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強人」郝柏村的去世,代表抗戰世代中華民國黃埔軍人的集體殞落

「反共強人」郝柏村的去世,代表抗戰世代中華民國黃埔軍人的集體殞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3月30日這一天,郝柏村院長忽然成為了台灣藍綠的「最大公約數」,得到大多數中華民國國民的肯定。在此筆者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談談自己對郝柏村院長的看法,澄清社會上許多人對他先入為主的誤解。

打從2002年接觸抗戰老兵開始,我在許多活動上看過郝柏村院長,但是沒有什麼機會訪問他。直到2017年,筆者才在考試院委員周玉山先生引薦下,於3月18日與4月21日對郝院長進行了兩次專訪。

畢業自陸軍官校第12期的郝柏村院長,是筆者訪談過的老兵當中極少數受過德國顧問訓練的,渾身上下散發著老一代中央軍青年軍官的德式風采,甚至還喊得出幾句德文的軍事術語。

91566103_210734710255305_26946397783132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1938年10月,以觀測官身份隨砲兵十四團第二營第五連開往廣州戰場的郝柏村院長,所搭乘的吉普車遭到日機攻擊。頭部中彈後,留在郝柏村腦袋裡的子彈碎片直到其在昨天去世前都沒有取出,被院長視為自己一生的光榮與驕傲。這段歷史,證明了郝柏村能先後當上參謀總長和行政院長,是靠著為國家流血拚來的。

站在今天台澎金馬子民的角度來看,八二三砲戰期間擔任陸軍第九師師長的郝柏村,也險些死於共軍的砲擊下。根據郝柏村自己的回憶,8月26日上午11點30分他剛用完廁所,一回到指揮所坐下,就聽聞廁所遭砲彈擊中的消息,前前後後也不過只差半分鐘。

在這場關係到台澎金馬地區生死存亡的戰役中,郝柏村與來自台灣的充員兵一起並肩作戰,守護復興基地的安全。

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暫時放下了過往不同的黨派立場,一同向這位參加過抗戰、戡亂與台海保衛戰的英雄哀悼。蔡英文執政下的國防部、行政院與總統府都先後肯定了郝柏村院長對國家的貢獻。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就代表蘇貞昌院長向郝柏村致意:

院長非常感念郝前院長對國家的貢獻,對其辭世表達不捨,也希望家屬節哀。

民進黨政府從抗日反共的立場肯定郝柏村,馬英九前總統則站在人權立國的角度稱讚他,表示他是歷史上第一位就「二二八事件」向台灣人道歉的行政院長。

可見到了2020年3月30日這一天,郝柏村院長忽然成為了台灣藍綠的「最大公約數」,得到大多數中華民國國民的肯定。在此筆者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談談自己對郝柏村院長的看法,澄清社會上許多人對他先入為主的誤解。

反共強人郝柏村

首先是郝柏村院長對中共的看法,在許多獨派或者綠營色彩較為強烈的人士眼中,郝柏村將軍因為他外省人的身份,還有堅決反對台灣獨立的立場,被視為「中共代理人」看待。

這點筆者認為是天大的誤會,絕對要在這裡替郝柏村院長做澄清。如果各位真的瞭解郝柏村院長的歷史,就會知道如果連他都「親共」的話,台灣應該就沒什麼人稱得上是「反共」的了。

91009490_564344610873206_34228076532088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為什麼筆者敢下此結論?因為郝院長的故鄉江蘇省鹽城縣,在1941年1月爆發的「新四軍事件」之後,就成為了陳毅重建新四軍的活動據點。郝柏村的父親郝緒齡為蘇北地方大戶,抗戰之初還能夠在妹妹郝繡春協助下,細心打點進出鹽城縣的國軍、共軍以及汪政權和平建國軍,與交戰各方都維持著平衡友善的關係。

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下,新四軍甚至還以郝柏村參加中央軍投入抗戰為理由,給了郝家人「抗日眷屬」的待遇。不過此種平衡友善的關係,最終還是隨著國共關係破裂而結束。2017年3月18日的訪談中,郝柏村院長向筆者出示了一份1943年老父親從鹽城寄到印度給他的信,內容就是新四軍如何洗劫老家財物的消息。

從信件的字裡行間之中,他隱約感覺到老父親期盼國軍能早日打回蘇北的渴望,足見家人在中共的統治下生不如死。只是當時還在中國駐印軍砲兵第一旅受訓的郝柏村,對此實在是無能為力,而老父親也在經歷了中共不間斷的清算鬥爭之後,沒有熬到抗戰勝利就與世長辭了。

換言之,中國共產黨稱得上是郝柏村的殺父仇人,他又怎麼可能去認同中共政權呢?

就算是到了90年代,郝柏村院長對中共排斥的程度甚至還給李登輝總統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李登輝成立「兩岸決策六人小組」,並派遣蘇志誠等密使到對岸與中共溝通時,刻意將郝柏村從中排除,就是因為擔心他的「反共」壞了大事。

關於郝柏村90年代「反共強人」的形象,即便在最近熱門的電視劇《國際橋牌社》中也有所描述。

以《中華民國憲法》反制統戰

郝柏村反對台獨,來自於他個人對維護中華民國法統與主權領土完整的堅持。讀者們可以不認同他反台獨的理念,但是沒有必要硬是將「中共同路人」的帽子扣到他頭上。

至於他在訪問北京時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一事,筆者認為只要是對中國近代史稍微熟悉者,都知道對於經歷過對日抗戰的老一輩而言,那象徵的都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而只是一首流行於30到40年代的愛國歌曲。

91805904_576592429620444_307746162083889
Photo Credit: 彭斯民
二戰時期出版的義勇軍進行曲樂譜

一切看似對大陸友善的行為,其實都只是郝柏村院長追求中華民國永續發展的一種政治手段,因為他知道台灣不可能靠硬碰硬的姿態戰勝中共。

郝柏村院長堅信《中華民國憲法》是台灣唯一能抵擋中共統戰的武器,因為只有一個不搞分離主義並且看似「追求統一」的台灣,才能避免大陸人民的民族情緒為解放軍鷹派所煽動,成為支撐中共武力犯台的恐怖力量。

據說郝柏村晚年2017年11月造訪南京時,還曾提出習近平思想接近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看法,他究竟是在什麼樣情況下發表此種言論,筆者其實並不得而知。但這可能是客套話,也可能是郝柏村院長真的期望習近平能帶領大陸走向民主,透過對習近平與孫中山的比較,鼓舞中國共產黨進行政治改革。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郝柏村的發言對中華民國未必是一種傷害。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