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強人」郝柏村的去世,代表抗戰世代中華民國黃埔軍人的集體殞落

「反共強人」郝柏村的去世,代表抗戰世代中華民國黃埔軍人的集體殞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3月30日這一天,郝柏村院長忽然成為了台灣藍綠的「最大公約數」,得到大多數中華民國國民的肯定。在此筆者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談談自己對郝柏村院長的看法,澄清社會上許多人對他先入為主的誤解。

打從2002年接觸抗戰老兵開始,我在許多活動上看過郝柏村院長,但是沒有什麼機會訪問他。直到2017年,筆者才在考試院委員周玉山先生引薦下,於3月18日與4月21日對郝院長進行了兩次專訪。

畢業自陸軍官校第12期的郝柏村院長,是筆者訪談過的老兵當中極少數受過德國顧問訓練的,渾身上下散發著老一代中央軍青年軍官的德式風采,甚至還喊得出幾句德文的軍事術語。

91566103_210734710255305_26946397783132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1938年10月,以觀測官身份隨砲兵十四團第二營第五連開往廣州戰場的郝柏村院長,所搭乘的吉普車遭到日機攻擊。頭部中彈後,留在郝柏村腦袋裡的子彈碎片直到其在昨天去世前都沒有取出,被院長視為自己一生的光榮與驕傲。這段歷史,證明了郝柏村能先後當上參謀總長和行政院長,是靠著為國家流血拚來的。

站在今天台澎金馬子民的角度來看,八二三砲戰期間擔任陸軍第九師師長的郝柏村,也險些死於共軍的砲擊下。根據郝柏村自己的回憶,8月26日上午11點30分他剛用完廁所,一回到指揮所坐下,就聽聞廁所遭砲彈擊中的消息,前前後後也不過只差半分鐘。

在這場關係到台澎金馬地區生死存亡的戰役中,郝柏村與來自台灣的充員兵一起並肩作戰,守護復興基地的安全。

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暫時放下了過往不同的黨派立場,一同向這位參加過抗戰、戡亂與台海保衛戰的英雄哀悼。蔡英文執政下的國防部、行政院與總統府都先後肯定了郝柏村院長對國家的貢獻。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就代表蘇貞昌院長向郝柏村致意:

院長非常感念郝前院長對國家的貢獻,對其辭世表達不捨,也希望家屬節哀。

民進黨政府從抗日反共的立場肯定郝柏村,馬英九前總統則站在人權立國的角度稱讚他,表示他是歷史上第一位就「二二八事件」向台灣人道歉的行政院長。

可見到了2020年3月30日這一天,郝柏村院長忽然成為了台灣藍綠的「最大公約數」,得到大多數中華民國國民的肯定。在此筆者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談談自己對郝柏村院長的看法,澄清社會上許多人對他先入為主的誤解。

反共強人郝柏村

首先是郝柏村院長對中共的看法,在許多獨派或者綠營色彩較為強烈的人士眼中,郝柏村將軍因為他外省人的身份,還有堅決反對台灣獨立的立場,被視為「中共代理人」看待。

這點筆者認為是天大的誤會,絕對要在這裡替郝柏村院長做澄清。如果各位真的瞭解郝柏村院長的歷史,就會知道如果連他都「親共」的話,台灣應該就沒什麼人稱得上是「反共」的了。

91009490_564344610873206_34228076532088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為什麼筆者敢下此結論?因為郝院長的故鄉江蘇省鹽城縣,在1941年1月爆發的「新四軍事件」之後,就成為了陳毅重建新四軍的活動據點。郝柏村的父親郝緒齡為蘇北地方大戶,抗戰之初還能夠在妹妹郝繡春協助下,細心打點進出鹽城縣的國軍、共軍以及汪政權和平建國軍,與交戰各方都維持著平衡友善的關係。

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下,新四軍甚至還以郝柏村參加中央軍投入抗戰為理由,給了郝家人「抗日眷屬」的待遇。不過此種平衡友善的關係,最終還是隨著國共關係破裂而結束。2017年3月18日的訪談中,郝柏村院長向筆者出示了一份1943年老父親從鹽城寄到印度給他的信,內容就是新四軍如何洗劫老家財物的消息。

從信件的字裡行間之中,他隱約感覺到老父親期盼國軍能早日打回蘇北的渴望,足見家人在中共的統治下生不如死。只是當時還在中國駐印軍砲兵第一旅受訓的郝柏村,對此實在是無能為力,而老父親也在經歷了中共不間斷的清算鬥爭之後,沒有熬到抗戰勝利就與世長辭了。

換言之,中國共產黨稱得上是郝柏村的殺父仇人,他又怎麼可能去認同中共政權呢?

就算是到了90年代,郝柏村院長對中共排斥的程度甚至還給李登輝總統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李登輝成立「兩岸決策六人小組」,並派遣蘇志誠等密使到對岸與中共溝通時,刻意將郝柏村從中排除,就是因為擔心他的「反共」壞了大事。

關於郝柏村90年代「反共強人」的形象,即便在最近熱門的電視劇《國際橋牌社》中也有所描述。

以《中華民國憲法》反制統戰

郝柏村反對台獨,來自於他個人對維護中華民國法統與主權領土完整的堅持。讀者們可以不認同他反台獨的理念,但是沒有必要硬是將「中共同路人」的帽子扣到他頭上。

至於他在訪問北京時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一事,筆者認為只要是對中國近代史稍微熟悉者,都知道對於經歷過對日抗戰的老一輩而言,那象徵的都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而只是一首流行於30到40年代的愛國歌曲。

91805904_576592429620444_307746162083889
Photo Credit: 彭斯民
二戰時期出版的義勇軍進行曲樂譜

一切看似對大陸友善的行為,其實都只是郝柏村院長追求中華民國永續發展的一種政治手段,因為他知道台灣不可能靠硬碰硬的姿態戰勝中共。

郝柏村院長堅信《中華民國憲法》是台灣唯一能抵擋中共統戰的武器,因為只有一個不搞分離主義並且看似「追求統一」的台灣,才能避免大陸人民的民族情緒為解放軍鷹派所煽動,成為支撐中共武力犯台的恐怖力量。

據說郝柏村晚年2017年11月造訪南京時,還曾提出習近平思想接近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看法,他究竟是在什麼樣情況下發表此種言論,筆者其實並不得而知。但這可能是客套話,也可能是郝柏村院長真的期望習近平能帶領大陸走向民主,透過對習近平與孫中山的比較,鼓舞中國共產黨進行政治改革。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郝柏村的發言對中華民國未必是一種傷害。

要談郝柏村對中共的最真實看法,還是必須要從他認為「台灣究竟應不應該接受大陸統一」這點才能做出評論。

郝柏村提出的「棄獨、不武、緩統」,雖然看似比馬英九總統任內的「不統、不獨、不武」更積極促統,但是「緩統」兩個字代表的,終究不是兩岸的「立即統一」或者「馬上統一」,說明郝柏村對中共政權還是有相當高的疑慮。

而且在2017年支持郝龍斌參選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時候,郝柏村也曾經強調海峽兩岸的統一談判,可以談個150年到200年都不成問題。郝柏村是不可能活150年的,他也確實是只活到了102歲,可見他是打從心底裡面不希望統一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內發生。郝柏村不希望統一在自己活著的時候發生,並不是在於他反對統一,而是中華民國沒有能力在他活著的時候統一大陸。

無論對抗的敵人是日軍還是共軍,捍衛中華民國是郝柏村離開故鄉報考黃埔軍校的重要原因。比起陸軍官校16期畢業,但是卻沒上過抗日戰場的學弟許歷農將軍,他更重視自己黃埔軍人的榮譽感。

比起前往大陸推廣抗戰歷史,同時卻又積極推動兩岸「反獨促統」工作的王文燮將軍而言,擔任過行政院長的郝柏村更堅持中華民國法統在現實上的延續。

對蔣氏父子的看法

身為一位黃埔軍人,又是經國先生提拔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將軍對蔣家父子的忠誠自然是無與倫比。所以每次訪問中國大陸,他必然會為了捍衛蔣中正領導抗戰的歷史地位,與中共官員爭得面紅耳赤。

抗戰歷史話語權的爭奪戰,一直是郝柏村與中共之間最難以調和的爭議,只因為他不只親自經歷過抗戰歷史,還兩度上過抗日前線。

就筆者個人的親身訪談經歷來看,實際到戰場上與日軍交戰過的國軍抗戰老兵,尤其是中央軍嫡系部隊的抗戰老兵,最勇於捍衛蔣中正的歷史地位,並且絕對不在這個議題上與中共存有任何妥協空間。

郝柏村身為他們的代表,表現的自然是更加強硬,甚至強硬到在2015年強行介入並阻止了王文燮等退役將領前往北京,出席解放軍舉辦的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

emka5nf3dwehbtwwadl0rga5jt9e4p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抗戰歷史真相–民族正氣.永垂丹青 盧溝橋抗戰油畫展」7日在金門歷史民俗博物館揭幕,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右)出席剪綵,並仔細欣賞展出畫作。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7月7日

在中共成為世界第二大強權,對台灣尤其是對泛藍陣營影響力日益高漲的當下,願意挺身抵抗退役將領內的民族主義勢力,郝柏村院長到另外一個世界後是絕對可以給「老校長」蔣中正交待的。

但這是否意味郝柏村是「蔣家奴才」,對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毫無批評呢?其實郝柏村早在2011年出版的《解讀蔣公日記:1945-1949》中,他就已經對國軍的失敗做出了全面性的檢討。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檢討,來自於他認清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的老學長們沒有受過專業軍事教育,卻得到了蔣中正委員長不成比例的重用。

另外則是在基層社會發展上,蔣中正明顯不如毛澤東那般重視黨的建設,而是更重視對軍權的掌握。但國共內戰與抗日戰爭不同,是一場爭奪民心的戰爭,國民黨在社會上忽視黨的建設,必然無法與共產黨競爭。

郝柏村痛定思痛的指出,匪諜在內戰期間的活動之所以如此猖獗,就來自於蔣中正對黨沒投入足夠的關心:

蔣公既以軍權為取得黨權的基礎,因此黨的發展,依賴軍事保護。黨不但不是軍的前衛和後支,黨的存在依軍隊保護,軍隊到哪裡,黨才到哪裡,黨反而拖住軍隊,軍隊完全失去機動力。因此在共黨控制區裡,國民黨很難生存發展;國民黨控制區裡,潛伏的共黨幾乎無所不在。

寫完了《解讀蔣公日記:1945-1949》之後,又經過了八年的反覆研究與思考,他對國民黨失敗的認知又更上了一層樓。

郝柏村在第一次接受筆者訪問的時候,就提出抗戰初期在他們蘇北老家不是沒有效忠中央的部隊存在,如江蘇省省主席韓德勤手下的陸軍89軍就是一支戰力頑強的部隊,可最後卻落得被新四軍殲滅的下場,讓他徹底領教到國軍對鄉村地區重視的程度是如此之低。

於去年底正式出版的《郝柏村回憶錄》中,他更徹底認識到國軍難以腐敗的官僚習氣抵禦中共工農的群眾紀律,一切都來自於蔣中正與社會底層的中國人存在太多距離。所以郝柏村認為,蔣中正雖然有心推動民主憲政,但終究因為在國民黨內輩分不夠,需要依賴手中的軍權,也就是所謂的「槍桿子」來奪取國民黨的黨權和國民政府的軍權。

最後的結果,就是蔣中正與蔣經國領導的政府,都是郝柏村將軍眼中的「槍桿子」政權,雖然靠著領導抗戰和保衛台灣而具有正當性,卻沒有真正的合法性。

郝柏村在中華民國的地位,一如白善燁、朴正熙與全斗煥在大韓民國國軍裡的地位一般,都稱得上是說一不二的軍事強人。但是也因為郝柏村對「槍桿子」政權的厭惡,他在90年代的台灣做出了與上述南韓軍頭們截然相反的決定。

90794914_553603695271825_398757439497620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以推動「軍隊國家化」為榮

2017年12月15日,筆者在由中華民族抗日戰爭紀念協會舉辦的活動上親耳聽到郝柏村院長的一席話,直到現在印象都還十分深刻,那就是他永遠以自己結束了「槍桿子出政權」為榮。

因為打從90年代開始,許多泛藍支持者都責怪郝柏村沒有效法1979年的全斗煥,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軍事力量推翻李登輝總統,維護外省人在台灣享有的特權。

郝柏村對此解釋道,自己還真的以沒有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李登輝為榮,因為中華民國國軍效忠的是國家,絕對不能夠干預政治。

受到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思想啟發,郝柏村很早就知道軍人不能干政,但是必須要懂政治的道理。他堅信兩蔣父子的「槍桿子」政權,只是因應中共威脅而不得不做出的過渡性安排,中華民國最終還是要走上憲政民主的道路。

蔣經國到了晚年,也確實是明明白白告誡郝柏村,中華民國國軍必須要效忠在他死後接替他出任總統的中華民國新元首,即便這個新元首可能是台灣人。所以後來無論與李登輝的關係鬧得有多惡劣,郝柏村都沒有動用國軍搞軍事政變的想法。

確保台灣在國民黨手中完成民主轉型,哪怕是在他最討厭的李登輝手中完成民主轉型,都是郝柏村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為此郝柏村深感驕傲,強調中國國民黨在兩岸近代史上有三大貢獻,首先是是推翻滿清王朝,結束千年來中國的皇權專制。再來是領導抗戰勝利,光復了台灣、澎湖與東北,確保中華民國領土主權的完整。最後一個則是帶領中華民國走向民主憲政,將國家的權力歸還給老百姓。

雖然台下坐的都是退伍軍人,郝院長仍毫不遮掩的表示,他認為親手完成最後一項任務最讓自己驕傲。

他希望在座的所有退役將領與國民黨人,都能夠堅持中華民國與中國國國民黨的使命,將在台灣推廣民主自由的經驗帶回大陸,讓兩岸中國人都生活在民主憲政之中。也是從郝柏村開始,中華民國國軍逐漸淡化「黨軍」色彩,走向了真正的「軍隊國家化」之路。

相信隨著有一天藍綠鬥爭成為歷史,他做出的這些貢獻將得到廣大台灣百姓的肯定。

而郝柏村的去世,給國民黨帶來的最大打擊,在於檯面上既反共又反台獨的退役將領似乎已經消失。伴隨著黃復興黨部影響力的大幅衰退,未來想往政治圈發展的退役將領,勢必更加只能在靠攏民進黨政府與徹底投靠中國共產黨之間做出「二選一」的選項。

少了郝柏村這塊剎車皮,退役將領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聲音,也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大,對中華民國的整體發展將十分不利。

事實上郝柏村的死亡,看在筆者眼中就是一整個抗戰世代中華民國軍人的集體殞落。只有走過那個時代的退役軍人,還會不顧一切的為爭取中華民國的榮辱奮鬥,還會如此的捨身報國又不求回報。

中華民國最偉大的世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一個深受藍綠台灣人集體敬仰的時代,將隨著郝柏村的去世永遠離開我們。台灣內部的藍綠統獨之爭,似乎也將走上更為惡劣的境界。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