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駱以軍《明朝》事件:「私小說」不代表平行搬運,更非違反著作權的藉口

談駱以軍《明朝》事件:「私小說」不代表平行搬運,更非違反著作權的藉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知名台灣文學作家駱以軍日前爆出抄襲醜聞,在個人臉書道歉卻止不息風波,原因是感受不到真心悔悟,引發文學界一片譁然。然而,我們依然同意駱以軍過人的文筆以及對文壇的努力。只是駱以軍怎就非要粗暴的挪用,結果搞成了抄襲、剽竊這些個風波才肯罷休呢?

從私小說的定義來看,就算是作者本人自己聽到的述說,仍不屬於作者本人的經驗,不符合「私小說」定義。何況駱採集來還直接用出版,用「私小說」之名合理化自己的作法,就更加的不妥當!「私小說」是作者本人的剖析和告白,不是合理捕捉別人生命經驗的捕蟲網。所以也難怪另一位作家成英姝要在駱以軍貼文下面留言說:「幹嘛老用別人的故事,自己寫不就好了」。

我們依然同意駱以軍過人的文筆,以及能在小說中架構龐大宇宙的能量,可能我們的作家只是在那個課堂上太感動太震撼了,要把自己的情感寫成小說。只是駱以軍怎就不把這些感動與震撼處理得更細緻,非要粗暴的挪用,結果搞成了抄襲、剽竊這些個風波才肯罷休呢。

劉芷妤和逗點文創結社,是直球對決還是姑息養奸

駱以軍看似道歉的貼文,引發更大的討論還有一點,就是堂堂大作家連道歉都先拿免死金牌「身體好差」出來擋,後來再以高姿態,說明自己是在身體這麼差的狀況,還是注意到這麼棒的構想,好到不得不把它寫出來,希望大家多多去注意這名作者。等於還在吃劉芷妤豆腐,被抄襲了還要被駱以軍說「結構好到我病重都要把它寫出來」來做二次傷害。駱以軍等於為整個文壇做下了最可怕的示範,文章是被大作家抄襲,所以新人作家得了免費廣告和才華認證呢,這中間既得利益者掌握話語權的權力才真正教人難受。

駱以軍採集(再次引用李怡坤)的地點是在課堂,結果拿了課堂內容其中一包去複製貼上再修改校正成了自己的作品,這跟現今社會對上課一詞的解釋不大對吧?駱以軍的文字會早就有這些爭議,用課堂討論的方式直接寫出學生的創意發想,連發表人的名字也不改,要知道智慧財產權是這個人一說出口就保障了,大作家用「私小說」的定義寫掉就不觸犯嗎?實在弔詭。但就是一直以來都沒有真正處理這個問題,私小說和智慧財產權乃至著作權的邊界,也就這麼模糊著。

shutterstock_26951625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即將出版劉芷妤《女神自助餐》的逗點文創結社也在當晚發表聲明,劉芷妤表示不會再特別回應這個事件。既然駱以軍承認錯誤了,劉芷妤也希望作品所訴說的,比開口說的更多。既然這樣,輿論是否應該平息,是否不應該往下探究?當然不。如同逗點所發表的聲明中提到的,我們可能都曾經被駱以軍的哪一本書所感動,扶持過人生的某個階段,繼續探究當然不是想要繼續追殺駱以軍。而是正因駱以軍是舉足輕重的人物,是感動過他人的作者,但這次的作法和道歉都瑕疵百出,回到作品這種粉飾太平的做法不太妥當,所以應該要有更多關於文學作品著作權、智慧財產權的討論和思考,對文壇、對社會,都是比較進步的作法。

最後,筆者希望駱以軍,如果他真如自身宣稱那樣重視文學或文壇,就好好的坦承錯誤,並為這次文壇遭受的重大傷害進行彌補。或許寫一本名作家抄襲學生,還不承認抄襲,結果到處被罵爆的「私小說」是個不錯的辦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