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一家四口旅居6年:現在相當後悔,後悔不早一點出走

港人一家四口旅居6年:現在相當後悔,後悔不早一點出走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是旅居六年後的今天,我反而想向你拋出這問題:When was the FIRST time you did something for the LAST time?因為天曉得這問題會否令你萌生靈感,點起熱情,展開一段一生只得一次的喜悦歷奇呢?

我和大家一樣,土生土長於香港。從小開始已被灌輸「贏在起跑線」的概念。

正所謂「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想要子女成龍成鳳,就要由小孩出生前開始計劃,父母在性行為前計算懷孕時間,好讓子女能成為「大仔/大女」,為入讀名校鋪路。到了孩子呱呱落地的一刻,還沒到學齡階段,父母就要為子女報讀Playgroups,積極栽培子女入讀名幼稚園。所選讀的名校小學,必需能一條龍接駁名校中學,然後扶搖直上入Ivy League長春藤聯盟名牌大學。最好「浸過鹹水」後凱旋而歸,成為出入中環,西裝筆挺的專業中產,這彷彿是每個香港人所追求的「人生終極幸福」!

以上種種筆者都算經歷過,雖然成為了別人眼中的所謂「人生勝利組」,但我卻絲毫感覺不到幸福感。

中產式收入≠中產式生活

2013年,時任財爺鬍鬚伯伯曾說:「中產是一種lifestyle,飲咖啡睇法國戲就是中產。」如果是真的話,那就好。

在香港,做中產,有誰不是「表面風光,內裡陰乾」?每周工作逾50小時,「得閒死唔得閒病」,辛苦賺回來的錢拿去買玩具、相機、手袋、食自助餐、旅行減壓是常態,更糟糕的情況是有錢買,沒時間花。一年上班11個月,只有一個月不足的假期,想請假去旅行,又要與上司同事看誰最快申請假期。如果請假的時間太久,上司又會「詐型」:「會影響來年升職報告」、「會影響公司效率」⋯⋯總之就用種種不同的原因,要你乖乖繼續做工作「奴隸」。

難道真的要做到60歲退休才可以過自由自在、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匯報、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的生活?我和我的太太都看不出我們可以有能耐等這麼久!

於是,當下便決心要定個時間表逃離「Rat Race」。當時,我們覺得要逃出「Rat Race」,享受自由,首先要實現的,便是「財務自由」(Financial Independence)這個夢想。

「財務自由」不是夢

我以前在銀行工作,負責銷售投資產品及保險,遇過很多不同層面的客人,由草根到10位數字身家的富豪都有。從這些客人身上,發現到香港已經由80、90年代的A型社會,轉型成現今的M型社會。有上流力的中產就變了M型社會上的新富豪,沒有上流力的就自然會向下流,不進則退。

往下回流的中產,他們只是用了以往A型社會的幾把「周身刀」,錯用在M型社會上。英文有句諺語:「Never take a knife to a gun fight !」(不要拎住把刀去槍戰),這幾把A型社會的「周身刀」:

  1. 入讀名牌學校(幼稚園/小學/中學);
  2. 入Ivy League長春藤聯盟名牌大學(最好是哈佛、耶魯、劍橋、牛津等);
  3. 考取專業牌照(CFA、LCCC、AACA等);
  4. 打份好工,勤力工作(工作穩定、福利好、人工高、有退休金等);
  5. 買樓(節儉、努力儲首期);
  6. 儘快還清債務(Paid off the mortgage,不要借錢);
  7. 投資要保守,長期和分散。

在過去,這七把「周身刀」是非常「殺食」的,亦是香港人所推崇的「成功方程式」,但可惜在M型社會下,它們的優勢不再。2000年讀完了《富爸爸,窮爸爸》後,改變了我的理財看法,原來「財務自由」不是夢!2007年尾結婚後,我向太太許下承諾說:「我會用五年時間把自己住的那層樓供滿,還清所有債務。」

短短六年間,正當其他人忙著累積證書和經驗去攀爬別人所定下的事業階梯,我倆卻積極累積資產,為自己創造多元現金流(Multiple streams of cashflow),逃脫永無止境的職場Rat Race。在35歲之時,我們正式實現了「財務自由」的夢想,詳情請參閱我2013年出版的《佔領資產》。

不過,「財務自由」不是我們的終極夢想,我們真正嚮往的是有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到想去的地方,過一個沒有「四大長老」——上司,下屬,同事和客戶,簡單快樂、自由奔放、海闊天空的生活。所以,「財務自由」只是讓我們更快通向自由自在自主生活的跳板!

「財務自由」了,你又捨得「功名利祿」嗎?

有樓收租,家住三房向南海景近地鐵市區私樓,兒子保證入讀傳統一條龍名校,K1開始輕鬆直升至中學畢業,理應是中產的理想生活模式。然而在2013年,當我和太太都達到財務自由後,內心卻經常問自己:「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DID SOMETHING FOR THE FIRST TIME?」

我們很清楚,如果我們繼續在香港安逸地生活,面對的絕大部分都是手板眼見,駕輕就熟的事物。所以,我們沒有興趣去成為擁有30年單一工作經驗的Specialist,反而想成為累積30年不同生活經驗的Generalist!

所以當時我們選擇了the road less travelled,就是暫別香港,展開我們四年的喜悅歷奇——joyous adventure!在那四年間(2014至2018),我們計劃了一家四口會到曼谷、成都、沖繩、高雄各處旅居生活一年,深度體驗當地文化。

我們非移民,只是流浪也!至於為甚麼選擇這幾個地方,原因很簡單,這些都是慢節奏的地方。我們本身是來自節奏急速的香港,所以我們想選擇一些我們未試過,能讓我們「慢活」的地方生活。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句是「阿媽係女人」的老生常談,但人人都只得個講字,極少人坐言起行。亦有人議論「離家出走,流浪遠方」只是理想、夢想,甚至是妄想,我們則想都沒想,落手落腳去實踐這種「另類浪漫」!

很多人跟我説,我可以等到60歲退休才去慢慢遊歷世界。但我告訴他們:「如果我今天不起行,60歲之後才去做,那時候我會健康嗎?有體力嗎?還有一顆好奇開放的心嗎?那時候我相信已經不是同一回事,甚至不是甚麼一回事!」

有人問:「你們這樣做是為了讓兒子有更好的教育嗎?」我們認為學校和書本只是教育的一少部分,更重要是經驗和經歷。更何況,我們並非為更好的教育,而是為一家人有更豐富的生活經驗。大家誤會了,出走並不單是為了兩個仔,我和太太都重新變成「留學生」,一家人一起感受新鮮事物!

又有人問:「為何犧牲事業和資產?」我反問:「犧牲?!事業和資產比不上Financial and Location Independence,自由自在更是可貴!」老實說,就算我們賺多七位數字,也不會令我們生活好太多;賺少七位數字,亦不會令我們無飯開。現在能推動我們的,就是幫助自己和別人重拾身心靈健康(Well-being)和憶起我們「真正是誰」(Who we really are)的靈性種子。

當我們宣佈離職並決定在泰國展開一家四口的新旅程時,有人覺得我很大膽,也有人十分羡慕。但其實太介意別人怎樣看,反而令自己綁手綁腳,最重要還是看清楚自己想要走一條怎樣的人生路。我們認識不少比我們更富有的人,但他們過的生活比我們空洞貧乏。就算有著這一世用不盡的財富,每一天他們仍然是停不下來,腦裡總是盤算如何「賺更多」和「慳更多」。有些有社會地位的,又會因為不捨得別人對他們身份地位的敬仰,而離不開職場。我們慢慢發現,有了「財務自由」和自遊人生並不一定掛鉤,因為我們亦見過不少未達到「財務自由」的人,在享受著自遊人生帶給他們的喜悅。

所以,講到底,是你能不能「斷捨離」,夠不夠膽坐言起行,實踐你的夢想。一生人只活一次,與其日復日過著機械人式的生活,不如由今天起就設計自己的理想人生。所以,不要問我甚麼時候是啟動自遊人生的最佳時機,因為我只會反問你:「If not now,when?」

我們下定決心的催化劑

2013年暑假,我們一家四口去了泰國的Krabi(喀比)度假。其中有一天,我們乘坐快艇出了一個外島(Hong Island)玩。然後在沙灘上,我們又租用了艘獨木舟,想去這Hong Island的一個秘境Hong Lagoon玩。Hong Lagoon是水清沙幼的環礁湖,那時只可以用獨木舟由這個島的東邊,划獨木舟到北邊的入口。

p_19

我仔細觀看一下地圖,帶領著一家四口,就跳上了艘獨木舟,由沙灘出發,一路沿著這個島的海岸線,人力划到這個島的北邊找那Hong Lagoon的入口。沙灘租借獨木舟的店主說,只要划大約15分鐘,就可以看到Hong Lagoon的入口。可是我沿著海岸線已經划了45分鐘,由順著水流划到逆著水流,都仍然未找到入口,已經出現體力不繼和非常口渴的狀況。還有,我的兩個孩子(當時只有2歲和3歲),已經跟我們在海上漂流了45分鐘,在海上大哭。只有我老婆在獨木舟上支持我,另一方面她也安慰著兩個孩子。

那時我在想,在大海上迷路,缺糧又缺水,開始有點頭暈。幸好,有一首環島遊的快艇經過我們的水域,我們立即向他們求救!快艇上的人以為我們是向他們揮手,直到他們經過我們時,聽到我們大喊「Help!Help!Help!」,他們才掉頭回來。

那位泰國船家把我們帶上了他們的快艇,艇上的兩位德國遊客也馬上給我們飲品和小食,特別是我兩個孩子已經非常肚餓!然後船家把我們的獨木舟綁緊在船邊,一起把我們送到原本出發點的那個沙灘上。我們向那船家送上謝意,也跟那兩位德國遊客一再道謝。

回到沙灘上,我再看看地圖,原來我差不多已經用獨木舟環島遊了一圈!而那Hong Lagoon的入口其實真的比我想象中近很多,基本上我順著水流,只划大約8分鐘就到了,可是我一路以為是需要15分鐘,所以未有及時發現那入口。

聽起來很奇怪,但確實又是真事,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把「財政壓力」和「工作壓力」這些外在的壓力因素都放下了,單單只是專注去求自己和家人離開險境。腦海想的,和內心所想的,都是一致,就是要「一家四口生存下去」!

那天晚上,我和老婆再分享當天發生的事,我問她那一刻有沒有驚過,她說那時只顧著安慰孩子,未有時間去擔心其他的,她絕對相信我的領航能力。坦白說,縱使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的領航能力有所失誤,我自己那時也沒有太多時間去驚或擔心,只是很著急去找那「入口」,和因為發現好像迷路了,就希望盡快確定自己的位置。反而上了岸,回到沙灘之後,回想起剛才的情況後,先至識得驚,知道自己剛才死過翻生,哈哈哈哈!

我和老婆笑說,原本我們只是想找那個Hong Lagoon的入口,怎料超額完成,幾乎划了一個環島遊!既然我們「大難不死」,那麼就「必有後福」,今後一定要更加開心樂觀的生活!

那時我們內心已經有了一個計劃,就是衝出香港,邁向世界,看看在其他地方生活的可能性。而今次的「大難不死」事件,正是我們去落實這個計劃的催化劑!

p_21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轉眼間旅居快六年,我向你拋出這問題!

時間過得真快,快樂的時光更是過得特別快!泰國一年,成都一年,沖繩兩年,轉眼今天就已完成當初定下的四年旅居生活。每年一轉,斷捨離是常態,離開習慣的舒適圈comfort zone,放下了既有的價值觀,每一天都在新地方,「倒空」自己,重新做個小孩,經歷和學習新事物,擴闊自己的圈子,視野和胸襟,驚喜有趣的事一籮籮,但烏龍撞板的事更多!

這四年來,我們過著四海為家的生活,「只要一家人在一起,那就是家」不再是隨口穿鑿附會的一句話,而是我們遊走過高山低谷後的深切體會。「四海之內皆兄弟」不是絕對,但只要你願意先付出真心待人如己,接納他人如海納百川那就絕對是對。

在旅途上,我們曾受到無數不相識的人無私地幫忙。在這地球村裡,我們都是無分彼此的村民(Global Villagers)。幾十年前「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那種old school精神就是地球村村民古老當時興的寶訓。我們亦選擇把別人的恩Pay it forward,獨樂樂不如衆樂樂。有人說我們只是幸運,常常遇到好人。我們說我們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happy go lucky,「傻人有傻福」,原來心態決定境界,感恩喜樂的心讓我們看出不一樣的世界。

遊走中日泰,如果硬要我們形容三地,我們會說,泰國是我們第二個家,令我們「全家變泰」、退休的好地方。成都用「快耍慢活」去形容最貼切,說「少不入蜀,老不出川」也不為過。至於沖繩,她暫時是很合適我們家這個階段的地方。沖繩的藍天碧海,民風淳樸,是喜歡簡樸自然生活的我們所嚮往的,這兒亦很適合我們的孩子成長⋯⋯不過,這些都不是這趟旅程的重點,因為在我們來說,旅居並非一次向外旅程,而是一次通向心的內在旅程。走到內心最深處,我們問,究竟我們想在這場人生實現些甚麼和想成為一個怎樣的自己呢?這問題並沒有model answer,是一條老師不會教,考試不會考的問題。然而不管我們走到世界哪個角落,在人生哪個階段,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用整個人生去解答這問題。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did something for the FIRST time?決定旅居前我這樣問自己,結果踏出了第一步,然後one thing leads to another,回頭一看,發現人算不如天算,上天給我們的眷顧和祝福,經歷和得著遠比我們當初預期的更細膩貼心,臻樂滿溢。我們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應該去旅居,或者旅居的生活適合每一個人。

現在我們的生活狀況是每一天都很享受生活,與此同時亦很嚮往以後的旅程。雖然暫時仍在沖繩,但不排除內心有別的calling時,他朝會到別的地方旅居。

回顧當初的決定,現在心情是相當後悔的,後悔為甚麼不早一點出走,早一點放眼世界。早知旅居能如此豐富我們的閱歷,就應該坐言起行,毋須要等。

只是旅居六年後的今天,我反而想向你拋出這問題:When was the FIRST time you did something for the LAST time?因為天曉得這問題會否令你萌生靈感,點起熱情,展開一段一生只得一次的喜悦歷奇呢?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自遊人生 旅居藍圖》,天窗出版

作者:岑皓軒、馬漪楠

你不想受老闆氣,不想為五斗米而折腰,但如何達至「可做可不做」的自由?你不想久留此城,但又不想連根拔起、一走了之,但如何達至「可留可不留」的自由?

岑皓軒、馬漪楠這一對「港式中產」夫婦,由「日捱夜捱」到選擇「劈炮吾撈」,到開始建立多元收入來源,再跳出香港,帶著兩個囝囝,旅居中日泰三地體驗生活,享受真正的「自遊人生」,已超過五年!

旅居不是移民,可進可退,進可考慮永久移居,退可出走過後回巢,怎麼也算開了眼界,豐富了人生經驗。但如何放下香港的一切出走?穩定生活費從何而來?如何成為「瓣瓣都掂」、不受地域限制的Slash (斜槓)族?各種長期居留VISA怎樣申請?一家人的食住行、學校、醫療、社交如何安排得稱心滿意?

在這對「自遊旅居族」夫婦眼中,以上問題都統統不是問題,他們從「心態、資產/ 工作、簽證/ 生活、雲端自遊」四大方向,化解旅居的種種疑惑,分享不枉此生的喜悅歷奇!

藍圖已為你打開,只欠你邁出自遊旅居的第一步!

2000x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