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的聲明除了提及台灣,還有不少暗藏在文字中的陷阱

WHO的聲明除了提及台灣,還有不少暗藏在文字中的陷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月29日世界衛生組織官網,發布了一篇聲明「Information sharing on COVID-19」。其中其實隱含了很多似是而非、或是逕下結論的文字陷阱。

文:姜冠宇醫師(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理事長)、黃苡雰(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理事)

香港記者詢問「為何不將台灣納入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的影片(註1),在網路上引起討論後,3月29日世界衛生組織官網,發布了一篇聲明「Information sharing on COVID-19」(註2)。

這篇文章標題一如繼往小心謹慎地避開提及台灣,但內容卻罕見地花了大篇幅在討論台灣問題,這應該是近年來台灣在世衛組織上,獲得最正面的一次回覆了。

但這篇文章中其實隱含了很多似是而非、或是逕下結論的文字陷阱。現在,就讓我們來導讀這篇世界衛生組織為台灣費心撰寫的作品。

1. 台灣參與要全體會員國表決?
1
Photo Credit:世衛台灣 Global Health Diplomacy

世界衛生組織原文:

WHO staff work around the world to respond to this pandemic with the best evidence-based guidance and operational support available for all people, based on public health needs. Membership in WHO and status issues are decided by Member States and the rules they set at WHO’s governing body, the World Health Assembly.

這段是整篇文章最狡猾的地方。世界衛生組織直接甩鍋說要讓會員國表決台灣是否可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你知道嗎?這等於更高的政治操作,更是破壞了台灣外交部多年以來的努力。

我們對於世衛的議題,是採漸進式的努力,先討論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再進而談世界衛生組織會員的資格。

每年WHA第一天都會進行討論台灣入聯案,也就是去(2019)年我們看到聖文生衛生部長布朗(Luke Browne)發表令人感動演說的場合。這是台灣外交部爭取來的,以2對2形式讓台灣方和中國方針對這件事情進行辯論。台灣方通常會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基於人權讓台灣參與。

但是中國檯面下,一直爭取世界衛生組織應該要按照友邦數來設計表決與辯論形式,也就是10比1或100比1這樣的比例。這也代表他們希望台灣2300萬人的健康權,應該要被其他人來決定。

台灣要不要加入,是整個世界衛生組織都懸而未決的議題。但在這篇聲明趁機暗藏政治操作,直接把高層的意向當作結論來發,而世界衛生組織內部有多少會員及國家被中國買通?這等於把我們前往世衛的路,在這次事件用體制暴力一次給堵死,這正是文字中暗藏的陷阱。

2. 在台灣有設聯絡點?
2
Photo Credit:世衛台灣 Global Health Diplomacy

世界衛生組織原文:

There is a Taiwanes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Point of Contact, who receives IHR (2005) communications and has access to the Event Information Site (EIS) Platform (a password-protected database and information exchange mechanism supporting the IHR (2005)).

這一段在分享的是聯絡點(focal point)。在台灣造成嚴重傷亡的SARS事件後,世界衛生組織依據國際衛生條例(簡稱IHR),跟台灣互設聯絡點,讓兩方得針對疫情進行聯繫。

聯絡點是有了,但實際運作如何呢?依據外交部前年的聲明內容:「某國將我國籍旅客為結核病患同班機接觸者資訊逕通報中國IHR之NFP,經輾轉交付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我疾管署事隔5個月後,始獲通知,已嚴重延誤疫情通報。」

2018年,我國國人可能感染肺結核,但這件事卻被世界衛生組織請中國代為轉達台灣 ,最後這消息歷經了5個月才遠渡台灣海峽,屆時已經造成社區傳染處理的嚴重成本(註3)。如果今天不是肺結核而是SARS呢?

雖然聯絡點真的存在,但這個聯絡點,真的有持續在發揮雙向即時溝通的功能嗎?

3. TEPHINET訓練計畫台灣也有參與?
3
Photo Credit:世衛台灣 Global Health Diplomacy

世界衛生組織原文:

The Taiwanese Field Epidemiology Training Program is a member of the Training Programs in Epidemiology and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Network (also known as “TEPHINET”). WHO shares 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 alerts and requests for assistance with TEPHINET, and those messages are cascaded to the TEPHINET members.

這一段提到TEPHINET,是世界衛生組織下的一個醫療人員訓練計畫。就衛福部的敘述,區域流行病學培訓計劃(FETP),主要是讓台灣以該地區流行病經驗與學術資源,培訓來自不同健康相關領域的專業流行病學專家(註4)。這代表可以派人到我們這裡訓練,而不是讓我們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體制。

FETP會議主旨在與其他公共衛生機構更有效地合作,該會議為來自不同FETP的學員提供一個交流經驗平台。訓練內容除了基礎學科,每位學員都將參加疫情調查和監視評估,並進行自己的長期研究項目。

我們教學資源被世界衛生組織使用,但我們沒有仍沒有正式身份,能參與世界衛生組織任何正式會議。這也代表,世界衛生組織並未承諾台灣,未來會被納入相關真正有決策性的計畫。

4. 2月世衛會議台灣視訊有參與?
4
Photo Credit:世衛台灣 Global Health Diplomacy

世界衛生組織原文:

Two Taiwanese public health experts participated in the Global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Forum organized by WHO on 11-12 February 2020, thus contributing, alongside other world scientists, including from mainland China, to critical research questions and to finding ways to work together to advance the response.

這件事情,講的就是世界衛生組織於2月11、12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專家技術會議。此會議針對病毒疫情,邀請全球400位專家參與。而台灣以「Taipei」名義視訊參加(註5),而且是個人專家名義。

視訊會議的意義在於,我們只能純聽訊息卻沒有發言機會。最重要的是,因為只能連線,我們完全不知道現場同步連線我們的屏幕上,世界衛生組織準備的現場牌子是怎麼稱呼我們,真的是Taipei嗎?還是其他名字呢?在那場有簽署保密協定的會議中,這個秘密或許只有現場的人才知道了。

世界衛生組織的危機,也是全球世界衛生的危機

世界衛生組織目前面臨的挑戰,是自二戰以來一國一會員制度,不符合初衷與現行需要所帶來的問題。加上世衛的預算裁量空間並不大,幾乎只有30%才有自主權力自行運用。因此每個幹部與計畫之後都有很大的資金角力,使得世界衛生的各項實施計畫,未必是真的按照全球衛生的需要所運行。

自從「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到全球受害以來,我們不斷看見世界衛生組織失去專業性的言行舉止。最大的問題,就是讓歐美各國接受了錯誤的數據,導致了各國錯誤或不及時的防疫決策。

一開始世界衛生組織所釋出的疫情死亡率是3%,然而根據3月22日David Baud團隊投稿刊登在《The Lancet》的Correspondence(註6),將武漢當時死亡率以後來的校正指出(其校正方法是延遲14天後的確診母群體對準當時死亡數,因為COVID-19的最常潛伏期被認為是14天),世衛所給的數字嚴重偏離事實,武漢一開始的死亡率可能達到約20%。參考義大利現在災情慘重的狀況,死亡率約為15%。

當然從研究方法來探討,因為新興疾病爆發之初,都會是重症族群曝光,爾後疾病診斷定義出來後,大量的篩檢曝光真正的母群體,整體死亡率會開始降低到達穩定。即便如此,武漢之後校正的死亡率也是接近5%。

未命名
Real estimates of mortality following COVID-19 infection, Author: David Baud,Xiaolong Qi,Karin Nielsen-Saines,Didier Musso,Léo Pomar,Guillaume Favre

數字的給予相當重要,因為這會直接影響其他疫區,在疫情爆發初期基層操作處理的措施。

由於世界衛生組織給予數字明顯壓低,歐洲高層在一開始應對政策較為輕忽。而後醫療基層發現情況並不對勁,像是災害最嚴重的義大利地區,其基層醫師已經聯合所有歐洲醫師收集全世界的治療指引,與歐洲和亞洲各處正確數據,放在Google文件上共同編撰,稱為Coronavirus Tech Handbook

但很不幸為時已晚,疫情爆發開始的同天數下,義大利與西班牙的死亡人數已經超越了當時中國。而歐洲各國的醫療儲備情況,若以加護病房床位來看重症醫療的儲備量(因為有床位就會有相對的重症周邊資源),台灣每10萬人口便有27-28床,為全球第三的重症資源儲備量(德國28床世界第二、美國38床世界第一)。

各國則受到自己保險制度的限制,多有儲備資源則會被耗用保險資源,所以會傾向減少床位。義大利和英國各只有每10萬人有10多來床,連台灣儲備能量的一半都不到。面對強烈的新興疫情,如果無法像台灣進行超前防疫,根本無法在初期有效阻擋。

未命名
圖片來源:Coronavirus Tech Handbook
Coronavirus Tech Handbook數據,所顯示各統計區域確診累計數
未命名
圖片來源:Coronavirus Tech Handbook
Coronavirus Tech Handbook數據所顯示個統計區域確診死亡數

在中國的滲透下,世界衛生組織在這次疫情防疫上,並未做好預警和指引各國的角色。台灣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各國第一時間喪失了學習台灣超前佈署與跳島戰略的作法(註7),造成嚴重災情。

武漢肺炎後期,世衛組織接下來會面對的,或許是疫情後的各國求償,更嚴重是世衛組織高層被起訴的可能。在世衛確實重構、出現公正的領導人之前,世衛組織會長期面臨民眾的不信任。

超越世衛,讓台灣成為國際組織的改革指標

武漢肺炎堪稱戰略病毒,強大傳染力加上國際因素錯估死亡率之下,會使輕忽或想隱匿的國家大量癱瘓醫療資源,進而曝光世界衛生組織內部運作失能之處。

在2月13日,台灣立法院朝野共同通過鼓勵台灣民間團體發聲、支持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及相關會議的決議。然台灣要超越世衛,用更多的實力表現與創新方法被國際看見,並且鼓勵民間締結跨國合作關係,更有彈性找出自己的路,這才是台灣民間組織可以做的事情。

台灣長期被排擠於國際醫療體系之外,國際世衛人才的培訓也因此不足。這次疫情世衛組織的失當行為,可能會促使世衛組織改革、或是新的國際組織的誕生,這也是台灣的最佳機會。

長期而言,台灣醫療衛生的人才都是比較偏重個人產業的發展,而比較少國際交流的訓練。如果可以整合更多跨領域資源,利用外交工具讓台灣與其他國際或相關組織,有更進一步的實質合作與交流機會(如韓國的NGO study)。那才能讓台灣與世界持續產生鞏固鏈結,真正成為國際舞台上不可忽視的國家。

註釋
  1. The Pulse:Coronavirus situations in New York city, London and Lombardy, Italy
  2. 世界衛生組織聲明全文
  3. 2018年外交部針對IHR的聲明
  4. 衛福部針對FETP的聲明
  5. 世界衛生組織視訊會議 台灣將以Taipei名義參與
  6. Real estimates of mortality following COVID-19 infection, Author: David Baud,Xiaolong Qi,Karin Nielsen-Saines,Didier Musso,Léo Pomar,Guillaume Favre, Publication: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Publisher: Elsevier, Date: Available online 12 March 2020
  7. 名家論壇》姜冠宇/台灣社區防疫優勝的關鍵原因

本文經姜冠宇醫師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