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緩和「武漢肺炎」帶來的恐懼?從新審視人類、大自然與自我

如何緩和「武漢肺炎」帶來的恐懼?從新審視人類、大自然與自我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情緒隨著外在刺激所形成,我們不能控制情緒的生起,只可選擇如何處理情緒。

文:Puruna White 白森 @ Puruna Yoga 閉目瑜珈

相信每一個人在地球上不同的國度都會感受到肺炎帶來的恐懼不安,每日都提心吊膽地看著不同新聞:每日新增個案、政府封關的情況、附近有沒有家居隔離、其他國家的疫情。回到日常生活都充滿擔憂和壓力,從搶口罩搶消毒用品搶米搶紙巾,到在交通工具公眾地方小心翼翼避免接觸,到擔心自己會感染或失業。彷彿一場肺炎就喚起了人性中所有陰暗面:人與人之間的猜疑互相攻擊責備、生活的不安全感和經濟壓力、對未知的坐立不安和悲觀、對死亡的恐懼⋯⋯

然而,這同時亦是寶貴的機會讓我們從新審視人類和大自然的關係、醫療系統的設計、社會上的資源分配、不同國家的合作⋯⋯最重要是回到我們內在,如何在疫情不安中自處並共同合作。

面對自身負面的情緒

情緒自然而然就隨著外在刺激所形成,我們不能控制情緒的生起,只可選擇如何處理情緒。聖人如孔子在弟子顏淵去世後亦傷心欲絕,聖人也有負面情緒喔。更何況是我們處於亂世疫情中,感到不安恐懼擔憂是正常現象,更有助我們小心謹慎。《中庸》:「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當七情六慾被外在條件激發,最重要的是恰當表達,不會誇張過多或壓抑就可達致和諧。

接納當下所有情緒,透過了解去消化,可以透過靜觀從內了解自己緊張不安的來源,問問自己什麼時候最擔心恐懼,再適當抒發去緩和情緒,例如運動、音樂,電影、和別人傾訴,只要你可以感到放鬆就可。很多時候,我們都成為了負面情緒的奴隸,抒緩過後就要可慢慢培養自己和情緒共存能力。

斯多葛主義提出生活中有你可以控制的,有你不能控制的,你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你可控制的。回到肺炎,你可控制的範圍就盡力做好減少不安,就好似經常帶備消毒用品保持雙手衛生、帶口罩、減少外出聚餐、保持良好社交距離,接受適量並可信的資訊。過多失實誇張資訊只會令人無所適從和渲染緊張。

AP_20040372952993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面對沒有公德心的人

除了恐懼擔憂,相信大家都感受到憤怒和不滿。從政府遲遲不封關到需要隔離的人隨處亂走,的確會產生了很多憎恨情緒。Byron Katie與Stephen Mitchell寫的書《一念之轉》(The Work)這本書提到世界上只有三種事:我的事,你的事,還有神的事。有很多事不是我們控制的,就放下對無法控制之事的焦慮擔憂,否則只會製造更多的負面情緒帶給自己和身邊的人。

我們此時此刻的確沒有能力逼所有陌生人保持衛生和帶口罩,減少外出聚餐。接受不能改變的,因為是「你的事」,只可以盡量做好自己保護身邊的人。當然我們可以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積極幫忙,例如舉報違例人士、支援獨居隔離人士提供日常用品就如把物資放在門口都可以、分享物資口罩給有需要的人、支援罷工要求封關的醫護人員⋯⋯

面對大自然和有限的資源

老子曰:「吾有三寶: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人類應該對大自然所有植物生物都保持慈愛之心,尊重所有生命及保護自然生態,否則我們便要共同承擔後果。我們亦要節儉珍惜萬物,不要因為一己私欲破壞大自然。經歷過搶購荒,我們都感受到醫療物資及糧食的重要性和匱乏的恐懼,所以我們好好節儉並愛護大自然,避免重蹈覆轍。

守望相助

當然疫情什麼時候可緩和,有一部分是大家可以共同努力,但同時接受我們不可全然控制大自然。老子曰:「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自然的法則是減去有餘並補上不足,但俗世卻是減損不足的而供給有餘的。社會上物資分配不均讓民不聊生,激起不滿憤怒,民間的通力合作反諷當政者的執迷不誤。從自身出發,分享物資和資訊給有需要的人,同時亦散播關心互相幫助的氛圍,共同為緩和疫情努力。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