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十):「N號房事件」惹怒大眾的四大主因

韓國性別不平等報告書(十):「N號房事件」惹怒大眾的四大主因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極為不認同,將此N號房事件簡單「異化」為經濟市場需求機制,即「因為就是有人看,就是有市場,所以才有這些不雅影片的誕生與賣點。」

「犯罪是人性,但停留於罪惡則是魔鬼。」——齊克果(Søren Aabye Kierkegaard),《致死的疾病》

近日於韓國當地爆發重大社會事件「N號房事件」(n번방 사건),起因在於化名為趙博士(조주빈,趙主彬,音譯)男子,利用通訊軟體Telegram,散播不少女性的不雅照片、影片,甚至還出現贊助「抖內」27萬(包含重複帳號、會員)加入聊天室,助長此歪風,引起社會注目探討。

同樣地,此樁社會事件也引起國際、臺灣眾多讀者討論,目前(3月30日)韓國警方檢調單位仍在持續調查此事件,後續蒐證資料仍是陸續更新追加,想必這把火仍會燒上一陣。

但回過頭來想,為何此N號房事件會引起如此大的軒然大波?甚至讓韓國警方,首次將因性犯罪主嫌的臉孔,公開示眾,因為就過往經驗,韓國當地的確也出現不少與「性」相關連的犯罪事件,諸如2018年5月網紅楊藝媛(양예원,音譯)在臉書上傳三年前,因面試模特兒工作時,經由暱稱「室長」之人牽線,慘遭二十多位攝影師拍攝裸照、撫摸「教學」私處的痛苦自白影片與文字稿事件;或2008年趙斗順凌欺年僅八歲的「素媛案」,甚至更早之前2004年的「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似乎性犯罪總是層出不窮,在這裡我們也不用過於偏激、淪為口水戰,笑謔「韓國人不意外!」、「韓國就是X!」等,反倒要反省為何此事件會興起此軒然大波。

就我看來,之所以N號房事件會眾怒主因,回歸到事件爆發的本質,可就被害者人數、犯罪工具,與加害者體系,歸結為底下四點:

第一,N號房事件所牽涉到的被害者比起過往人數更多

根據目前最新統計調查數字,淪為趙博士不雅影片的被害者,受害女性多達74人,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年紀,還僅僅是11歲,而這些人可能都是因看到主嫌高價(韓圜約300萬-600萬,折合新台幣約7萬5000元到15萬元不等)的「徵才」廣告,誤入狼口,進而遭到主嫌脅迫,拍攝大量不雅影片。

這些受害者人數,若是相較過往,我們提到的韓國性犯罪被害者人數,不論是楊藝媛、素媛案,抑或密陽案(最終警方報告以「犯罪嫌疑犯41人,被害者三名女性,其他因為證據不足,無法判斷是否真有其他密陽聯合集團性侵他人」作結)等,人數多上數十倍,而且被害者年齡層廣闊,從未成年到年華歲月20歲以上的少女都有,且現今也有被害者跳出來,指控如何一步一步成為趙博士的禁臠,指證歷歷,讓人鼻酸,原本只是想找份工作,結果卻成為不雅影片的主角,這也難怪會引起眾怒

第二,影片內容不堪

趙博士已經犯意在先,故意設下打工陷阱,誘騙天真無邪善良的女性被害者前來應徵,而根據被害者所言,儘管有極為少數的人,自願拍攝影片後,但不知道影片的內容多麼醜陋,且事後也並未拿到趙博士款項;然而,眾多不情願拍攝影片者,爾後大多因趙博士「加碼」的甜言蜜語,抑或疾言厲色脅迫,難以脫身。且這些被害者女性後續所拍攝的影片,就我看來,非僅僅只能用「獵奇」一詞來形容,反倒是「殘酷」一詞更為貼切,因為這些不雅影片,內容千奇百怪、應有盡有,包含各種橋段來吸引觀眾,著實讓人難以想像,而且趙博士還自承,這些都是用以滿足贊助會員的性癖好,但我想這樣的推托之詞,難辭其咎,特別是針對那些遭受脅迫,甚至是未成年少女,拍攝這樣的影片、上傳到網路、甚至被人觀看與存檔,一輩子恐怕都要活在此陰影中,也因此引起眾人怒火。

RTS2ZYP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第三,N號房的的犯罪、加害工具,無遠弗屆的網路「分享」效應

牽扯入N號房事件的受害者人數,遠超於過往韓國單一性犯罪案件的被害者人數,同時被害者遭人脅迫,所拍攝下來的不堪入目影片,琳瑯滿目,然而引起眾怒的,還有N號房的「犯罪工具」,即是大家所熟悉的網路通訊軟體。

任誰都可以體會,我們於現今網路上,看到喜愛的影片或圖片,只要「有心」,恐怕只要手指動一動,即可保存在自身電腦D槽或手機內,這樣加諸於被害者的手段,已經非同過往強暴案,以侵害肉身的「次數」來計算,可能是以大家熟知的「分享」數,再次N度傷害被害者。甚至,我們也可以看到,N號房事件主嫌還曾以被害者的個資,包含長相、地址、電話號碼,抑或「住民登錄番號」(주민등록번호,即身份證號碼)等資料威脅被害者配合,而這些個資任憑哪一國人,都知道若是流傳到網路上,後果不堪設想,也因此韓國當地也緊急推出N號房受害者,更改自身「住民登錄番號」(주민등록번호,即身份證號碼)政策,好保護被害者。

然而,今天換個角度想,若是身為被害者,儘管電話、住址、身份證,都可以改變,我們要如何回收已經流傳到網路,來到現實世界的照片、影片呢?恐怕這是我們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網路)全球村得要思索的下一個重大課題。

第四,為龐大的加害者體系

針對此事件,我極為不認同,將此N號房事件簡單「異化」為經濟市場需求機制,即「因為就是有人看,就是有市場,所以才有這些不雅影片的誕生與賣點。」

然而,我們不要忘記,趙博士所販賣之物,並非是飲料、食物,拍攝的影片也並非是「你付錢我願意」的戲劇電影,而是活生生的「人」,甚至是「強迫」活生生的人演出劇情—這些影片中的人,可能就是生活在我們四周,每天會擦肩而過的人,有的可能還是我們鄰居、同學或同事,就算是「陌生人」也好,但有誰願意將自身肉體,在未經過同意,抑或慘遭脅迫,裸露在世呢?

且N號房事件所牽扯出來的贊助會員,保守估計高達27萬人,換句話說,一段女性的不雅影片,可能慘遭27萬人以上「分享」,傳播速度遠超於我們想像。這樣龐大的加害者體系內,還有牽涉到所謂的「性剝削」與「性交易」等法律層次問題,即贊助會員萬一對影片內的女性「動心」,只要多花上一筆費用,就能藉由趙博士牽線,「更進一步」接觸到影片中的女性,其中我們可以合理推斷,趙博士一定樂見此事發生,因為這牽涉到大量的金錢收入,那麼被害者呢?不願意配合的話,恐怕得慘遭脅迫,抑或面臨個資流出之風險。

當然,N號房事件所延伸出來的議題,值得探討層面眾多,諸如韓國多年來的性犯罪史、性別不平等、女性於社會地位,抑或現在進行式,眾多韓國國民請願青瓦臺,要嚴懲N號房主嫌與會員、商議判決此案件法官的人選與性別,甚至加重當地等刑責,抑或更為根本的性平教育推行等,目前在持續熱燒探討中。但回歸到事件本質,N號房的事件之所以引起眾怒,恐怕它的被害者人數、犯罪工具、加害者體系,都是前所未見的,而這也值得我們後續觀察省思。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