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地位正常化:說廣東話與融入主流文化

西人地位正常化:說廣東話與融入主流文化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些在港西人雖努力學習粵語,但卻欠缺練習機會而覺得洩氣,這是很令人遺憾的事。

昨天一文提及,一些在港西人的衛生習慣令人擔心。文章得到不少留言評論。其中一些人提到在港西方人受到不友善對待,難以融入主流社會,而並非像外間所想的充滿優越感。這些看法值得思考。

本人一向主張港人對待在港定居的西方人,應該把他們當成跟我們一樣的香港人,例如期望他們會廣東話,並主動跟他們說廣東話,無須一見洋人臉孔就立即轉台講英文。正如在德國,大部分人見到亞洲人,都會期望對方會說德文,亦會用德文與他們說話或問路。

但問題是,在港白人的比例極少。2016年的人口普查,全港只有58,000多白人,亦即120人才有一個白人。而這五萬多白人當中,有A1程度廣東話,亦即可應付基本對話、購物、看病者更為少數,更不用說可以閱讀和書寫基本中文。此外,大部分西人子弟都就讀國際學校。大部分本地學校只有本地華人學生,不像歐美大國的中小學,各班級都有不同族裔的姓氏,包括阿拉伯文、俄文、西班牙文。所以華人和西人小孩交集甚少,就算在國際學校的華人,他們與西人同學談話,也多用英文。香港華人從小就不習慣與西方人講廣東話,不同於歐美國家,人們從小就認識不同族裔的小朋友,與他們用本地語言談話。所以在德國,我們會見到華人與阿拉伯人用純正德文交談,沒有人會多望一眼;但我在港生活多年,好像從未見過兩個西方人用廣東話交談,或西方家庭用粵語溝通。

東亞國家和地區,普遍不期望西方人會說當地語言。在日本,時有商店職員一見有西方臉孔顧客進來,立即嚇得驚徨失措,因為他們不會說英文,怕會尷尬。然後與同事你推我就,大家躲在一旁,沒有人願意服務這位西方顧客。而不少日本人也不習慣與西人說日文,就算西人用流利日語點菜,侍應生也只會望著同桌的亞洲人。但在西方國家,亞洲人進店,店員很自然會用當地語言招呼。直至顧客跟他們說不會當地語言,才會嘗試轉用英文(當然遊客區及英語國家例外)。這文化差異與當地人自小成長的環境有莫大關係。

RTX739ZB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所以一些在港西人雖努力學習粵語,但卻欠缺練習機會而覺得洩氣,這是很令人遺憾的事。本人雖主張「西人地位正常化」,但與我一樣期望西人會廣東話,以及有耐性用廣東話跟他們溝通的港人仍然很少。這現象無法一時三刻解決,因為香港始終非移民地區,而英文也是官方語言。我第一次來德國時的震撼就是,為何在這裏亞洲人講流利德文,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但在港西人只要會講幾句問候語,大家就嘩嘩嘩大吃一驚,然後讚對方廣東話好,而且是用英文稱讚,接著繼續說英文。我回港後與朋友家人分享這觀察,他們多覺得西人當然不會說廣東話,所以用英文並無不當。

肯認真學習粵語以及融入主流文化的西方人,大部分港人是由衷欣賞的,你看有多少港人欣賞河國榮和「智利仔」就是了。可惜在香港繁忙的生活節奏中,很多人都沒耐性與這些西人說廣東話,在加上從小起根深蒂固認為西人都不會中文的既有形象,使到西人學習廣東話的動力不高。來港定居也沒有任何廣東話的語言要求。我十分希望香港有天可以做到真正的國際化,港人不會再見到西人說粵語而覺得出奇。

本文獲授權轉載,內文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