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國返台見證第一線防疫工作,台灣真的令人安心

從德國返台見證第一線防疫工作,台灣真的令人安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人都有各自回與不回台灣的理由,但自己的心情卻起伏不定。一些臉書的道德勸說,雖然有理,但是如果現在不趕快回台灣,今(2020)年就更不可能回台灣探親了。

回台灣的難題

隨著疫情擴大,原本四月要回台灣探親的行程,一下卻把自己變成人球,看著臉書上貼文,有些朋友退了票,因為不想增加台灣醫療資源的負擔;有些人趕快奔回台灣,因為歐美國家太鬆散,擔心疫情延燒,性命不保。每個人都有各自回與不回台灣的理由,但自己的心情卻起伏不定。一些臉書的道德勸說,雖然有理,但是如果現在不趕快回台灣,今(2020)年就更不可能回台灣探親了。

時間當近,當我提到要回台時,家人馬上說,現在回來會被大家罵。大家都在說,這時候回來不好。那什麼時候才可能是好的時間呢?長輩大家年紀都大了,能回來看看長輩的日子也不多,怎拒我於門外?旅居國外二十多年,看到一個個長輩過世,不能即時奔喪,若也無能回來陪陪長輩,將終身遺憾。如何決定,對任何一個遊子來說,都是艱難的。

在此時,個人才看清,防疫之故,大家心理都脆弱、焦急無解、心如亂麻,身在海外的遊子,聽到家人婉拒,盤生被拒門外之感。歡不歡迎是一回事,但個人是護士出身,基本上不應跟著疫情浮躁,於是說服自己,安全防疫才是最重要。當下決定回台灣以後就自我隔離於另一處,在陳時中部長的最高規格的認證下自我防疫,用最高的防疫標準也為我們和長輩的健康把關。

在德國的回台旅程

原本兩星期的探親,因為辭工作而改為兩個月,延期之故已多繳了一次手續費用。三月中旬歐洲疫情嚴峻,直覺班機應該會有異動,詢問結果,果真航班更動甚而極可能取消四月初班機。只好提前兩週再加碼搭唯一還有空位的豪華經濟艙回台。回台的機票一改再改,但終於訂到回台的機票,心中大石才感到落定。

回台時刻,在德國的公車上,終於看到一個中東面孔的乘客戴著口罩。我口袋中有三個去(2019)年從台灣帶來德國的口罩。看看其他旅客都沒戴,我也不敢隨意戴。因為在德國生活久了,跟著德國文化,說來就是不想被當成是異類。公車司機為了避免與人接觸,改成不准賣票,乘客必須自行在上車前買好票,才能上車。算是一種應變措施。

本城英戈爾施塔特(Ingolstadt)到法蘭克福機場搭火車需要三個多小時。這次還好搭的是直航的華航飛機,不須轉機,機票涵括的火車票是可搭一級車廂的火車位,故可難得地搭一級車廂。上火車當天暖暖地出了大太陽,一級車廂的列車,陽光非常充滿,但車廂上卻完全沒有一個人。心想,沒有人最好,但是確實有些恐怖。搭車許久,好不容易來了個車長,他看了我一眼,完全不想檢查我的火車票,匆匆地就離開。或許這也是疫情之故,他們必須做到與人要有大於1.5公尺的距離吧。

到了法蘭克福火車站,原要去速食餐廳吃飯。餐廳服務生在門口處馬上擋下我,告知只能把餐飲帶走,不能到餐廳裡用餐。喔,又是一個疫情劇變。只好點了餐,帶餐點到旅館吃。接下來必須換搭地鐵到旅館。因為當天航班太早,無法即時搭上當天的火車,所以必須先到旅館過夜。當我拖著沈重的行李走到地鐵電梯時,站在月台上的一名外籍移工告知,所有電梯因為疫情而不啟動!而他的工作,就是幫我們拿行李上樓。21公斤的行李,要扛上一個兩個樓層,我面有難色,也確實艱鉅。他說了三次要獨自幫我提,讓我感動不已。又是一個疫情的情況轉變,在工業化以後的時代,苦力現在也有出路了!

當我費盡地問到旅館而走入填表時,看似印度籍的服務人員,馬上遞來兩張表單要我填上資料。一張是德國聯絡地址,一張是詢問旅遊住宿的理由表單。過去只要一張,現在卻要另外加填住宿的理由。為了減緩疫情,德國政府不允許有因觀光理由而移動人群。那位服務人員看我有些詫異,就提示我是否是要回家。我說是,他比了個好大的拇指肯定我的作為,要我在表單上填寫上英文「go back home」,回家就好。突然之間,我覺得這個理由再正當也不過了,覺得有他的鼓勵,好像自己是做對的事,心裡也不由地踏實起來。

IMG-20200319-WA0002
Photo Credit: 劉威良提供

台灣防疫高標

登機前看到許多海外學子也和我一樣要回台灣,有的全副武裝地穿上隔離服,橘紅色的全套高規格隔離衣褲,看來也花了不少銀兩。坐我同排的,是一個男子,坐在另一端,中間隔著兩個空位。上機前,曾經考慮是否要穿成人紙尿褲,但覺得太誇張。不過,把一次性手套套好,減低心理恐慌倒是真的。

到達台灣入境前,在海關受詢問時,對於沒有台灣手機者,確實是個難題。台灣志工耐心詢問家人電話,確定好台灣家人的聯絡電話,並打電話和家人確認,更是令人安心。

大多數有台灣手機者,很快地就用QR Code掃描過關,個人因為沒有台灣手機號碼,故必須用紙本填防疫資料。一向吃甜食就會有一點咳嗽的我,想趁機了解是不是受感染。最後,每個乘客一一在海關防疫處量了體溫以及簡易問診後,工作人員收了我們的護照,我們就跟著她與其他可疑受染者,一起被帶到機場外大樓的貨櫃車車櫃所變身的臨時採檢處。採撿時,工作人員又確認了一次台灣聯絡電話,然後才讓身穿緊密防護衣的醫師隔著透明壓克力板為我採檢。

個人覺得醫師好辛苦,而台灣親切的志工卻反而低調地給我打氣,說我辛苦了。我心裡感到挺不好意思的。做好採檢起身時,趕緊接著說,你們大家辛苦了!大家防疫共同作戰,彼此都辛苦,而醫護站在第一線,在大熱天包著整天的防護衣,他們的辛苦,更讓人心疼。

最終走到防疫計程車車隊,經過一番全身與腳底及行李箱的噴灑藥水消毒後,就結束機場防疫,個人搭著特別消毒過的防疫計程車移動到居家防疫與家人分開隔離的住處。在計程車上,被告知不得拿下口罩,若要中途上廁所,也必須讓計程車司機通報哪個休息站。台灣的防疫高規格,可說是幾乎做到滴水不漏。回到這裡,台灣家鄉,讓人安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