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曾刪減醫療預算,如今醫院不收老人、長照機構「活人與死者同居一室」

西班牙曾刪減醫療預算,如今醫院不收老人、長照機構「活人與死者同居一室」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醫院無力接收,長照機構被迫就地看護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住民。但機構缺乏檢測試劑和防護設備,大量照護人員因此被感染,只能在家隔離無法上班,形成惡性循環,機構住民不是於機構內等死,就是伴隨已死亡的住民。

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武漢肺炎」)擴散全球,死亡數不斷攀升,就算有權勢、有財富的人也一樣無法躲避,新型冠狀病毒攻擊患者的呼吸系統,因此心肺功能比較弱的高齡族群是高危險群,許多長照機構成為保護防疫的第一線,長照機構住民大多具有新冠肺炎的三大高危險因子:高齡、多重共病、心肺功能不佳。一旦長照機構淪陷,不但形成群聚感染,更容易造成大量住民的死亡,美國、義大利、西班牙等國已出現此一悲劇,西班牙尤其甚者,值得台灣深入瞭解與防範。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席捲歐洲各國,高官、皇室也未能倖免,繼摩納哥親王阿爾貝二世(Prince Albert II)、英國王儲威爾斯親王查爾斯(Prince Charles)、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衛生大臣韓考克(Matt Hancock)、西班牙首相佩德羅・桑切斯(Pedro Sánchez)的妻子貝戈尼婭・戈麥斯(Begoña Gómez)、5位美國國會議員等先後確診後,西班牙國王菲利浦六世(Felipe VI)的86歲表姊瑪麗亞・特瑞沙(MariaTeresa of Bourbon-Parma),在法國巴黎病逝,成為首位染疫病逝皇室成員。

武漢肺炎席捲西班牙長照機構,上千名老人家過世

英國《每日電訊報》3月24日以一標題〈在我父親死之前,他們什麼都沒告訴我,死後第二天就下葬,我們也無法出席〉報導,一名55歲西班牙男子托馬斯・貝爾納多(Tomás Bernardo),自3月7日以來,一直被禁止與住在長照機構84歲的父親卡西米羅(Casimiro)見面。每天晚上,機構人員都會打電話給卡西米羅的家人,告知他們最新的情況。這位老人偶爾有點不舒服,但沒什麼大問題。然而,3月16日凌晨1點半,卡西米羅的家人突然接到電話說老人已經過世了。貝爾納多告訴記者說:「我父親16日過世了,葬禮17日舉行,但我們沒有獲准去看他,他已經下葬了。」

《法新社》報導,目前西班牙首都馬德里(Madrid)是全國最重的一級疫區,目前馬德里死亡病例占西班牙全國51%,長照機構正是疫情暴發點。有外電報導,西班牙衛生部曾於3月26日宣佈,根據3月份疫情暴發後,馬德里各長照機構共1065名老人逝世,由於他們沒有接受過病毒檢測,無法確定是否因新冠肺炎死亡,但補充說明去年同期馬德里去世老人約為200人。

各國紛紛祭出鎖國政策,試圖阻止疫情蔓延,4670萬人的西班牙,是台灣人口的兩倍,確診病例卻高達6萬5719例,死亡案例更高達5138例,遠多於中國的3295例,僅次於死亡人數全球最高、歐洲最嚴重國家─義大利的9134例。

西班牙雖從3月14日開始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自16日起封鎖全境15天,民眾除了必要狀況外不得出門。全國封鎖來得太遲了,即使民眾都接受隔離,接下來10天的新增病例依舊是爆炸式增長。

根據《西班牙廣播公司》(Cadena Ser)報導,西班牙長照機構共有1307名老年人死於新型冠狀病毒,約占該國總死亡人數的四分之一。該廣播公司稱,僅在馬德里地區,自疫情暴發以來,機構的死亡人數就高達855人。

西班牙有約5500家長照機構,接收了近40萬名老人。為防止疫情擴散,政府於3月初宣佈封鎖全國長照機構,家屬不得前往探望。重災區馬德里自治區共有近500家機構,其中20%都出現新冠確診病例。在西班牙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Catalunya),當局統計顯示,70家機構中有超過200名老人感染新冠病毒。在東南沿海阿利坎特省(Alicante),有95%的新冠死亡病例都來自機構。

西班牙衛生應急中心負責人西蒙(Fernando Simón)曾指出,西班牙的死亡病例中有87%為70歲及以上老人。

西班牙國防部長瑪格麗塔・羅伯斯在(Margarita Robles)接受Telecinco電視臺採訪時表示:「在防疫搜索行動中,軍方的急難救護發現一些老人被完全拋棄,有時甚至死在床上。」

西班牙《新聞報》也報導,近期各地的大批死者中,有許多是出現在長照機構的群聚感染,死亡人數大增塞爆了太平間,地方的殯葬業者因「死者超載」而無力接運,造成死亡的長者不得不留置機構內,因此出現了機構內「活人與死者同居一室」的悽慘狀況。西班牙軍人3月23日被派往包括長照機構在內的地區協助消毒,結果發現了上述人間悲劇。

由於疫情狀況持續上升,西班牙政府3月25日已委由軍方改裝了「馬德里展覽中心」(Ifema)充當戰地隔離病院;更迫使政府徵用「冰宮」冰上樂園(Palacio de Hielo)來暫存大批遺體,充作「臨時殯儀館」使用。

西班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西班牙被用來當作臨時停屍場的溜冰場「冰宮」(Palacio de Hielo)。

醫院不收病人,長照機構防護設備又不夠,連機構的醫護人員都感染

西班牙長照機構受到疫情衝擊下,造成大量老人死亡原因之一,除高齡者本身為新冠病毒的高風險群體,西班牙的醫護感染率過高,醫療資源不足也是重要原因。

西班牙將近14%的確診感染者都是第一線的醫生與護理師,超過4000人因此病倒,連帶的醫院群聚感染與醫療崩潰,更讓西班牙醫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緊繃時刻。

由於醫院無力接收,部分長照機構被迫就地看護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住民。但機構缺乏病毒檢測試劑盒、呼吸器以及包括口罩在內的防護設備,大量照護人員在沒有手套和口罩的情況下進行看護,照護人員因此被感染,只能在家隔離無法上班,形成惡性循環,機構住民不是於機構內等死,就是伴隨已死亡的住民。

所以還形成另一現象:機構長者大逃亡。對於認知功能正常,可以清楚瞭解機構狀況,及判斷如何保護自己的老人,開始聯絡家人,或由家人強行接走,即使機構已經「封關」。

馬德里一家機構的業者理科(Jesús Rico)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譴責政府在協助機構抗疫上「所做的相當於零」。他曾向政府申請急救物資,在3月24日終於收到包裹,但包裹裡只有2套防護衣和8個口罩。防疫資源不足,讓西班牙長照機構成了這波疫情重災區。

醫療與長照資源縮減,醫生被迫「把老人的呼吸器給年輕人使用」

西班牙是全球最長壽的國家之一,約有19%人口為65歲以上,有人探討今天所出現的問題,除高齡化程度,關鍵是因西班牙的醫療與長照上的預算縮減所致。自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西班牙對醫療、公共衛生、長照體系所採取的財政緊縮政策,形成今天面對疫情所產生的慘劇。

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9年公佈的資料,西班牙在長照上的總費用(政府和強制性保險)僅占GDP的0.7%,遠低於盧森堡、斯洛維尼亞等國。【註】

2月初時,西班牙的確診病例還很少,但現在已經成為全球疫情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醫療資源不足下,使得疫情爆發,醫療及長照體系相繼崩潰。

3月20日,西班牙大型醫院每天篩檢能量為400多人,全國每天需要檢測卻約有1萬5000至2萬人,拉蒙卡哈爾醫院(Ramon y Cajal Hospital)醫師坎通(Rafael Cantón)對《國家報》(El País)說:「我們想對所有人進行測試,但就我們目前的檢測能力和試劑數量來看,這是不可能的。」

除面對疫情檢測能力不足,再加上醫療資源不足,缺少病床和氧氣設備,形成醫師每天都必須做出「放棄病患」的選擇,決定誰有資格進入加護病房及誰可以使用醫療設備進行治療。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體上流傳一條視頻讓人淚奔。一位醫師在視頻中哭著說,他已經將一些老人的呼吸器拔掉給年輕人使用,從未如此頻繁地面對如此艱難的決定,這對他的醫學倫理是很大的衝擊。

不過,西班牙《20分鐘報》24日報導稱,醫師有權決定將醫療資源優先給對社會有貢獻的患者。換言之,高齡患者已經被醫院邊緣化。有的醫院甚至不收高齡患者,才會導致出現機構裡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現象。

公共政策最大挑戰是無法事先進行實驗室內封閉式研究,決策依據往往是有限的知識與經驗,尤其不同國家有著不同文化(價值觀與行為模式)與基礎建設(醫療與公衛條件),政策很難完全複製,但人們往往是看結果決定一切,尤其這次英國、義大利、西班牙等國政府的決策影響到生命,出現醫療人員「讓老人先走,讓年輕人活著」的現象,受到許多質疑,現在無法做出誰對誰錯的結論,等疫情結束,或許有人會由結果來論英雄,或從法理、倫理、甚至病理上進行討論。

台灣面對新冠肺炎侵襲,至今獲得國際間肯定,最大關鍵仍是2003年受到SARS的衝擊之後,政府、學界、醫療、公衛等領域人士紛紛進行檢討,奠定今天防疫的基礎與反應能力,西班牙長照機構於疫情期間所受到嚴重的衝擊,更值得台灣借鏡與思考,他山之時可以攻錯。

【註】台灣長照預算佔國民生產毛額(GDP)僅0.25%;台灣2018年國民醫療保健支出指標中,經常性醫療保健支出(CHE)佔GDP6.1%。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