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被遺忘的人:馬來西亞新冠肺炎「鎖國」下,非法移工和難民無聲地求存著

一群被遺忘的人:馬來西亞新冠肺炎「鎖國」下,非法移工和難民無聲地求存著
圖中為在吉隆坡擺攤謀生羅興亞難民,但並非本文非當事人。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政府實施鎖國政策後,除許多馬國人民的生活受到影響外,許多靠日薪維持生計的非法移工、羅興亞難民等邊緣群體也受到波及,若他們的健康未被照顧好,可能成為馬國防疫的一大缺口。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下,馬來西亞的確證病例不斷攀升,導致馬國政府實施「鎖國」(行動管制令)的狀態,從原定的3月14日至31日的行動管制令,延長至4月14日。在曾參與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穆斯林集會(Ijtimak Tabligh)的確證病例也急速上升後,政府也透露約有2千位羅興亞難民曾參與該集會,並呼籲他們應立刻到醫院或醫療中心進行檢測工作。隨後,馬國政府也與聯合國難民署(UNHCR)、馬國羅興亞的非政府組織(Rohingya Society of Malaysia, RSM)和國內的人道組織合作(如Mercy Malaysia)合作,鼓勵羅興亞難民進行檢測工作。

遺憾的,相信只有約百位羅興亞難民曾到醫療機構進行檢測工作。目前為止,官方的記錄還沒有任何確證病例是羅興亞難民。而媒體也曾報導有關參與大城堡集会的羅興亞人被拒于公立醫院的門外的狀況,顯示指令和實際執行也有不完善的缺口。雖然聯合國難民署有提供有關疫情的詢問與熱線號碼(Hotline),但相信受利的羅興亞人也不多。至今,有關搜尋曾參與該集會的羅興亞難民的工作,一直沒有太大的進展。

個人的經驗和看法,認為其原因有四。一,羅興亞難民遍布全馬,因工作機會經常搬遷,收入不穩定,手機門號也一直更動,因此他們很難被聯絡上;二,羅興亞社區經常發生爭執和分裂,因此沒有公認的領導人和沒有代表性的組織;三,羅興亞難民一直在馬國不曾有任何合法的身份,他們也會擔心響應政府的呼籲之後,有部分執法單位會乘機秋後算賬或向他們行賄等;四,羅興亞人一直只住在所屬的社區,而擁有的電子產品(如手機、電視、電腦等)有限,因此對於接受外來的信息是相對緩慢和遲鈍。

以下為馬國非政府組織MyCare在「鎖國」時期派送食物給羅興亞難民

難民和移工的現況

截止於2020年2月,共有178,990難民向聯合國難民署註冊和其中的101,010位是羅興亞人。經多個人道組織的預測,相信共有超過25萬羅興亞難民在馬國居住。另,馬國是個極度依賴外籍移工來發展的國家。截止於2019年6月,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記錄指出馬來西亞共有2,002,477的合法外籍移工,居榜首的州屬是雪蘭莪州和柔佛州。

根據非官方的資料指出,近有2百萬非法外籍移工(Pendatang Asing Tanpa Izin, PATI)在馬國生活,來自的國家包括印尼、孟加拉、尼泊爾、菲律賓、緬甸等。

在鎖國的指令執行後,雖然馬國一般老百姓的生活受到了影響,但移工和難民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馬國國內的移工和難民基本上多投身於製造業、建築業、農業、餐飲業,除大型企業或部分的中小型企業提供月薪和依據馬國勞工法令的制度外,大多數的移工和難民皆是日薪制的。他們皆是工作一日,出一日糧(薪水)的狀態。

鎖國後,大多數的中小型企業被迫停業,移工和難民也無法工作,手停口停是必然發生的事。因工作關係,在鎖國期間,我曾參與分發食材物資於城市區域的貧窮家庭,其中包括馬國貧困家庭、移工和難民。有一場物資發放的地點在雪蘭莪州郊區華人新村裡的難民社區。

分發期間,突然有位難民親青年走向我,說明他家有位父親和兩位妹妹,並在華人新村一家傳統咖啡店擔任洗碗工作,日薪12令吉。隨後,他也向我道謝,說道鎖國後後再也沒有工作了,每天只能吃快熟面,已經超過一個星期沒有白飯吃了。物資送到之後,他们一家總算可以吃飯了。這幾句話聽在耳裡,心確是酸的。災難期間,對於窮困人家,不拘國籍,簡單吃飯已經成為奢侈的享受。

羅興亞難民當搬運工賺取微薄收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馬國蔬菜批發市場內,許多領日薪的羅興亞人是市場重要的勞動力。

總結

為防範疫情持續蔓延,馬國一線的醫護人員、衛生部官員、執法人員、有關的執行員等,已經奮力的站在前鋒,護航更安全的馬來西亞。遺憾的是,一直以来馬國政府缺乏關懷非法外籍移工和難民等弱勢群體。

由於邊境執法鬆散,以及國內官員賄賂的情況不減,這導致許多非法移工和難民可以用各種方式進入馬國和逃離法眼。

至於難民,馬國立國至今之一沒有正式有關難民的政策,只有與聯合國難民署非官方的協定。雖然有部分的難民持有聯合國難民署的「難民卡」,但在執法上,政府一直把難民為非法外籍移工來處理。

另,馬國是傾向穆斯林的國家,而該國內的大多數難民皆是穆斯林。在伊斯蘭教義和穆斯林兄弟的基礎下,執法人員對穆斯林難民的處置是想對寬容的。

疫情期間鎖國的狀態,外籍移工和難民的生活也是困苦的。他們唯有依靠非政府組織或個人的援助來維持生活。在疫情的管制下,除了馬國人民的整體狀況,外籍移工和難民的實況也是不容忽視的。目前,馬國沒有任何難民營或特殊的外籍移工區域的設立,所以他們都與馬國人民為鄰。如果他們的健康和衛生狀況不被重視,馬國人民的健康將會直接受到影響。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