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朴槿惠被彈劾期間,與納粹宣傳部同樣惡毒的煽動再次重現

《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朴槿惠被彈劾期間,與納粹宣傳部同樣惡毒的煽動再次重現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極旗集會的邏輯就是:媒體偽造及扭曲報導→總統被彈劾→左派顛覆國家→大韓民國的危機。只是不斷重複已然過時且無發展性的口號,也是懷念舊體制的垂死掙扎。

文:丁哲雲(정철운)

朴槿惠找打手攻擊孫石熙

德國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於一九二七年創辦納粹宣傳刊物《攻擊報》(Der Angriff)後,長期撰寫社論侮辱柏林警局副局長魏斯(Bernhard Weiss),因為魏斯掌管的政治局禁止納粹黨在柏林活動。為了納粹,戈培爾不斷攻擊魏斯。

戈培爾為猶太人魏斯冠上歧視外號,將他比喻為站在冰面上的驢子,罵他「虛偽、懦弱、面部扭曲」,更以馬克思主義者之名進行虛假煽動。忍無可忍的魏斯雖曾以侮辱罪起訴戈培爾,卻未能阻止他的作為。戈培爾與納粹突擊隊員在柏林市內發起遊行示威,穿上侮辱猶太人的服裝。柏林警局在撐了十一個月後,最終解除了對納粹黨的禁令。

與九十年前的戈培爾同樣惡毒的宣傳與煽動,卻於韓國再次重現。JTBC取得崔順實的平板電腦、揭發她經常收到、修改總統演講稿後,一百天內,政權(青瓦台、國家情報院)、金權(全經聯、大企業)、極右派(極右派公民團體、新世界黨)聯合起來攻擊JTBC,有組織的發動集會遊行、刑事訴訟、人身攻擊、靜坐示威,這是朴槿惠打壓批判性媒體的最後惡招。

JTBC播出(崔順實平板電腦)報導兩天後,二○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朝野同意成立特檢組調查,總統朴槿惠等於政治生涯被宣判告終,但隔天很快就反擊。第一個開砲的為「親朴派」新世界黨國會議員金鎮台,他曾揭露《朝鮮日報》前主筆宋熙永的貪汙爭議,使其陷入危機。他在十月二十七日的國會法制司法委員會裡主張「平板電腦的主人不是崔順實」,意圖否認干政案的關鍵疑點。

日後,這項主張被證實是由崔順實提出。當天,崔順實與K-SPORTS基金會部長盧勝日通話時提到:「要想辦法說這完全是他們(JTBC)把電腦偷走後編造的……」並下令盡可能掩蓋此事。崔順實的主張經新世界黨議員提出後,媒體紛紛報導,爹娘盟、愛朴會、媽咪部隊等親朴與極右派團體,很快就在十月三十一日至十一月九日間,於上岩洞JTBC總部前方集結抗議,主張〈崔順實平板電腦〉是假新聞。

即使在十一月四日,媒體報導檢方確認平板電腦主人為崔順實,抗議活動依然持續。為了刺激JTBC,上述團體還製作、散播孫石熙與JTBC記者穿著囚服的合成照,甚至到頒發「年度最佳女記者獎」給JTBC女記者的場合鬧場。

十一月十日,爹娘盟等團體於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對孫石熙提起刑事訴訟,要求調查JTBC取得平板電腦的詳細過程。有人質疑,為了降低平板電腦的可證性,崔順實與新世界黨部分議員進行了謀畫。高永泰在十二月十三日《月刊中央》訪談中預告:「十五日的國政調查委員會上,新世界黨議員與崔順實相關人士將會主張平板電腦的主人是高永泰。」後來的確出現類似主張。

盧勝日曾表示:「新世界黨議員李完永向K-SPORTS基金會理事長鄭東春提議,想辦法把平板電腦說成是高永泰的,而且是JTBC把電腦偷走的。」

十二月九日,國會通過總統彈劾案,親朴與極右派團體便主張「若沒有JTBC的假新聞,總統不可能被彈劾」,並形容此為「媒體之亂」。新世界黨宣稱要成立「平板電腦真相查明委員會」,進行聲援。二○一七年一月十日,愛朴會、媽咪部隊、韓國自由總聯盟、爹娘盟等親朴與極右派團體,正式成立「偽造平板電腦真相查明委員會」,由韓國自由總聯盟總裁金景梓擔任共同代表,韓國自由總聯盟社會特助邊熙宰等人擔任執行委員。

一週後的一月十七日起,上述人士開始集結於放通委所在的放送會館,占領一樓大廳展開靜坐示威,要求審議與制裁JTBC。一月二十三日,新世界黨議員尹相現前往現場表示支持,盛讚媽咪部隊成員是「對抗大韓民國偏頗報導的強大女性」。JTBC偽造平板電腦報導的主張漸漸被包裝成「執政黨與公民團體提出的質疑」,並獲得部分極右派網路媒體及MBC等少數主流媒體支持,漸漸擴散開來。偽造平板電腦真相查明委員會甚至認為:「只有MBC做好了採訪工作。」

不過,崔順實平板電腦並未成為繼續製造風波的藉口。檢方追蹤JTBC提交的平板電腦網路紀錄,發現平板電腦的移動路徑與崔順實的移動路徑相符,確認其主人為崔順實;特檢組也分析崔順實外甥女張始浩在一月初提交的第二台崔順實平板電腦,發現與JTBC取得的平板電腦一樣,都有總統發言資料及崔順實接收三星獻金的相關電子郵件。

崔順實干政的證據傾巢而出,有關平板電腦可證性的質疑失去意義。緊接著,身為知情人士的安鐘範、鄭虎聲開始說出有關崔順實干政的證詞,安鐘範的手冊更寫有一切真相。

一月三十一日《新聞室》〈主播簡評〉,孫石熙說:「許多含有根本不可能成立之主張的陰謀論及偽造說,正如同傳染病般散播,其背後意圖不過是為了模糊干政的確切證據、延遲憲法法院的判決,企圖翻轉當下的局面。」

即便如此,親朴與極右派團體依然持續反駁,不斷攻擊孫石熙。一月十八日,他們以謀害證據偽造罪的罪名向孫石熙提起告訴:「終究會以國家內亂罪提告孫石熙和洪正道。」認為揭發政府內部有祕密實權者干政、收視率與信賴度皆快速上升的電視台新聞負責人犯了國家內亂罪,作出如此「詭辯」之人,就是邊熙宰。

邊熙宰是什麼人?他曾因指控前統合進步黨國會議員李正姬為從北主體思想派,二審判科罰金一千五百萬韓元;指控藝人金美花為親盧從北者,一審判科罰金八百萬韓元;指控藝人兼政治人物文盛瑾,事前計畫並煽動李某於二○一三年批評朴槿惠政府後自焚,受一審判科罰金三百萬韓元;指控當時自焚事件為親盧從北者的計謀,受一審判處精神賠償死者家屬六百萬韓元。不只如此,他也指控過藝人Nancy Lang為親盧從北者,二審判科罰金四百萬韓元;指控城南市長李在明為從北者與賣國賊,二審判科罰金四百萬韓元;近期則因毀損前共同民主黨國會議員金光珍之名譽,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另一方面,演出企畫人卓賢民曾批評邊熙宰為瘋子,但最高法院宣判無罪。

這樣的人物,卻被朴槿惠與崔順實選為關鍵打手。

崔順實的律師團於一月九日,聲請邊熙宰以「平板電腦專家」名義出庭擔任證人,使邊熙宰成為攻擊JTBC的核心角色。朴槿惠與崔順實居然選擇連TV朝鮮等有線台都不想邀請的邊熙宰當打手,可見他們已經無路可退。

一月二十六日,JTBC控告邊熙宰等人毀損名譽,邊熙宰便主張:「JTBC向檢方發出了SOS。他們要公布平板電腦偽造白皮書了。」

要認為平板電腦造假乃個人思想自由,也有權利表達,問題是那些團體的目的及幕後操作。青瓦台長期利用全經聯金援爹娘盟、媽咪部隊等極右派團體,發動官方組織的示威集會。《韓民族日報》報導,過去三年內,從三星等四大企業流向極右派團體的資金,光是已確認的就有七十億韓元。

全經聯副會長李昇哲也向特檢組陳述:「青瓦台選出爹娘盟等十多個保守派團體,要求對其金援,連具體金額都定好了。」上述團體主導過反對查明世越號船難真相、贊成回歸國編版教科書的集會示威,也提出彈劾總統無效及平板電腦造假等主張。

青瓦台國民溝通祕書官室行政官許賢俊,被揭露向韓國自由總聯盟指示發動示威一事後,成為被調查對象。《時事IN》報導,前任國家情報院幹部指出:「朴槿惠政府上任後建立了一個完美機制,只要發動集會,就會給錢。」

《京鄉新聞》則報導,朴槿惠政府四年內支付給新村運動中央會、正直生活運動中央協議會、韓國自由總聯盟三個保守派團體的國庫補助金,將近兩百億韓元。最後,朴槿惠利用邊熙宰對孫石熙發動攻勢,表面上是行使言論自由與表達疑慮,實際卻是打壓媒體。

孫石熙於一月三十一日的《新聞室》〈主播簡評〉強調:「任何政治宣傳的聲勢再浩大,只要身為受眾的人民是清醒的,那就是失敗的宣傳。」只是,「失敗的宣傳」依然多次被搬上檯面。戈培爾與希特勒的下場,邊熙宰與朴槿惠也終將面對。


我們是來殺孫石熙的

「有這麼多人在這裡集會,也沒有一家媒體完整報導過吧?再這樣下去,太極旗集會的人數會減少,燭光集會人數會愈來愈多。報紙、無線台、有線台,我們都沒有……那就讓所有人都成為媒體,拿出你們的智慧型手機,展開愛國革命吧!」

「這是自由主義與共產主義之間的戰爭,光化門燭光的目標不是要彈劾總統朴槿惠,是要顛覆國家!」

「彈劾無效!電腦經過偽造!」

首爾市府廣場上的太極旗集會,口號的共通點是對媒體的不信任。崔順實干政案爆發後,連朝中東等保守派媒體也開始批評總統朴槿惠,迫使親朴與極右派背後的策畫者們不得不找出應對方法。他們決定將媒體視為事件的導火線,捨棄主流媒體,選擇網路媒體「鄭奎載TV」與朴槿惠一對一訪談,更加強化了其應對邏輯。

他們先是為燭光集會定調,例如前《朝鮮日報》文化部長李翰雨提到:「看著要求彈劾總統的燭光,就想起二○○八年的狂牛症風波。燭光集會基本上都隱含不服大選結果的心理。」接著就如同二○○八年為了削弱燭光集會的力量,開始主張掀起狂牛症爭議的MBC節目《PD手冊》報假新聞,對MBC發動大量攻勢一樣,他們也開始主張JTBC《新聞室》報假新聞。

曾任《月刊朝鮮》主編、且積極參與太極旗集會的趙甲濟認為,朴槿惠被彈劾完全是「媒體之亂」,符合親朴與極右派將〈崔順實平板電腦〉報導視為事件起始點的邏輯。他指出:「《朝鮮日報》等所有媒體對朴槿惠總統的反感充滿濃厚的報復意味。近期太極旗集會的規模有所壯大,正是因為人們對媒體的煽動報導感到憤怒。」

趙甲濟認為:「朴槿惠總統與祕密心腹崔順實的不當關係是她的弱點,但並不如報導所說的嚴重,也不該因此彈劾她。」這也是參加太極旗集會的人的想法,因此他們同時主張「媒體改革」。

前新世界黨國會議員李老根更說出:「應該將JTBC等垃圾媒體送進焚化爐裡燒掉。」

他們的詭辯尤其針對孫石熙。二○一七年二月十二日,邊熙宰等兩百多人聚集於首爾市平倉洞的孫石熙住家前召開記者會:「我們是來殺孫石熙的。」發表一堆胡言亂語。

接著,極右派團體「自由統一解放軍」控告孫石熙犯下內亂煽動罪、名譽毀損罪、偽造電磁紀錄罪、業務妨害罪。也一併控告《朝鮮日報》社長方相勳、《中央日報》會長洪錫炫、《東亞日報》社長金載昊犯下內亂煽動罪、以出版物進行名譽毀損罪、常習詐欺罪。親朴與極右派的作秀行為,就是欲將整起事件塑造為媒體偽造報導所致。

江原大學新聞傳播學系金世銀教授認為,親朴與極右派之所以選擇將「媒體偽造及扭曲報導」作為核心主張,是因為韓國社會長期以來對媒體不信任,人們很容易接受這樣的說法。

他們也選擇太極旗作為代表其主張、吸引支持群眾的象徵,因為太極旗能喚起人們對朴正熙、全斗煥軍事獨裁時期的懷念與集體記憶。太極旗集會的邏輯就是:媒體偽造及扭曲報導→總統被彈劾→左派顛覆國家→大韓民國的危機。只是不斷重複已然過時且無發展性的口號,也是懷念舊體制的垂死掙扎。

假新聞助長了太極旗集會的氣勢,一份調查報告指出,五十代於通訊軟體KakaoTalk上接觸假新聞的比例為四十五.六%。藉由蒐集與分析個人網路使用紀錄,以提供符合使用者政治傾向之資訊的「同溫層」,強化了集會群眾的動機與信念。

《中央日報》與Google新聞實驗室(News Lab)合作,分析了太極旗集會參與者的Facebook動態消息,發現他們的動態牆上經常出現「孫石熙說謊」、「邊熙宰提出質疑」、「數百萬人參加太極旗集會」等新聞。

孫石熙曾嘆:「究竟是哪些人策畫了這場悲劇,還引以為樂?」當他望著那一群聲稱要來殺自己的人時,可以想見心中的難過,絕對勝於憤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拉下前總統、破解假新聞、拒當讀稿機:孫石熙的脈絡新聞學》,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丁哲雲(정철운)
譯者:邱麟翔

借鏡韓國新聞的發展與轉變,
思考台灣新聞的樣貌與可能。

2020年1月,孫石熙正式告別JTBC《新聞室》主播台,
他如何一手打造出收視率、影響力、信賴度三贏的新聞,
成為撼動韓國新聞界、引爆百萬燭光革命的傳奇?
本書全面剖析韓國王牌主播孫石熙的新聞之路。

【關於本書】

真有超然中立的新聞嗎?
機械式的平衡報導不過是假中立,真正的公正報導應展現事件脈絡,
閱聽大眾才能更靠近真相一步。

連續12年蟬聯韓國《時事週刊》「媒體人影響力調查」冠軍的孫石熙,當過主播、學者,以及電視台新聞部負責人,為韓國新聞界奠定了「脈絡新聞學」典範。

全書共分為四個章節。

第一章〈起源〉,講述早年生活以及在威權時代任職MBC的經歷,對照人生重要轉捩點,如何影響了今日的孫石熙。

第二章〈誕生〉,剖析職業生涯中相當重要的時事節目:廣播《孫石熙的視線集中》、電視談話節目《100分鐘討論》。孫石熙犀利、敢問的風格讓節目大受歡迎,也使他成為具影響力的新聞人。

第三章〈挑戰〉,講述在艱困的媒體環境下,孫石熙離開任職30年的MBC,轉任有線綜合台JTBC後,如何在內外質疑下撐起一片天。

第四章〈登峰造極〉,以朴槿惠閨蜜干政案等近年重大事件為主,記錄孫石熙如何讓JTBC新聞從乏人問津,一躍成為最受信賴的新聞台。

getImage-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