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看國籍不看旅遊史,是不是政治凌駕專業?

防疫看國籍不看旅遊史,是不是政治凌駕專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應該是用旅遊史來區分,而不是用身份、族群或持什麼護照來區分。按照當時的規定,一個持美國護照的華人是可以從中國大陸入境台灣,但持中國大陸證件者不能,難道美國或其他國家的護照是護身符,可以抵禦冠狀病毒的入侵?

文:侯立藩(政治工作者)

在這波新冠肺炎危機中,台灣因確診數及死亡數一直低於其他國家而受到多國政府及外媒的高度讚賞,許多台灣民眾也引以為傲,民進黨立委范雲甚至建議政府應該就如此優異的防疫表現拍一部紀錄片。說實在,台灣因政治因素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WHO)之外,防疫卻還能做的如此到位,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而,這些讚美似乎蓋過了一些人的求救聲,他們是陸配的子女、在台灣可以合法就學的中國大陸人士。這些人的生活與台灣關係密切,但台灣政府卻對他們冷淡無情。筆者雖非防疫專家,但以一般人的生活經驗即可知道,台灣政府對他們所採取的管制措施不是基於防疫的需要,而是赤裸裸的政治考量。

就陸配子女得否返台的問題而言,如果他們的父母一方或雙方在台生活,他們本人也持有在台灣合法長期居留的證件,具有長期在台生活、就學或工作的事實,只是尚未取得台灣的戶籍,我國政府當然應該准予他們入境台灣。

他們當中很多人只是因為過年期間隨著來自大陸的父親或母親去中國大陸探親,原本過完年就計畫回台繼續生活,那究竟有何不讓他們回台的理由?

況且為了平息一些民眾的質疑,陸委會也曾提出三個條件:「未成年者」、「在大陸無親人照顧」、「父母皆在台灣」。結果總統府跟陸委會的臉書遭民眾留言灌爆,痛批政府憑什麼開放「可能帶病毒的中國人」來台,蔡總統只好一聲令下,把這些人擋在台灣的大門之外。

滯湖北台人家屬赴陸委會表訴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滯留中國湖北台灣人及陸配的家屬14日前往陸委會陳情,舉出標語表達回家是家屬唯一的訴求。 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109年2月14日

防疫固然重要,但是應該兼顧人性與人權,我國已將《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內國法化,訂有「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我國政府的施政就不應該與此公約的精神相互牴觸。

該公約的第九條明定「締約國應確保不違背兒童父母的意願而使兒童與父母分離。」因此,只要政府願意與孩子同住,政府不應剝奪共同生活的權利。

此外,該公約前言也言明各國政府對兒童「不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主張、國籍或社會背景、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地位等而有任何區別」,但我國政府不讓他們回台的主要原因不是因為他們身處疫區,而是因為他們不具台灣戶籍。

依照法令,陸配子女在出生時得選擇台灣戶籍或大陸戶籍,不可兩者兼具。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這些人當時選擇什麼「國籍」,現在就要自己承擔,這句話其實是有問題的,由於兩岸政府不承認對方的國家,所以根本沒有所謂「選擇國籍」的問題。

根據我國國籍法規定可取得中華民國國籍的方法,其中第二條第一項清楚寫著:「父或母為中華民國國民」。因此,這些陸配子女無論出生在地球的哪個角落,他們就是中華民國國民,我國政府讓我國國民歸國乃天經地義,不知有何不可。

陸配子女未取得台灣戶籍的原因其實很多,通常是因為他們的父母在他們出生前就已在中國大陸工作,孩子出生後為了就近照顧,所以選擇在中國大陸報戶口。然而人的生活可能改變,這些父母也有可能回到台灣展開生活當孩子跟著父母來到台灣,依法是不能馬上具有台灣戶口,必須經過幾年的等待才行,在等待期間他們合法生活在台灣的證件就是居留證。

所以,不是因為陸配子女為了效忠「中國共產黨」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才報中國大陸戶口,當他們出生時沒有選擇在台灣報戶口,很多時候都是現實生活的考量。況且,當他們剛出生時,他們也不可能自己選擇戶籍,都是父母替他們選擇的,所以陳時中這種「自己選擇自己承擔」的概念用在這裡簡直莫名奇妙。

ts2q9vhmzngvtqw93lpzcccip4wdgm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陸委會透過各種管道協調之下,接回武漢台商的包機3日午夜抵達桃園國際機場,飛機不走空橋直接進入維修棚,醫護人員上機進行諮詢檢疫後安置隔離。 中央社記者林俊耀攝 109年2月4日

類似的問題也發生在一些在台灣的中國大陸留學生身上,有些學生早在這次疫情爆發之前就前往國外當交換學生,從此即無法回到台灣繼續他們的學業,只因他們沒有台灣戶籍。這些學生在國外的期間沒有回到中國大陸或前往其被列為疫區的國家,我國政府為何要因為他們的身分是中國大陸人民而不讓他們入境台灣?

政府應該是用旅遊史來區分,而不是用身份、族群或持什麼護照來區分。按照當時的規定,一個持美國護照的華人是可以從中國大陸入境台灣,但持中國大陸證件者不能,難道美國或其他國家的護照是護身符,可以抵禦冠狀病毒的入侵?

筆者曾請教陸委會等主管機關關於在第三地中國大陸人民為何不能返台的問題,他們表示因為中國大陸人民入境台灣用的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而是中國大陸政府核發的「大陸居民往來台灣通行證」及台灣政府核發的「中華民國台灣地區入出境許可證」,因此無從考察他們的旅遊史,無法確定他們去過哪些地方。

但事實上這是個技術性問題,台灣的海關可以請欲入境的中國大陸民眾出示護照檢查而不蓋章,問題即可迎刃而解,這種作法並不牴觸台灣關於兩岸關係的法規。政府面對問題應設法變通來尋找解方,而不是雙手一攤表示無解。

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民眾凡事碰到中國大陸就無法理性思考,以民粹來逼迫政府做出違反國際公約反歧視精神的決定。台灣以超高標準限制中國大陸人民來台,連父母一方是台灣人的具中國大陸戶籍者也不得來台。

台灣對中國大陸築起高牆,卻對歐美日等國幾乎不設防,直到3月19日凌晨起因為全球疫情蔓延嚴重才限制外國人入境,這說白了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考量。防疫應從專業出發,同時兼顧人權,而不是趁機反中仇中,這樣受影響的是無辜的中國大陸民眾,對拓展台灣的國際空間毫無幫助。

延伸閱讀

面對毫不留情的病毒,我們必須拒絕情感勒索、捍衛台灣醫療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