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中共病毒的紅色全球化,才是真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終結中共病毒的紅色全球化,才是真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等目前疫情嚴重的美國和西歐各國穩住陣腳,社會經濟秩序開始恢復的時候,就是各國應該團結起來,向中共究責、求償並加以制裁的時候,唯有如此,世界才能免於另一次按今日發達的醫學水準完全可以在早期就加以控制的大災難。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在川習於3月27日通電話討論疫情前,美國和中共雙方為了武漢肺炎究竟起源於何處,在國際輿論場上進行了激烈的交峰,然而這樣的劍拔弩張對於和緩、控制美國的疫情似乎也沒有幫助。

因此先有美國名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的研究員哈斯(Ryan Hass),在推特上建議了一系列讓雙方對峙降溫的步驟,3月29日的《金融時報》也刊出了著名中共政治專家裴敏欣教授呼籲美國、中共「休兵」,在抗疫上好好合作的專文。

毫無疑問他們的出發點是善意的,只是希望問題早日解決而不要節外生枝,但本文將會透過回顧中共這幾個月來種種惡行指出,這樣的期望其實不切實際,在需要各國通力合作來對抗一個尚未有疫苗的新傳染病之全球大流行時,如果有一個「號稱」要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國,實際表現出來的行為一直是出了錯就不斷的說謊、隱匿、栽贓、顛倒黑白、賣劣等惡行,放任這樣的卑劣成員留在國際體系中混水摸魚只會帶來下一次更大的災難。

因此等目前疫情嚴重的美國和西歐各國穩住陣腳,社會經濟秩序開始恢復的時候,就是各國應該團結起來,向中共究責、求償並加以制裁的時候,唯有如此,世界才能免於另一次按今日發達的醫學水準完全可以在早期就加以控制的大災難。

除了最早的處罰吹哨人(已過世的李文亮醫生)醜聞外,流亡美國的中共研究者程曉農博士在明鏡新聞台的節目上明確指出,武漢封城前三周的1月5日,從武漢飛離中共境內到其他國家的旅客人數,竟然佔當時中共所有離境人數,這個不尋常的高比例,無疑就是當時在武漢已經隱約知道疫情的人為了逃難而出走,絕非普通的商務出行或國外旅遊。

此外白宮貿易與製造業委員會的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3月29日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更明確了回顧了中共代表在1月15日赴白宮簽定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和他若無其事的握手、分食麵包,卻隻字未提境內有疫情。

在無法繼續掩蓋疫情而宣佈封城後,到今天為止,中共都不讓美國疾病管制局的專家進入武漢進行調研,之前還將很可能留存追查病源寶貴證據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整個拆除。同時也兩次變更確診認定的標準,讓外界無法清楚知道疫情到底有多嚴重(到今天中共依然沒有把無症狀或是輕症的帶病毒者列入確診人數)。

此外武漢的八家大型殯儀館從3月23日開始到4月4日為止,每天開放最多領取500份骨灰,從網路上傳來的照片可以明顯看出,排隊的人大排長龍,而如果每天前來領取的人都達到500人上限,那這13天一共會有5萬2000人份的骨灰被領走,這數字遠遠超過官方公佈的三千餘人死亡人數。

以上所述還只是對內的劣行,在整個中共境內感染確診人數的曲線從三月初開始神秘的變「平滑」之後,最讓人瞠目結舌的事就開始接二連三的出現,首先最離譜的是中共中宣部,原本在3月6日要推出一本紀錄如何「成功」在習近平領導下抗擊疫情的圖書《大國戰疫》,之後還要推出另外五種外文的版本,但因為擔心引起輿論的不良反應才臨時取消。

接下來在看到西歐、美國疫情開始擴散後,中共反過來把自己充滿謊言、隱瞞和整個經濟休克的失敗案例當成範本,還出言諷刺各國連抄模範生中共的作業都抄不好,這個愚蠢的行為引發了中共在海外的留學生開始恐慌性回國,也為由境外移入案例引起的二次疫情爆發埋下種子。

然而最經典,也讓人懷疑中共的外交體系是否已經失控的,就是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以強硬的語氣反控是美國軍人在2019赴武漢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時帶來了病毒。這並不是趙立堅第一次如此的張狂,在2019年七月趙為了替中共在新疆的集中營政策辯護,就在推特上指控說華盛頓特區的白人不去東南區,因為那是黑人、拉美裔的地區,趙的推文引來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萊斯(Susan Rice)的反擊,和趙在推特上有激烈交鋒。

而趙雖然堂堂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但他為自己的流氓政權辯護的手法和不學無術的五毛完全一個套路:就是找出對方一個完全不具有可比性的例子,硬顛倒黑白說成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來為自己嚴重不知道多少倍的惡行開脫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次針對疫情趙立堅可說是變本加厲,連把對手抹成一樣黑的手法都不用,直接反誣賴美國才是始作俑者,但經過《華爾街日報》的記者深入追查後發現,又掀出下面幾個不堪的事實:

一,趙立堅敢這樣指控是引用了一個加拿大人Lawrence Romanoff的一篇推文,但Romanoff的推文內容並無提供任何科學證據,只是轉述其他媒體的報導,而文中指控是美軍帶來病毒的文字,根本是取自《人民日報》英文版網站的文字片段。

二,這位加拿大人,曾在1989被法院以舊郵票充新郵票販賣而定罪,後來也在自己的網站上發佈對中共多所溢美之詞的文章,其中一篇認為六四天安門事件解放軍開槍的對象,不是爭取民主的學生而是攻擊軍人的「地痞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